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六十三章 魏振!锦绣!长袖!

第六十三章 魏振!锦绣!长袖!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神是凡人杀不死的。”

    洛鹤的声音浇灭了众人心头刚刚升起的火焰。

    他满是污血的双手在那时伸出,抓住了魏来轰在他面门上的拳头。

    魏来的脸色一变,眸中露出痛苦之色。

    “神是凡人杀不死的。”洛鹤重复着这句话,抓着魏来手臂的双手上忽然浮现出一道道黑色脉络,下一刻,他的双手猛然猛涨,变得巨大无比。

    他面露狰狞的笑容,双手就要发力。

    周围的众人也面露异色,尤其是孙大仁等人更是脸色难看,神情之中多有惧色。

    但数息之后,众人想象中的场景都并未发生,洛鹤那边巨大的手臂看似骇人,可哪怕他用尽浑身的气力发力,却依然无法动摇魏来那拳头半分,他依然被那拳头狠狠的压在地下,动弹不得。

    本以为大事不好的众人见洛鹤几次发力都毫无进展可言,皆看出了些端倪,一时间纷纷面色古怪。

    洛鹤同样心急如焚,他不明白到底是何处出了差错。

    这少年虽然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惊讶,但这些惊讶大都有理可循。

    譬如调用那阴龙,便是依仗着十万阴魂的共同发力。

    但人力终有尽时,哪怕那些阴魂被魏来不知道动用了何种办法恢复了神智,但也无法长久的调用阴龙之力。

    此刻阴龙之力已经散去,以这少年第四道神门尚且未有推开的修为,显然并不具备与他对敌的实力。

    而他虽然因为某些缘故实力下降,但毕竟体内还有着残存的上神之力,莫说是魏来,就是八门大圣也不见得能轻易将他击败。

    可这时,眼前的一切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已经用尽了全力,但少年落在他面门上的拳头却宛如泰山一般,纹丝不动。

    洛鹤的心头惊骇,他瞪大了双眼盯着少年,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出些就里,但偏偏,那少年看向他的目光却同样满是疑惑,似乎是在说——

    闹得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一点响动都没有。

    洛鹤一愣,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一凝,看向少年身后的老人,而这时那老人也正眯着眼睛带着淡淡的笑意盯着他。

    他意识到似乎这一切都是老人在从中作梗。

    “你……对我做了什么!?”他厉声问道,语气中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淡然与高高在上。

    “北境有句古话叫骄兵必败。”

    “还有一句古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阁下连老朽的话都没有听完,怎么就确定老朽奈何不了你呢?”

    老人笑眯眯的硕大,语气淡然笃定。

    这样的话语让洛鹤的心沉到了谷底,他之前的笃定自信在这一瞬间尽数散去,只能咬牙切齿的说道:“杀了我,你得清楚,这区区宁州之地,能不能承担起东境的怒火。”

    “阁下现在认为老朽能杀死你了对吗?”老人眯着眼睛问道。

    洛鹤又是一愣,他当然意识到了自己此刻的声色内敛,与方才的傲气对比,是如何的讽刺。这对于他来说,算得上是亘古未有的羞辱了……

    而这样的感受,让他那颗自诩为超出凡人千倍万倍的自信有了崩塌的痕迹。

    他变得癫狂与愤怒,他厉声说道:“凡人,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的!”

    “那也得是在阁下之后。”老人笑道。

    在说罢这话之后,老人像是失去了在与洛鹤多言的兴致。他抬起头看向穹顶,那里岳平丘正与敖貅鏖战正酣。

    老人周身的白袍鼓动,身子缓缓上升,来到了半空中。

    “敖貅!”他朗声言道,不大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在穹顶之上的黑龙似乎也感应到了此刻老人的不寻常,他停下了呼唤雷霆的法门,巨大的眼眸闪着凶光注视着老人。

    岳平丘也喘着粗气收起了长枪,背后那些阴魂虚影归入他的体内:“阿水,你再不出手,老子就又得掉一条命了。”

    “辛苦了。”江浣水朝他言道。

    只是那平静的语气着实让人感受不到太多的发自肺腑,好在岳平丘也习惯了江浣水这样的性子,他耸了耸肩膀,身形朝后退去。

    “交给你了。”

    江浣水再次朝着他点了点头,而这时的敖貅也眯起了巨大的眼睛,闷声

    言道:“江浣水,你终于还是决定做一个逆臣了,对吗?”

