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六十二章 凡人也想杀神

第六十二章 凡人也想杀神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学会了吗?”老人的声音响起。

    魏来混沌的脑海中有了些许清明。

    “这世上的善大都像无根的浮萍,你抓住一撮,轻轻拿起,他便没了声息,便消失不见。”

    “但这世上的恶却像大树密林,你废了些力气拔起一棵,却发现地下他们根连着根,盘根错节得看不清,理还乱。”

    “他们已经这么强,你又何必一定要做孤胆英雄呢?”

    “动用所有你能动用的力量,无论善与恶,只要你能守住本心,那便百无禁忌。”

    “要相信自己,同时也要相信别人。”

    “你懂了吗?”

    老人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回荡,他喃喃自语道:“百无禁忌……”

    “相信自己,相信别人……”

    这样呢喃着,少年的身子忽的一震,他像是想到了些什么,眸中光芒亮起。

    在那时,他运集起浑身的气力将神识涌入了自己神门深处那滴冥境黑水之中。

    “诸位!我想需要你们的帮助!”

    他这样朗声言道。

    浑噩的黑水中,有一道道意识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恩公有何事?”为首的虞圭章出言问道,他的气息孱薄,似乎极为虚弱。

    自从那日帮着魏来催动过鸠蛇吞龙之法后,十万阴魂便再次陷入了虚弱,虞圭章自己也曾说过这样的虚弱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此刻魏来强行将他们唤醒,却是一件很不合常理的事情,但他同时也明白,这样的不合理必然是因为这个少年遇见了些什么天大的麻烦……

    所以他没有多言直接便询问魏来所谓何事。

    “前辈记得是我将你们带出那头阴龙的吧?”魏来问道。

    虞圭章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恩公大恩大德,我等没齿难忘。”

    “前辈一直说要报恩,现在是时候了。”魏来沉声说道。

    虞圭章又是一愣:“恩公要我们做什么?”

    魏来阴沉下了脸色,寒声言道:“回到那头阴龙体内。”

    ……

    “钱浅、童尚、李绪……”

    “我需要你们帮助!”

    一切就绪之后,魏来再次在心头低声语道。

    透过那道金线他的声音被传到了北境的各处。

    时值正午,刚刚结束上午的早课的钱浅等人纷纷一愣,然后出于本能的寻到了一处僻静之地,传回消息。

    “阿来哥要我们做什么?还是像上次那样催动吞龙之法吗?”

    “不……我需要你们撒个谎。”

    “嗯?”

    于是乎就在那天,北境各个名列前茅的神宗之中,宗门今日新收入门的重要弟子都几乎在同一时间寻到了门中的长辈,神情扭捏的道出了一段辛密。

    那个故事细节颇有出入,但大致却相差无几。

    大抵是他们自生下来身上便盘踞着一股阴气,家中长辈对此讳莫如深,不愿对外提及,直到他们年纪渐长,体内的阴气渐渐变得不受控制,又恰逢翰星大会将至,故而便被派出参与翰星大会,这一来是为了给他们寻到一处宗门可以修炼到合适的功法,二来是希望宗门中的大人物可以出手,为他们解决掉体内的麻烦。

    家中长辈临行前还曾说过,若是门中前辈对此若有疑问,只需放开心神让他们探查一番,便定然会出手相助。

    那些神宗中的掌教长老们,对于这个被宗门给予厚望,且前些日子修为又各有突破的后辈都极为重视,听到此事,大都聚集到了他们的身旁,带着疑惑以神识探查了一番他们体内的状况,然后众人皆是脸色一变,在短暂的古怪后,却纷纷露出了狂喜之色。

    这些弟子的体内确实盘踞着一股阴气,同时这阴气在今日显得有些暴躁,在他们体内乱窜,想来今日应当是阴气发作之时,故而这些弟子才不得不求助于他们。

    但同时让他们惊喜的是,这股阴气并非外来之物,而是这些弟子体内本身便一直带有的东西。

    这便意味着只要他们化解了这股阴气,这些弟子便可将这阴气吸收,而以这阴气精纯有磅礴的数量来看,足以让这些弟子们修为再进一步。

    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他们能被收入

    门下,本身便是因为他们年纪虽小,底子却极为扎实,入门时大都有三境初期的修为,门中长老们议起此事,都认为各自招到的孩童是某个隐世家族中的弟子,方才能在这样的年纪有这番修为。为此他们还曾询问过一番,但各自门下的弟子对此都讳莫如深,并不愿过多提及。

