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五十四章 杀不死

第五十四章 杀不死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州牧府被百姓围堵得水泄不通。

    两座囚车行进缓慢,苍羽卫的甲士们废了好些个力气,才将囚车送到了州牧府的大门前。

    “诸位!”金不阕走到了州牧府前,振臂一呼,周遭喧哗的百姓顿时安静了下来。

    “想必大家都认识这囚车中所押何人了吧?”金不阕言道,伸手指了指两侧的囚车。

    一座囚车中关押着魏来与江浣水,二人都昏死了过去,躺在潮湿的囚牢中。

    而另一座囚车中则关押着萧牧与阿橙。

    他们都曾是宁州百姓心中英雄,但现在却成为了阶下囚,方才经历过大乱的百姓心头此刻大都有些混乱,看向囚车中身影的目光也极为复杂。

    “我知道你们中的大多数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金不阕将众人脸上的神情都尽数眼底,他微微一笑,继续言道。

    “其实我和你们一样,来宁州之前崇敬州牧,也听闻过关于萧统领与魏公子的故事,以为他们皆是少年英雄,是我燕庭日后的国之栋梁。”

    “但很遗憾的是,结局让我失望,也注定让你们失望。”

    “朝廷下了诏书让我瞒下此事,维护州牧的名声……”

    “毕竟他这些年为朝廷忍辱负重,镇守宁州,这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说道这处,金不阕脸上的神情忽然变得凝重与肃然:“但诸位都在这场暴乱中失去了家人、朋友,我觉得你们有必要知道真相!”

    ……

    孙大仁听着金不阕义正言辞的声音,将自己头上的兜帽压得更低了几分,他侧头看了看不远处,一位同样头戴兜帽的男子朝着他点了点头。

    那是笛休手下的暗霄卫,在金不阕到来后与见事态失控,便暂时隐入了人群中。

    孙大仁想了些办法与他们联系上,又听闻金不阕要在州牧府前召开大会,便与众人一同来此查看情况。

    孙大仁的脸色凝重,而金不阕依然在州牧府的台阶上夸夸其谈。

    “从好些年开始,朝廷便察觉到了州牧的异样。当年朝廷有意扶持敖貅成为宁州的昭月正神,便是看中敖貅上神不禁修为高深,同时宅心仁厚,能够护佑宁州百姓。”

    “可这样天大的好事,在宁州却处处受阻。”

    “先有魏守夫妇在乌盘城推诿神庙建成,还曾上表细数敖貅上神的罪状。”

    “朝廷当然相信敖貅上神的德行,但魏守毕竟是州牧的得意门生,朝廷也考虑到州牧的意思,故而对其隐忍。后来魏守夫妇身亡,民间素有传闻,说是敖貅上神携私愤报复,杀了他们夫妇二人。但今日诸位可看得真切,敖貅上神为了我宁州百姓,死斗妖邪,如今神魂受损,尚且还在养伤,诸位觉得我宁州的昭月正神是能做出写实报复之人吗?”

    “后来,朝廷册封敖貅上神为昭月正神,可吕观山又屡屡推脱,而后更是将前朝阴神霍乱归咎于上神身上,此番种种,诸位何曾听上神诉苦过?”

    “上神也只是默默行使自己的行云布雨之权,护佑

    尔等!”

    “这样的上神北境多少百姓翘首以盼都求之不得,但江浣水以及其门生弟子却屡屡推诿,明里暗里与朝廷作对?是何居心?”

    金不阕说道这处已然是满脸愤慨,他大声的质问道剩下的百姓。

    只是这些寻常百姓哪能答上这样的问题,纷纷沉默着看着金不阕。

    金不阕很满意众人这样的表现,他继续言道:“因为,你们的州牧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州牧,他是……”

    “殃魔附体之人!!!”

    “殃魔!!!”这话出口周围的百姓顿时发出阵阵惊呼。

    殃魔是个很少被人提及的词汇,它太过禁忌,以至于知晓他的人大都对此讳莫如深,不愿谈及。

    殃魔的上一次出现是在一百六十年前,北境与南疆的大战中,准确的说是南疆鬼修对北境的入侵中。

    相比于富饶的北境,南疆赤贫,在北境修士联手之下,南疆的鬼修们节节败退,而心有不甘的鬼修从域外召唤出了殃魔对抗北境。

    那是一场持续数年的战争,最后以北境修士惨胜告终,其中当年已经有实力问鼎北境第一神宗的天罡山也因为此战陨落了不知几多剑仙,最后落到了今日地步。

    殃魔的强大在与它可以蛊惑人心,能够用各种办法将人化为自己的俘虏、傀儡,然后吞噬更多的人……

    自从那场大战之后,殃魔鲜有在北境现世,而这一次的出现,竟然是在他们的州牧江浣水的身上,这些百姓又怎能不惊讶呢?