    “何为逆?”老人反问道。

    敖貅巨大的身形在云层中翻滚,嘴里闷声说道:“以下犯上为逆!”

    “以臣弑君为逆!”

    “那若是君不为君,上不为上,那逆,还能叫逆吗?”江浣水再次反问道。

    敖貅的身形翻涌得更加剧烈,黑色的雷云被他的身形搅动,雷光闪烁,场面骇人。

    “我以为你江浣水与世人不同,怎么时至今日,也与那些凡夫俗子一样,无论做什么都想着要给自己寻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虚伪又可怜。”

    “逆臣就是逆臣,与君与上并无瓜葛!”

    敖貅的声音响彻,漫天劫云涌动,一道无比骇人的紫电雷光在那劫云之中渐渐凝聚。

    面对敖貅的嘲弄老人的脸色如常,并无任何变化,他只是沉声说道:“敖貅,该还债了!”

    敖貅听出了老人平静的话里说隐藏着的浩大的杀机。他的心头一凛,沉眸看向身下,那处,那位高高在上的东境上神此刻却如一只死狗一般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敖貅不得不承认,能将那位东境上神逼到这般境地,眼前的老人确实拥有诛杀他的能力。

    但他却并不太过慌乱,而是在那时冷笑道:“江浣水,你知道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

    老人似乎也并不急着履行他的话,他眯眼说道:“愿闻其详。”

    “你太过坦荡了一些,坦荡到让人一眼便看穿了你。”

    “什么你敢做,什么你不敢做。什么你想做,什么你又想做不能做。”

    “你最大的悲哀就在于此。”

    “你想做纯臣,可却不得不成为权臣。”

    “你是权臣,却又没办法做真正的权臣。”

    “于是你做了逆臣,但逆臣又与你的本心相悖。”

    “你总是顾虑,总是被自己困扰,这样的你,拿什么杀我?”

    敖貅仿若已经将江浣水看得透彻一般,他眯着眼睛朗声言道,带着一股极为自信的笃定。

    “何以见得?”老人却慢悠悠的反问道。

    “你是不是忘了,我可是这宁州的昭月正神,你为州牧我为正神,你我二人共镇了这即将分崩离析的宁州那些许可怜的气运。”

    “你已经八十多岁,未破圣境的里只是一介凡人,你已经行将就木。你要动手杀我,以你现在身子的状况,但凡动用了那样强度的灵力,结局必然是肉身不堪负重,拖垮你最后一点生机,也就是说,你能换来的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你我同归于尽。”

    说道这处,敖貅的语气忽然变得戏谑了起来,他巨大的头颅缓缓的来到老人的身前,厚重的鼻息吹乱了老人的衣衫:“可是,你敢吗?”

    敖貅的话并未刻意遮掩,反倒有意将灵力注入自己的声音中,于这宁霄城内荡开,传入可在场每个人的耳中。众人闻言脸色都是一变,这个叫江浣水的男人,他的一生走过了太多风雨,也经历太多足以让人九死一生的陷阱。

    但他一次次的活了下来,一次次的化险为夷。

    以至于让所有人的觉得他会继续这样下去,一直一直……

    可当敖貅说出这番话时,众人忽然意识到,他们好像忘了这个站在天际,为他们遮风挡雨了六十载的州牧已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了,也忘了他也终究只是凡人,终究也会有死去的那一天。

    他虽然极力挺直自己的腰身,可身形还是有些佝偻,他虽然衣衫飘零,但露出的手臂上早已爬满了岁月遗留的沟壑。

    这一幕,在那一瞬间莫名的让人有些动容。

    “就算你舍得自己这条命,可你我一死,这宁州该如何是好呢?你心心念念的宁州百姓,又当何以自处呢?”

    “你我共镇宁州气运,你我一死,宁州大乱,有的是人会鲸吞这宁州那本就少得可怜的气运,自此之后,宁州真的就成了不毛之地了。你舍得吗?”

    面对敖貅的提问,老人沉默了一会,然后低下了头,应道:“舍不得。”

    “哈哈哈!”

    敖貅闻言顿时放声大笑:“江浣水呀江浣水!”

