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四十九章 借法

第四十九章 借法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报!去金不阕府邸求援的副将被打断了双腿,扔了出来,此刻正送往公子府上就医!”魏来强撑着身子又将数位人尸体内的尸气抽出,还未缓过劲来,就有紫霄军的甲士快步来到他的身侧,大声言道。

    魏来浑身上下被雨水浇得湿透,他强压下心底的怒火,不愿在自己的脸上表露出太多的情绪。

    他知道,如今的形势,紫霄军与暗霄军都指着他一人,他若是乱了方寸,那便等于让这唯一能派得上涌出五千人失了主心骨。

    他沉声问道:“州牧府那边呢?”

    “州牧府被苍羽卫团团围住,我们也进不去。”那甲士高声说道。

    雨着实太大了一些,哪怕这么近的距离,他也不得不使出浑身的气力,说出的话方才能传到魏来的耳中。

    魏来的心情愈发的凝重,面上却依然平静,他再问道:“萧蒙呢?”

    萧牧只身大战敖貅,被其击败,陷入昏迷到现在还未苏醒,魏来等人为解决泛滥的人尸忙得不可开交,萧蒙自告奋勇言说是要去太子府求援。

    袁袖春的手上握有七八千的黑狼军,虽然比不得数量庞大的苍羽卫,但若是真的能得到对方的鼎力相助,魏来等人将要面的压力会减少许多。虽然魏来并不认为袁袖春会有这样的好心,同样也并不放心萧蒙的为人,但在这个节骨眼上,显然很多事情都容不得他去想的那么多。

    而果然,在听闻魏来的询问后,那位甲士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顿了顿,迟疑了一会,方才言道:“萧副统领那便目前还没有消息。”

    魏来点了点头,对此并不意外,但却免不了有些失望。

    他用了大概数息时间平复了心头的情绪,说道:“我知道,带我去下一个地方吧。”

    那甲士抬头看了魏来一眼,哪怕魏来极力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但他还是看出了魏来的疲态,他终究没有鼓起勇气劝说亦或者宽慰两句,只能沉默的点了点头,起身便要引路。

    可这一次,魏来的脚步方才迈开,身子却不听使唤的晃动起来,眼前一黑眼看着就要栽倒。

    他身前的甲士反应过来,回身便要去扶,但他反应终究慢了些许,未有来得及。

    就在这时,一道橙色的身影从远处疾驰而来,赶在魏来栽倒在地前,用身子将之扶住。

    魏来一愣,在短暂的恍惚之后回过了神来。鼻尖传来一阵淡淡的香气,他抬起头看向那人,入目的却是一张写满担忧的脸蛋。

    “阿橙……”他在自己的脸上挤出一抹干涩的笑容,这般说着,咬着牙再次站直了身子。

    阿橙的眉头皱起,说道:“这样下去你会倒在前面的,你需要休息。”

    魏来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只是气息不稳罢了,现在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阿橙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当然不相信魏来说的鬼话,但同时也明白以魏来的性子一旦他决定的事情,便绝无更改的可能,当然,她更明白的是,眼前似乎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

    在那甲士的引路下,魏来又接连处理了二三十位人尸,而更多的百姓则在笛休的指挥下涌入了魏府所在的街道附近,那里有数百位紫霄军把守着各处入口,这是目前魏来所能想到的最有效的保护这些百姓的办法。

    魏来体内的灵力运转越来越混乱,鼻尖呼出的气息也变得沉重的许多,阿橙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少年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重量重了许多。

    她心中的担忧越来越重,在来的路上,她已经见识过那些人尸的可怕,他们无知无觉,没有畏惧,也没有感情,只有疯狂的想要追逐血肉的执念。她试图斩杀过几位人尸,但一刀落下,那黑色脓血便蔓延开去,非但没有阻拦下下那些人尸,反倒让事态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而魏来竟然可以吞噬这些尸气,这本是便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毕竟尸气与人体内的生机理应水火不容,吞噬这等事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自然可想而知,此刻魏来的状况正好印证了她心头的担忧。

    很快他们又在那甲士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破烂的小巷。

    甲士的步伐急促,嘴里言道:“快!那里有十来个孩子被尸气感染,听探子说看状况应该还未彻底被吞噬生机,若是快一些说不得还有的救。”

    魏来咬着牙在阿橙的搀扶下快步跟上,此刻他的状况已经查到了极点,不得不让阿橙扶着方才能赶路,甚至一些捕获了人尸的紫霄军等不到魏来赶到只能在分出人手给魏来将那些人尸送过来,这样一来,既增加了护送过程中的危险,同时也拖慢了各方办事的效率。

    但魏来着实已经提不起气力,他咬着牙走在小巷中,却忽然觉得这巷子虽然偏僻肮脏,但却莫名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时候,他曾来过。

    “这里叫什么名字?”他虚弱的问道。

    走在前方的甲士随口应

    道:“通门巷……到了。”

