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五十一章 应战

第五十一章 应战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将军!你醒啦?”萧牧睁开了眼,入目所见的第一道光景,便是自己手下一位甲士满是关切的脸。

    他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窗外宛如末世一般急促的雨声更吵得他脑仁发疼。

    他用了数息的时间方才从这样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他看向那甲士,沉声问道:“外面的状况怎么样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坐起了身子。

    他侧目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亮了起来,这一睡,便是足足一夜的光景过去。

    身旁的甲士赶忙伸手扶住了萧牧的身子,但对于萧牧的询问,他显得有些迟疑。

    萧牧领兵多年,自然一眼便看出了端倪。

    “说!到底怎么样了?谎报军情是重罪,你要记得你是个军人!”

    萧牧素有威严,这样一番话,让那甲士愈发的迟疑,于此之前魏来曾检查过萧牧的状况,在离开时也曾嘱咐他一定要让萧牧暂时静养,不可妄动。

    但在萧牧的逼问下,那甲士终究难以招架,小声将此刻宁霄城中的状况言说了一遍。

    听了这些,萧牧便要起身。

    “将军,你要作甚!?”那甲士见状心头一紧赶忙上前搀扶着萧牧,嘴里焦急问道。

    “城西一百里处尚且还有八千赤霄军驻扎,我要去调兵!”萧牧沉声说道。

    “去不了!”甲士赶忙拦着萧牧,说道:“魏公子早就想过办法了,可去往那处的各个要道都有重兵把守,派出去的信使都被打了回来,就连笛休笛统领都身负重伤现在还是昏迷,如今的宁霄城已经是一座孤城了!”

    萧牧一愣,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又问道:“萧蒙呢?”

    “少将军……说是去太子府求援,自此后便了无音讯……”甲士低声应道。

    萧牧的面色愈发的难看,萧蒙心性顽劣,几次因为与太子交好,险些铸成大错,此番看来求援是假,投奔是真。

    想到这处,萧牧更加坐不住了,直接便挣脱了那甲士的手,走下了床,一只手伸出,提起放在一旁的甲胄,一边穿戴,一边就要朝着房门外走去。

    “将军不可啊。魏公子嘱咐过,要让将军静养!否则恐怕会留下隐疾,日后修行困苦啊!”甲士慌忙说道,就要迈步去追。

    “国难当前,百姓蒙难,修为前途算得了什么,你若还是我三霄军甲士,就执我雨幕,与我同行。”

    “如若不然,就寻一处安全之所,避难去吧。”

    萧牧一眼便洞穿了他的心思,在那时沉声说道。

    那甲士一愣,明白萧牧的心意已决,在微微犹豫之后,终于还是收起了阻拦的心思,转而提起了一旁萧牧的佩刀,恭敬的随他同行。

    ……

    魏府的府门中站满了脸上写满恐惧的百姓,萧牧的出现让这些百姓好似看见了希望一般,纷纷看向萧牧。

    萧牧一边安慰着众人,一边挤出了人群走出魏府。

    可魏府外的街道上,同样人满为患,萧牧微微思索,便明白是魏来将这些百姓聚集到这处,以此更好的保护他们。但显然,这处只是相对安全,萧牧能够很清楚得听到在街头与结尾处,传来的阵阵人尸的怒吼。

    萧牧排众而出,走到了长街的街头,却见那处人尸涌动,数百位甲士在艰难支撑,甚至他们已经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动用利器,斩杀那些人尸,但饶是如此,经过了整整一夜的鏖战,这些甲士早已疲惫不堪,落败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

    “魏来呢?”萧牧的目光敏锐的捕捉到在人群中的孙大仁,他赶忙上前问道。

    孙大仁的神情茫然,脸上与身上到处都是污血。面对萧牧的询问,他先是一愣,好一会之后才反应过来。

    “魏来在外面救尚未来此的百姓,还未归来,我也……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何处。”孙大仁这样说道,脸上的神情颓然又迷茫。

    这是一场看不到希望的战斗,尤其在久未有魏来消息的情况下,众人更是完全凭借着一口气在支撑。

    萧牧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他的脸色同样难看到了极点。

    “看那里!是阿橙姑娘!”可就在这时,在队伍前抵御人尸的甲士忽的发出一声惊呼。

    二人闻言一愣,纷纷侧头看去却见那人尸涌动的尽头,却有一队人马正缓缓杀来,而领头之人赫然便是阿橙。

    萧牧的心头一震,大喝道:“结阵,接应阿橙姑娘!”

