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五十七章 活着的意义

第五十七章 活着的意义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洛鹤活了很长的岁月,长到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记不真切自己到底活了多久。

    很多人,或者说很多神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

    成为神,会拥有绵长的寿命,强悍无匹的身躯,但在追逐永恒的同时,他们的大脑也会在无穷的岁月中因为承载过多的东西而变得混乱。

    他们不得不在有时候舍弃掉一些记忆,或主动或被动。

    譬如眼前这般危险的境地,洛鹤便记不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是一百年还是一千年。

    古怪。

    他的脑海中回荡着这样的字眼,他死死的盯着倒地的老人,并未有回身抵御虞桐呼啸而来的刀锋。

    作为神,他很清楚的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实力,仓促间并不足以堆叠出对抗这一刀的力量。与其无畏的防守,倒不如护住心脉,谋求后路。

    当然,他更在意的是眼前这个老人。

    他很确定他已经杀过他一次,阴气洞穿了他的心脉,他的气机完全消散,是死得不能再死的模样,在这方面他有足够好的造诣确认这一点。

    但偏偏他又活了过来,不仅活了过来,还以这样的手法骗过了他的眼睛。

    这绝非洛鹤大意,他的修为虽然远不及自己巅峰之时,但眼界却不曾衰减,方才那两道气机分明就是两道生人的气机,绝非什么傀儡术之类技巧可以伪装出来的东西。而再这样就是他真的一时不查被这老人混淆了视听,但那两道黑气也足以取下他们的性命。而在那时,这老人周身的气机也确实出现了消散的迹象,可他又活了过来,好端端毫发无损的活了过来。

    洛鹤从未见过这样的古怪的事情,神人们沉心静修,追逐的永恒说到底也只是为了逃避那名为死亡的梦魇。

    但时至今日,洛鹤也从未听闻过哪一位神祇真的触摸到了真正意义上永恒,而这老人所施展开的法门却有所不同,他忽略掉了死亡……

    这是洛鹤从未见过的东西,相比于眼前的困境,老人所展现出的东西才是他最在乎的事情。

    他盯着他,就这样死死的盯着他。

    想要将这人的一切看个明白。

    虞桐的刀锋却如期而至,转眼便来到了洛鹤的颈项。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无论是金不阕还是孙大仁他们都明白洛鹤才是所有事情的关键,他若是死了,麻烦便会迎刃而解,至少大部分麻烦都会迎刃而解。

    虞桐当然不会半点仁慈,六百年的诅咒,十万的先祖的哀嚎都会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他的眸中戾气更重,手中刀刀意更浓。

    死!

    他在心底这样默念道。

    轰!

    可就在这时,一声轰鸣在天际炸开,一道巨大的紫电雷光猛然从云层中涌现,轰然劈向虞桐。

    虞桐对此始料未及,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巨大的紫电雷光便实实在在的劈在了他的身上。

    他发出一声痛呼,眼看着就要落在洛鹤颈项的刀锋一滞,身形僵直在了原地。

    洛鹤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抬头看了看翻涌的云层,目光落在了那道渐渐从云层中探出脑袋的黑龙身上。

    “昭月正神在此,汝等岂敢放肆!”黑龙朗声言道,巨大的威势层层铺开,让那些被这番变故吓傻了的百姓,心头竟生出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虞桐狼狈的从地上站起身子,他苦笑着抹去自己嘴角的鲜血,嘴里喃喃自语道:“想不到小爷也有算漏的一日。”

    岳平丘也站起了身子,大声嚷嚷道:“我他娘就说你这计划不行!你非得拉着我干!这下好了,又白死两次。”

    洛鹤的脸上并未露出半点劫后余生者应有的窃喜之色,他神色平静的转过头,盯着浑身衣衫已经变得焦黑无比的虞桐,眯眼说道:“这下你们该束手就擒了吧?”