    说着他忽然在一个巷口停下了脚步,嘴里这般说道,身子却忽的僵直在了原地。

    “怎么了?”阿橙看出了甲士的古怪,扶着魏来快步来到那巷口,也顺着甲士的目光看去,下一刻,阿橙也陷入了如那甲士一般的目瞪口呆之中。

    那个看上去不过只能供是无人并排而过的小巷口,此刻却堆积满了浩浩荡荡的人尸。

    他们疯狂的推攘、嚎叫,场面甚是骇人。

    但这都不是让阿橙与那甲士真正惊骇的缘由……

    那些人尸每一个的身上都被套上了一道由绿色灵力所化成的锁链,捆住了它们的双手与双脚,以至于那些人尸只能以人重人的方式,堆叠在巷口,竟是形成了一道人人尸组成的墙体,让众人看不清内里的情形。但单单是这幅景象便足够骇人,阿橙细细算了算,单单是这里恐怕便有足足七八百的人尸之数,也就怪不得在靠近这巷子附近,他们并未遭遇到太多的袭击,原来是已经被人抓到了这处。

    只是阿橙却不免有些疑惑,这么多人尸在这样的短的时间内被抓来这处,这说明此人的修为一定极为强悍,可是宁霄城中所存在的这个级别的高手,要么就已经离开了宁霄城,要么就站在了此事的对立面,阿橙着实想不到还有谁能有这样的本事。

    “魏公子!”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两道身影豁然落在了二人身前。

    阿橙定睛看去,却是一位身着麻衣的中年男子,看装束似乎是魏府手下的家丁,而另一位则让阿橙在那时不免一愣。

    那时一位光着膀子身形健壮的老人,他的嘴里叼着旱烟,虽然在这样的大雨天,旱烟早已被被雨水冲刷得熄灭,但似乎他很享受叼着烟斗的感觉。而两位两只手却如抓小鸡一般一边提着两个人尸,任凭那些人尸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老人的手腕。

    更让阿橙暗暗心惊的是,这老人的周身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肃杀之气,这分明是经历过不知几多尸山血海之人才能自然散发出来的气息。她心头的疑惑更甚,这样一位老人,到底是谁?

    “晚辈魏来见过岳前辈。”阿橙正疑惑间,却听身旁的魏来忽的说道,他挣开了阿橙过得搀扶,朝着那老人拱了拱手。

    阿橙一愣,心道魏公子认识这老人?

    还不待阿橙想明白其中就里,那老人却一把将那四位人尸扔到了人尸群中,拍了拍手言道:“听说你能救他们?”

    老人的语气不善,似乎对于魏来颇为不喜,这让本就心疼魏来的阿橙眉头蹙起,但却知趣的未有多言。

    “嗯。”魏来点了点头,想起了方才那领头的甲士说过的话,又问道:“我听说前辈那几位晚生也受了尸气侵染,孩子年幼体内生机羸弱,还请前辈快些将他们带出来,我先给他们解决掉尸气之苦。”

    提及到那几位孩童,老人也没了之前的傲气,他先是一愣随即连连点头,一个快步便跃入了尸群身后。

    “魏公子认识他?”阿橙见老人离去,这才寻到机会向魏来问道。

    魏来自是不会隐瞒他点了点头,言道:“是外公的旧友。”

    但却并未道明对方的身份,毕竟在此之前的接触中魏来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老人似乎并不愿意再掺和燕庭如今这一档子破烂事。强人所难终究不是好事,更何况魏来经历得越多,也越发了解这朝堂的凶险,自然也就理解老人为何不愿再出山。所以他并未言明老人的身份,也是为了不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老前辈好生厉害!”这时,那位与岳平丘一同归来的暗霄军却忽的接过了话茬,说道:“我方才来到此处,见那几个孩童染了尸气,发出情报后本想着去将那几个孩子先控制起来,那曾想进了一看都被这老前辈制服了。然后我与他说明了情况,他便让我带着他去寻四周的人尸,这才半个时辰的光景,这些个人尸便尽数被他拉了回来,最后我不得不通知了周围好些个同伴,方才勉强跟上他抓获人尸的机会。”

    “公子既然认识他,那要不好生与他说说,有他帮忙,一个人便抵得上我一千人的速度。”

    那甲士说得眉飞色舞,显然已经被老人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所折服。

    魏来苦笑着摇了摇头,正要说些什么,那老人却又飞身而至,将数位张牙舞爪双目通红的孩童直接从尸墙后给抛了出来,当然在落地前,他又唤出一股灵力拖住那些孩童,将他们平稳放下,一字排开的摆在了魏来身前。

    “怎么样,这些兔崽子还有救没救?”随后老人来到了魏来身边,扯着嗓子大声问道。

    魏来沉眸看向这些孩童,轻声道:“年纪大尚且无碍,小的就得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他这样说着,也不管老人作何反应,一只手豁然伸出,双目一沉,体内的法门便被他运转看来,只见一道道黑气从那些孩童的体内涌出,遁入他的掌心,那些孩童剧烈挣扎渐渐平复,眸中的

    血光也随即散去,整个人于那时纷纷昏死了过去。

    “好了。”魏来做完这些,睁眼看了老人一眼,如此言道,可话一说完,身子便有些摇晃,似乎随时都会跌倒,一直关切着他的阿橙赶忙伸手扶住了魏来。

    而岳平丘则在第一时间佝下身子挨个探查那些孩子的状况,在确定他们都无性命之忧时,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然后他抬头看向脸色苍白的魏来,眉头一皱,说道:“我听他说,你这一路都在吞噬这些人尸体内的尸气,对吗?”