    众甲士也看到希望一般,纷纷摆开了架势。萧牧身先士卒,最先冲杀入尸群同时指挥着众人以此为突破口将尸群朝着两侧排开。

    紫霄军纪律严明,虽然此举风险极大,但甲士们却极为认真的执行着萧牧的命令。

    要是放在平日,或许这些甲士们还能将萧牧的计划完美执行,但经过一夜的鏖战这些甲士都疲惫不堪,尸群却不知疲倦,同时那些尸气随着时间的推移堆积过多,一些人尸的战力大幅度上升,此消彼长之下,众人奋力想要筑起的人墙屡屡找到人尸的冲击,始终无法为远方的阿橙等人打开通道。

    就在这样的消耗中众人精疲力尽,甚至隐隐有要被尸群淹没的前兆。

    “大炎焚天咒!”就在这时,一道青嫩的声音忽的响起,熊熊烈火在那甲士与阿橙等人之间的尸群中猛然燃起。

    巨大的火焰带着灼灼热浪席卷而来,瞬间便有数十头人尸在火焰中化为灰烬,而一道缺口就此打开,萧牧抬头看去,却见半空中眉心亮着火焰印记,一袭红衣飘动的女子正矗立那处,却是纪欢喜。

    萧牧也没有时间去细想为何这位金不阕手下的少女会忽然出手帮助他们,他赶忙在那时指挥起众人顺着尸群被燃尽的缺口,上前接应阿橙。

    阿橙此刻也没了平日里那冷峻的模样,她的脸色惨白,橙色长衫上满是污血。身后跟着的百余名甲士亦大都带着或重或轻的伤势,而其中二人还搀扶着一位少年,却是魏来。

    萧牧的心头一沉,也没有时间去细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大声言道:“走!”

    说罢便再次领着甲士们冲杀向尸群,为阿橙以及他们所带回来的百来名百姓开出一条血路。

    “大炎焚天咒!”纪欢喜也适时的再次施展她的法门,为众人开路,双方配合默契,虽然略有凶险,但还是将阿橙等人接了回来。

    甲士们收缩防线,早已准备好的后方士卒上前,再次将缺口封死,抵住了那些人尸的进攻。

    “到底怎么回事?”萧牧在第一时间走上前来,看着昏迷的魏来沉声问道。

    阿橙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污血,声音低沉的应道:“阿来他吸收了太多的尸气,陷入了昏迷,又恰逢一大群人尸来袭,我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废了好些气力才冲杀突围。”

    “……”萧牧点了点头,却不知当如何回应后话。

    这时,纪欢喜也缓缓落地,快步来到魏来的跟前,伸出手便摁在了魏来的手腕上。

    “他的内息紊乱,心脉也受到了损害……”一番探查后,纪欢喜睁开了眼,低声说道。

    “那怎么办?有救没救?”孙大仁也皱了过来,焦虑问道。

    纪欢喜并未在第一时间回答这个问题他的这个问题,她先是沉默了一会,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汹涌的尸群。随即咬了咬牙,像是做了某个重要的决定一般,说道:“有办法。”

    “那就快救啊!”孙大仁的性子本就急躁,见魏来这般惨状哪还能保持冷静,当下便大声说道。

    纪欢喜倒也并不将之放在心上,只是缓缓颈项处取下了那枚她常年随身携带的火焰印记模样的项链,随着她眸中一道神光亮起,红色的项链上光芒闪烁,她一咬牙,将那火焰印记猛地按向魏来的眉心。

    那时一道红光爆开,刺得诸人双目发疼。

    直到十余息的光景过后,众人眼前的一切方才变得清晰起来。

    “这就完了?”孙大仁见纪欢喜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而魏来还是倒地不起,只觉这般情形似乎与自己想象中的大相径庭,不禁狐疑问道。