    虞桐阴沉着脸色四下看了看,孙大仁带领的暗霄卫在节节败退,萧牧与阿橙随着王道安力量的消耗殆尽,也尽显疲态,被金不阕压制得险象环生。而街道两侧越来越多的苍羽卫开始杀出,众人即将面对腹背受敌的状况,似乎一切都已

    成败局。

    虞桐皱起了眉头,目光瞟向不远处的囚车,那里苍羽卫将之围得水泄不通,只隐约看见那少年颤抖的身子,以及生死不明的倒地的老人。

    他的眼睛渐渐眯起,眸中闪烁着古怪的光芒。

    ……

    “你要一直在这里待下去吗?”

    黑暗中有一个声音传来,响彻在魏来的脑海。

    魏来愣了愣,他听出了那个声音是谁,但他并不确定这一切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这里有什么不好吗?”他反问道。

    “这世上本就没有好与不好,对与不对,所有的定义都是人强加给它们的。”

    “没有人能告诉你好或者坏,只有你自己的心才能明白。”那声音轻声言道。

    魏来想了想,反问道:“那我若是觉得这里好呢?”

    “那你就可以一直呆下去。”黑暗中的声音轻声言道。

    但说完此话他又沉默了一会,又再言道:“但你得确认这一切真的就是你心中所想。”

    魏来反问道:“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有吗?你在问我,问我就说明你自己心中并不确定你的答案是不是正确的。”

    “问我就说明你在动摇。”

    那声音应道。

    魏来眨了眨眼睛,反问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其实挺唠叨的。”

    “你娘说过,吕观山跟魏守或许也这么觉得,但他们不敢说。”那声音应道,语气倒是出奇的轻松。

    魏来有些招架不住老人这调侃的语气,他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我知道你想让我走出去,但你看看这里,我试过很多次了,出不去。”

    “所以你其实觉得这里不好,对吗?”老人却对于魏来的话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的反问道。

    魏来不免皱起了眉头,他言道:“这重要吗?无论我是不是想出去,现在我已经被困在了这里。”

    “这当然重要。”老人平静应道。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魏来的声音在那一瞬间忽然大了起来,

    “你总觉得自己永远是对的,对吗?你总以为什么事情都会按照你的计划来是吗?你总是只想着自己要做什么,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就像当年的我爹娘死的时候那样,你想着处处两全,想着要你的宁州,却忘了我的爹娘!你不考虑他们,也同样不考虑我!心里装着的永远都是你的苍生大义,你的州牧名节!”

    魏来大声的质问道,将这些年一直埋藏在心底的抱怨一股脑的倾泻了出来。

    老人陷入了沉默,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良久之后,他方才言道:“我确实做了许多看上去很无私,实际上却又很自私的事情。”

    “我想做些什么,来弥补我曾经犯下的错误,我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老人说得诚恳,魏来也有些动摇,他沉默了一会,低声应道:“你能做什么,我现在哪里也去不了。”

    “阴龙困住了我,它……它太强了。”

    “你和阴龙早已是一体,它杀不死你,你也无法杀死他,你们公成一体,休戚与共。”老人却低声说道。

    “你败给他不是因为你的修为不如,而是你的心动摇了。”

    魏来愣了愣,自语道:“可然后呢?”

    “理由。”

    “想象你一定要出去,要离开这里的理由。”

    老人轻声说道。

    魏来脸上的神情却有些迷茫:“我想要救他们……可我做不到,我打不过他们。”

    “就像我想为爹娘报仇,为吕观山报仇,可我不是那蛟蛇的对手,我出去又能怎样再看着他们像我爹娘像吕观山一样死在他们手上吗?”

    “你觉得你做不到,所以便不去做,便选择躲在这里,这对吗?”老人问道。

    “可结果不都是一样吗?!”魏来大声的反问道。

    “每个人都会死,那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每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

    存在在这个世界?”

    “那是不是你的爹娘和吕观山都罪有应得,毕竟他们终究都会死,早一步晚一步又有什么区别!?”