    魏来点头应是,言道:“前辈还是快些带这些孩子们离开吧,宁霄城恐怕会有大事发生,晚辈自顾不暇,无法相送,前辈见谅。”

    说罢这话,魏来朝着阿橙抬头示意,阿橙心头一紧,却还是扶着他走到了那群浩浩荡荡的人尸面前。

    魏来的状况此刻已经如此不堪,这数百位人尸的尸气再被他吞噬下去,阿橙甚至不敢想象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她犹豫的看着再次伸出手的魏来,心底打着鼓,想着到底要不要阻拦这个固执的少年,但不到她想得透彻,一旁的岳平丘却眉头一挑,言道:“小子,老夫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吞噬的这些尸气,但尸气这东西与生人体内的气机势同水火,你修为再强这样吞噬下去,就离死不远了。”

    岳平丘的语气轻挑,与其说是在提醒倒不如说是在有意的嘲弄。

    阿橙本就心中满是忧虑,此刻听了老人话,素来冷静的她,心底也不免腾腾的窜出几分火气。

    她转头怒目看向老人,言道:“前辈!魏公子怎么说也是你这些孩子的救命恩人,前辈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要是有时间在这里说这些风凉话,倒不如早些带着孩子们逃命!”

    岳平丘眉头一挑,上下打量起了阿橙:“楚岚天那小子的女儿?嗯……不错是有几分他那锋芒毕露的样子。只是关心情郎不是对我这老头子发火能有用的事,你爹当年就是死在江浣水那死老头的天下为公的道义下的,你这情郎马上就要步你爹的后尘了,你要做的是劝劝他。”

    “人这东西,得先活着才有后话……”

    阿橙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她正要再说些什么,可以一旁的魏来却朝着她摆了摆手,言道:“阿晨,前辈是在规劝我,你莫要误会了前辈。”

    阿橙显然是能进去魏来的话的,她虽然依然眉头深皱,但却终究没有再多言的意思,只是依然一脸担忧的看着魏来。

    魏来朝着她宽慰的笑了笑,双眸缓缓闭上,朝着眼前那浩大的人尸群伸出了手。

    阴龙再次被他催动,浩大的尸气在他的牵引疯狂的涌入他的掌心。他脸上血管开始凸起,有黑色的气机在凸起血管中流淌,身子也开始颤抖,似乎正在承受着莫大的痛楚。

    阿橙看在眼里想要为他做些什么,却又无能为力。

    终于,在百息的光景过后,那些人尸的挣扎与怒吼渐渐平复,一个接着一个的昏死了过去。

    魏来缓缓的睁开眼,身子一个趔趄直挺挺摔倒在地。

    “阿来!”阿橙见状,心中大急,赶忙上前将之扶起,同时将体内的灵力疯狂输入魏来的体内。

    魏来睁开眼,朝着他笑了笑,又看向一旁的甲士,问道:“下一处……在哪里……”

    那负责传递消息的甲士一阵动容,半晌说不出话来。

    而嘴上说着风凉话的岳平丘也并未离去,他看了看那脸色苍白的魏来,有些愤懑的叹了口气:“你大爷的,江浣水你他娘到底是给这些人下了什么蛊,怎么跟着你的家伙,都他娘的不要命呢!”

    老人显然有些气急败坏,短短一句话里,骂了足足三次爷娘。

    然后他走到了那位甲士的面前,问道:“这宁霄城现在谁说了算?”

    甲士一愣,有些不解老人的意思。

    老人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又言道:“就是,如今虽手下的人多?”

    甲士这下反应了过来,虽然依然不清楚老人到底要做些什么,但碍于老人自一开始便展现出来的威势,他还是本能的回应道:“金不阕,他的手下有十万苍羽卫。”

    “好!”岳平丘骂骂咧咧的点了点头,又看向魏来,说道:“小子,你救了我的这些兔崽子,而我这一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欠人人情,我帮你这一次,只有这一次,帮我看好我的兔崽子们,我去找那劳什子金不阕好好唠唠……”

    说罢老人便转过了身子头也不回的迈步走向巷口。

    魏来在这时也反应了过来,他朝着老人大声言道:“前辈你寻金不阕能有何用?”

    “借人。”

    “打道他借的那种借法。”

    老人头也不回的应道。
友情链接:恒大彩票平台  秒速快三官方网站  恒大彩票官网  完美彩票官网  永恒彩票网站  凤凰彩票APP  博发彩票  盈多多彩票  快乐飞艇下注  口袋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