    当然以他的粗心加上此刻一心关切着魏来,自然不会发现在那道红光之后,纪欢喜手中的项链已然消失不见。

    纪欢喜也没有回应孙大仁的疑惑,她

    只是皱着眉头看着魏来。

    “咳咳!”就在这时,那倒地不起的魏来忽的身子轻轻的颤抖,嘴里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紧闭的双眼也在这时缓缓睁开。

    “阿来!”众人见状赶忙上前却朝着他们摆了摆手,自己以手撑地站起了身子。

    然后他看了一眼人群中的纪欢喜,朝她感激的点了点头,他虽然陷入昏迷,但意识却并未彻底散去,亦能感知道方才是纪欢喜出手救了他。

    “魏公子,这背后的布局者是那头阴龙真正的主人,他的目标是你,你还是快些离开宁霄城般,那家伙绝非你们能够战胜的东西,他来自东境,此地不可久留。”纪欢喜也没有多言,直接便将自己知道的消息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东境?!”这话出口,在场的众人都发出一声惊呼。

    那是传说之地,仙人的居所,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面对的会是这样一位敌人。

    “金不阕拖住了州牧,岳前辈正在与那人鏖战,我趁机逃了出来,但岳前辈似乎也不是那人的对手,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这些百姓先离开此地,我也会回到泰临城将宁霄城中发生的一切禀明陛下……”纪欢喜再次言道。

    “可他们怎么办?”魏来回头看了看周围的百姓,以及那些在甲士围起的人墙外不断发起冲击的人尸。那些人尸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并未被彻底吞噬掉生机,只要能抽出尸气,他们中的大多数依然能够活下来。

    “魏公子!我知道你宅心仁厚,不忍见这些百姓无辜身亡。但你若是留下,便中了那人的下怀,只有先保住性命,方才能为这些百姓报仇!”纪欢喜从魏来的话里听出了他的意思,她不由得有些焦急的大声说道。

    魏来一愣,但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

    “姑娘知道吗?我的身上背负着很多人的仇……”

    “从我的爹娘到吕观山,从陆五到胡乐,我为他们中的一些报了仇,而有一些仇,还在报的路上,但我也同时悟到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纪欢喜皱眉问道。

    “其实根本没有人需要别人为他报仇。”

    “报仇只是,生着对于自己遗憾的宣泄,只是为当初自己的无能亦或者错误的救赎。”

    “报仇其实根本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宽慰自己。”

    说道这处,魏来又侧眸看了看了看那些人尸:“既然那家伙是为我而来,那他们便是受牵连,报了仇,他们却死了,这对他们不公平。”

    “那你要如何?”纪欢喜焦急问道。

    魏来脸上的笑容在那时却愈发的灿烂,他盯着纪欢喜,一字一顿的言道:“救他们。”

    “可你怎么救?你体内的阴龙吞噬了那么多的尸气,以及到了暴走的边缘,再这样下去,你还没有救到这些人,你自己就会先被那暴起的阴龙杀死!”纪欢喜厉声反驳道,她虽然欣赏魏来的执着与赤子之心,但此时此刻,她恨不得一拳把这顽固的家伙打晕,再把他扛出宁霄城。

    “他不是想要这头阴龙吗?”

    “好!魏来便给他看看,他敢不敢来取!”

    魏来眯着眼睛说道,而随着此言一落,不待周遭众人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一股阴冷的尸气便猛然从他的体内荡开。

    滚滚的黑气包裹着少年的身躯,冲天而起,方才亮起来的天色在那一瞬间又彻底暗了下去。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一头巨大的阴龙从少年的体内涌出,阴龙仰天长啸,整个宁霄城都为之颤抖。

    随即那阴龙的大嘴张开,一股气机笼罩方圆数里。

    游荡在宁霄城各处的人尸们纷纷停了下来,他们体内的尸气被那股气机所牵动,飞快涌向天际,最后如百川入海一般,归于阴龙张开的大嘴中。

    纪欢喜看着这幅情形,心头恍然。

    她这才明白,魏来所谓的办法就是放开对阴龙的压制,让其吸纳宁霄城中的一切尸气。

    这当然能够救下宁霄城中的百姓,可魏来也注定会被这阴龙彻底夺舍……
友情链接:168彩票网站  秒速飞艇官网  乐彩彩票  欢乐生肖官网  澳发彩票  合发彩票下载  澳发彩票  秒速快三开奖  92彩票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