    “那是不是那些人你也不用去救,毕竟他们也迟早会死?”

    “那你又为什么要报仇,要救人?”

    老人的声音也陡然大了起来,他一连串的问题宛如利箭一般刺入了魏来的胸膛,魏来的身子一颤,如遭重创。

    老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状态,他的声音也在那时小了下来:“你知道一个人怎么样才算是活着吗?”

    “从生到死,中间的过程才叫活。”

    “每个人生下来都有烦恼,穷苦家的孩子会担忧下一顿饭吃什么,而富贵家……譬如那位太子殿下,他也得担心下一顿饭吃什么,当然他担心的是,怎样吃,饭里才不会被金家的人下毒。”

    “所以穷人家的孩子拼命的赚钱,而太子殿下拼命的想要讨得陛下的欢心。”

    “每个人都很不容易,他们也都知道活着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而这样的辛苦最后都将因为某时某刻的某一口气没有咽下去,都化为乌有。可所有人都还在奋力挣扎,因为这就是活着,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

    “每件事情都有他的开始与结束。”

    “就像故事会有结局……”

    “就像太阳会落,潮汐会退。”

    “就像一个人终究会死。”

    “也像一个王朝终究会覆灭……”

    “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我们赋予它们的意义。”

    “没有任何事情是徒劳无功的,也没有任何结局是注定,就算有,你也得去做,因为这就是我们活着的意义!”

    魏来的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他似懂非懂,心神却振动,而在这样的振动下他周围的黑暗忽的开始摇晃,一道道裂纹在黑暗的深处蔓延,隐隐有光线顺着裂纹照射进来,但这还不够……

    “可就算我出去了,救了他们,也报了仇,但是……”少年有些迟疑与举棋不定。

    这是老人未有料想到的,他似乎忽略了些东西,他问道:“你还有顾虑,还有什么想做却不知道怎么做的事情对吗?”

    “嗯。”少年点了点头,神情困扰。

    “但我忘了那是什么……”

    老人明显未有料到会在少年这里得到这样的回答,他也陷入了沉默,似乎在思虑要怎样解开少年的困扰。

    好一会之后,老人方才应道:“那就去找。”

    “可我不记得那是什么,我该怎么去找?”少年皱眉说道。

    “既然是很重要的东西,终归会留下些蛛丝马迹。”

    “如果它们真的对你很重要,那你就顺着那些蛛丝马迹去寻觅,不放过任何的可能,你要相信那些重要的东西也会努力的向你靠近,只要你在路上,你们只会越来越近。”

    魏来呢喃着老人的话,他想起了那把剑与那个萦绕脑海的梦境。

    蛛丝马迹……

    他喃喃自语道。

    “这把剑是我天罡山遗失的神剑朝暮。”

    “既然他对你很重要,那就暂且放在你这里吧。”曹吞云的话浮现在魏来的脑海。

    那把剑来自天罡山,所以,天罡山一定也会留下些什么线索。

    “阿来哥,这房子的钱我已经给你付过了,你不用担心。”

    “你的事就是我徐余年的事,我帮到底。”徐余年说过话的也随即闪现。

    那段记忆很是模糊,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有些古怪与失和,而且最让魏来想不明白的是徐余年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又为什么不辞而别……

    天罡山、徐家。

    这就是魏来想要的蛛丝马迹。

    他的心头一震,眸中忽的泛起了明亮的光彩,他抬起头看向无边的黑暗,说道:“我要出去!”

    那声音就像是眸中敕令,带着不可违抗的威严。

    黑暗深处的裂缝开始愈发迅速的蔓延,转眼便密布了整个空间,光芒从裂缝中照入,伴随着一声轰响,黑暗塌陷……
友情链接:乐彩彩票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广西快3走势图  创世彩票  新天地彩票网  金华彩票  99彩票  彩运网  彩缘彩票  开心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