    而世间的隐世家族大都如此,皆不允许行走在外的族人透露族中之事,他们问不出就里,却也不以为意。

    此刻这些弟子所言自然是证实了他们之前的猜想。

    同时,在不久前,这些弟子都几乎都有一些修为上十足的长进,都在那之后来到了三境后期,离推开神门步入四境只有一步之遥。

    而若是在他们帮助下,吸收了这阴气,这些弟子几乎是铁板钉钉的可以突破到第四境。

    这是何其骇人的事情,要知道这些弟子的年纪大都在十一二岁,稍稍大一点的也决计不会超过十六岁,这般年纪便有四境修为,这莫说是他们这样的神宗,就是放到北境前十的神宗之中那也是得被供起的人物。

    他们这才意识到,此次宁州之行,最大的收获根本不是什么天阙界,而是这些个被带回来的弟子。

    各个宗门之中纷纷在那时行动了起来,门中修为最高的数位长老出手,开始为那些弟子化解阴气,同时也下了死命令让所有知情者不可将这事传样出去。

    这样一个不出意外,将来一定会登临大圣之境的门徒决计称得上是门中瑰宝,他们一定要将此事严防死守不可泄露出去,被外人察觉,以生出祸端。

    但他们中的任何人都想不到这样的事情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在北境各处……

    ……

    洛鹤盯着宛如妇人一般喋喋不休的老者。

    他的眉头皱起,仅余不多的耐性在那时几乎被耗尽。

    他对于老人所言的一切并不在意,或者说,当老人说到这时时,他变得毫不在意。

    在很久之前,东境与西境还未确立他们的地位,北境与南疆不乏有自诩为聪明绝顶之辈,试图做过反抗东西二境的事情。

    但事实证明这世上任何的计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显得不足为虑。

    世上当然有杀死东境上神的办法,但绝对不会被这些凡人掌握,那是超越凡人的力量。

    “痴人说梦罢了。”他摇了摇头这样说道,言罢便再没有了听江浣水说下去的兴致。

    他的一只手高高升起,冤魂萦绕在他的手臂,连同着他的臂膀一道化成了一把黑色的利刃。

    随即他没有半点犹疑,化作利刃的手臂便在那时猛然挥下。

    “州牧!”所有人都在这时发出一声惊呼。

    但这样的惊呼又在下一刻戛然而止。

    洛鹤的瞳孔在那时陡然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他的手停了下来。

    准确的说是他化作黑刃的手臂,被一只手拦了下来。

    “怎么可能!”他喃喃自语道,看着眼前那只手的诸人,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

    “你是怎么逃脱我的控制的!”

    “你既高估自己,也低估你眼中的凡人。”那只手的主人这样说道。

    吼!

    只听一声龙吟响彻,阴龙从那人的背后冲天而起。

    然后他握着洛鹤化作刀刃的手臂的手猛地用力,那黑色刀刃上便猛然出现一道道裂纹,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延伸,转瞬便密布了刀刃的整个刀身。

    砰!

    一声脆响荡开,那刀刃轰然碎裂,黑色的星末炸开。

    洛鹤还来不及却惊讶这少年忽然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下一刻更加让他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少年背后的阴龙在那时忽然张开了嘴,一股巨大的吸力浮现,将那黑色刀刃化作的星末尽数吞入口中,然后阴龙的身形猛然膨胀了数分,而魏来周身所弥漫的气息也阴冷了数倍。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洛鹤心神震荡,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一步,骇然的盯着魏来问道:“你到底是谁?”

    他的心底在此时此刻有太多的疑惑。

    为什么这个少年能挣脱他的束缚,为什么以他的修为能控制阴龙,又为什么那本应属于东境上神的神力却能被一个区区凡人如此轻易的吞噬?

    “我是谁?”少年朝前迈步,他背后的阴龙也跟着呼啸上前,将巨大的头颅凑到了洛鹤的眼前,猩红的眸中血光涌动。

    少年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狰狞无比,他与那阴龙一道张开了嘴,大声言道。

    “洛鹤!!!”