    他们瞪大了眼珠看着囚车上的老人,目光惊骇,哪怕是金不阕言之灼灼的说出了这样一番话,百姓们依然难以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信?没关系,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

    说着金不阕退去一步,一位俊俏的少年也在那时从他的背后走了上来。

    众人定睛一看,顿时面色恍然,这少年便是数个时辰前在宁霄城的天际与敖貅联手将魏来斩落的那位上仙。

    “殃魔虽然隐秘,但却并非完全无法寻到踪迹,譬如……”

    少年这样说着,在那时屈指一弹,囚车中陷入昏迷的魏来双眸豁然睁开。

    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看着周围那些百姓,也看着自己所处的囚车,当然也看见倒在囚车中的江浣水。

    此刻老人依然处于昏迷之中,脸色惨白,呼吸孱弱。

    魏来的心头一惊,赶忙上前抓住了江浣水的衣襟,大呼道:“外公!”

    “妖孽!还要迷惑众人!给我现形!”那少年却在那时大声喝道,只见他一只手伸出,朝着魏来张开,璀璨的金光顿时笼罩在魏来的身躯上,而另一只手却放在自己身后,结出手印,黑色的气机在他的指尖游走。

    那一瞬间,魏来的身躯一震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他的身子僵硬在了原地,眸中漆黑色的光芒不断闪动,反复交替。

    但这样的交替只持续了数息的光景,那漆黑之色,便陡然侵染了他的整个眼球。

    吼!

    一头阴龙之相瞬息在他的背后浮现,

    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周围的百姓见状一惊,纷纷退去一步,这阴龙虽然模样小上了数倍不止,但他们可记得真切,就在几个时辰前,就是这阴龙在宁霄城中肆虐。

    “殃魔以人的生魂为食,我一早便收到有殃魔在宁霄城中活动的迹象,为此我将白家等七族抓捕归案,但却被江浣水勒令放走,我毕竟位卑言轻,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只能照办。”

    “之后发生的事情想来你们再清楚不过,不就是被江浣水要求放走的七族之人携带殃魔的魔气造成的这次暴乱吗?”

    金不阕在这时适时的出言说道,而那些百姓听闻这话,纷纷脸色一变,也记起了此事,他们之前还因为金不阕此举而暗暗对其不满,也为江浣水的施压,白家七族的释放而感觉出了口恶气,此刻想来却是他们鼠目寸光,未有分清谁才是恶,谁才是善。

    “吼!”这时,双目再次变得漆黑的魏来发出一声宛如野兽般的咆哮,转身便要冲向囚笼外。

    百姓们被惊吓得连连后退,而那位俊俏少年,却是眉宇一寒,怒斥道:“孽畜还想作乱!”

    言罢又是一道金光派出,魏来的身子顿时又是一震,然后仿若受到了某种巨大的痛楚一般,倒地蜷缩着身子,不断颤抖,嘴里更是发出阵阵痛苦的哀嚎。

    ……

    “阿来!”瞥见此景的孙大仁低呼一声,几乎就要遏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想要上前,可就在这时,一只手却忽的伸出,摁在了他的肩头,那看似轻轻的一下,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道,孙大仁的身子在那一瞬间却是动弹不得。

    他先是一惊,却听那人在他耳边低语道:“你要想救他,就得学会忍耐,这个时候上去,你不仅救不了任何人,反而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孙大仁一愣,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以他的修为上前去,估摸着还没说出半句话,就得被金不阕拿下,被当做那劳什子殃魔一并给杀了。

    他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后怕,同时也不免对那人心生感激,他回头看去,却见来者赤裸着上身,头戴一顶蓑笠,嘴角露出的胡子好白,似乎年纪已经不小。

    而更古怪的是这天还下着蒙蒙细雨,他的嘴里却叼着一支旱烟,孙大仁能够清楚的看到那旱烟中的烟叶已经被打得浇湿。

    他仔细的想了想,自己所认识的人中似乎并没有这号人物,可对方方才的出言提醒却又显然对他有着善意。

    他不禁问道:“敢问前辈名讳?”

    老人的头抬了抬,孙大仁也看清了老人的容貌,挺鼻大眼,胡子拉碴,皮肤黝黑,左脸脸侧有一道贯穿整个脸颊的刀疤。

    老人朝着他咧嘴一笑,说道:“岳平丘。”

    “岳平丘?”孙大仁叨念着这个名字,却还是觉得陌生。

    “没听过?”老人看出了孙大仁的疑惑,笑着问道。

    孙大仁倒也实诚,很是诚实的摇了摇头。

    “没关系,你很快就会听过了。”

    “那个燕庭想要杀,却怎么也杀不死的岳平丘,回来了!”
友情链接:拼搏在线彩票网  三国彩票  金祥彩票  博旺彩票  智胜彩票网  四亿彩票  头彩彩票官网  彩客彩票网  千金城娱乐  希望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