    “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我是谁!!!”

    洛鹤定睛看去,却见那头阴龙黑气涌动的身躯内,有无数道人脸涌现。

    他们中有孩童、有老人、又妇女也有男子。

    此刻都瞪大了双眼,凶光毕露的盯着他。

    洛鹤的心头一震,只是一瞬间便认出了这些素未谋面的之人——是当年被他所害的虞家十万阴魂!

    而从魏来脱困后便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疑惑也在那时迎刃而解。

    魏来当然没有实力能够控制这头强大的阴龙,但他却不知用了何种办法将这些本应在六百年的怨气中丢失自我的阴魂们恢复了神智,以十万阴魂的意志驾驭了阴龙的意志,从而与他对抗。

    这其中依然有诸多不合理之处,但此刻洛鹤却没有时间去细想,因为更大的麻烦还在等着他。

    “该你偿命了!”阴龙又发出一声暴喝,所有人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宛如天音一般响彻不觉,震撼人心。

    随即那魏来的身子猛地跃起,那阴龙也跟着一道高高腾空。

    嗷!

    一声狼啸忽的从正在与苍羽卫酣战的虞桐手中的刀身内响起,一头巨大的白狼在那时从刀身涌出,飞奔到天际。

    苍狼怒吼,身形与魏来重叠,然后那阴龙的身形亦缠绕上巨大的苍狼身形,三者在那一瞬间凝为一体。

    魏来的双目尽赤,他心头一动,大喝道:“龙狼破!”

    言罢,他一手握拳,浑身气机抵达顶点,再没有半点迟疑,自上而下猛地俯冲而去。

    洛鹤的心头一颤,在那样浩大的气机之下,惊人心生退意,可刚要迈开脚步,却发现自己的双足之下,不知何时已有两道藤蔓从地底深处,将他死死缠住。

    他心头骇然,定睛看去,却见不远处有一位老人正冷眸注视着他。

    “上仙,你还记得我吗?”

    “当年那个被你以大义之名困在神树旁,险些助纣为虐的童子!”

    “是时候还债了!”

    老人这般言罢,一只手猛地拍向地面,无数藤蔓从他的衣衫中涌出,顺着他的手臂钻入地底,然后在穿越数丈的距离,在洛鹤脚下伸出,顺着他的双足,将他的周身尽数捆绑。

    一时间洛鹤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裹挟着无边威势,仿若可以毁天灭地的拳风直直的朝着他轰杀而来……

    轰!

    一声闷响荡开。

    没有任何戏剧性的意外,魏来这裹挟着漫天威势的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在了洛鹤的身前。

    漫天的尘土扬起,州牧府前的地面塌陷,巨大的力道传递向四周,甚至州牧府的府门也在这余波之下,轰然倒塌。

    决战的双方都在那时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们都死死的看着那尘土飞扬的中心,想要知晓这场已经超出他们认知的对决,谁才是最后的胜者。

    哪怕是他们中最愚笨之人,也应该很清楚的知道,这场大战的最终落幕,决定着他们的命运。

    一息、两息、三息……

    方才还喊杀声震天的州牧府前,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时间的流失变得缓慢又煎熬。

    终于,尘埃散尽,众人终于看清了那府门前的景象。

    魏来半跪在地,浑身的衣衫破碎,方才那浩大的气势,已经散去,他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那只拳头,还落在地上。

    那里,洛鹤衣衫褴褛浑身是血的倒在那处。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欢呼响起,而苍羽卫一方,哪怕是金不阕也在那一瞬间面如土色。

    孙大仁等人互望一眼,亦都纷纷松了口气。

    就在众人已经准备庆祝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之时,那被魏来拳头抵着面门,七窍流血的少年双眸却忽然睁开。

    “神是凡人杀不死的。”他这样说道。

    阴冷的声音,将众人心头方才燃起的火焰尽数浇灭。
友情链接:ag奔驰宝马  PK彩票  阳光彩票平台  大乐透彩票开奖结果  555彩票网  秒速快三平台  永恒彩票网站  618彩票  加拿大28走势图  彩票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