    “记得我给你说过的话!你这一辈子注定就只能如此,做不了权臣也做不了纯臣,就连一个逆臣你也做不好!”

    “这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你永远会是哪个输家!”

    敖貅朗声大笑,狂妄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宁霄城的上空回荡。

    所有人都在那时沉默,这似乎又成了一个死局,一个没有答案的命题。

    就像很多年前的大燕,茫州失陷,朝廷偏安,群敌环视,国无可用之人。

    但有的人似乎生来就是为了给出这样一个没有答案的答案。

    就是为了解开这样的死结。

    就像六十年前从青冥学宫中归来的书生,也像此刻这个身形佝偻的老人。

    他在那神祇狂妄的笑声中抬起了头,轻声说道:“可我还是要做。”

    “嗯?”老人的声音很轻,轻得如此轻易的就被淹没在敖貅的狂笑与漫天的雷鸣之中。

    敖貅意识到了某些不妙,但还不待他想得明白,老人的衣衫再次鼓动。

    他背后的虚空中一双金色的眼眸缓缓睁开,那双瞳孔注视着敖貅,冰冷、淡漠却又滚烫。

    “吼!”

    一声高吼忽的响起,一头毛发雪白的雄狮猛然在老人的身后凝聚成形。

    江浣水的一只手缓缓抬起朝着敖貅一指。

    那双巨大的金色的眼眸的主人又是一声长啸,然后四足踏空,直奔穹顶而去。

    它通体雪白,毛发在狂风中肆意张扬,它迎着雷电而行,恍若一束逆天而上的流星。

    炙热、明亮。

    却又让人悲切的知晓,这样的美丽,注定转瞬即逝。

    敖貅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来不及去细想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兢兢业业做了六十年州牧的老人忽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他感受到了那雄狮眸中的杀机,他不敢在做他想,赶忙催动起漫天雷霆,直直的朝着那雄狮落下,试图阻拦它登天而行的步伐。

    漫天的雷霆落下,落在白狮的身躯上,它前进的步伐不可避免的有所停歇,但停歇却并不意味着止步。

    它还在狂奔,还在的固执朝他接近。

    就像那个书生固执的守着他的道。

    哪怕伤痕累累,哪怕众叛亲离。

    敖貅的心底泛起了恐惧,他大声怒吼道:“江浣水,你真的要让整个宁州为我陪葬吗?!”

    “你疯了吗?!”

    敖貅的质问让江浣水平静的眸中泛起了些许波澜。

    “我用了六十年,为宁州、为苍生而活。”

    “剩下这短短的数刻,我想,我也要,为自己而活。”

    “敖貅,江柔、魏守、吕观山!他们的仇,你以为我忘了吗?”

    老人这样说着,下一刻,他的眸中忽然涌动出了血光,一道道暴起的青筋在他脸颊上凸起,让他以往看上去和蔼脸,此刻却狰狞的宛如恶鬼。

    他的声音在那一瞬间也陡然低沉了下去,就像是一头混入寻常人家的狼。

    摇尾乞怜伪装多年,在那这一天终于显露出他身为狼的凶相!

    他的嘴里忽然吐出一长串,本不应该被人记得的姓名。

    “魏振!锦绣!长袖!”

    敖貅的脸色一变,眸中的恐惧在那一瞬间化作了惊骇。他张开嘴喃喃言道:“你……你怎么可能还知道……”

    老人寒声说道:“他们的仇你一定也以为我忘了吧?”

    “你以为斩尘剑真的能斩断这世上的一切吗!”

    “你以为做了归元宫的狗!我江浣水就能放过你吗?!”

    “我要杀你!”

    “这一天我日日思,我夜夜想!”

    “从魏振被大湮!锦绣拜入斩尘宫!这个念头便从未被我放下!”

    “今天,你一定得死!”

    “哪怕是宁州……”

    “哪怕是大燕……”

    “哪怕是整个北境为你陪葬,我都在所不惜!”

    江浣水此言说罢,他眸子中猛然被血光浸透,而那头雄狮也似乎被某种气机所侵染,雪白的身躯上开始以肉眼的速度变得猩红无比。

    它嘴里的怒吼愈发的凄厉,他眸中的杀机愈发的炙热。

    漫天的雷霆不再能阻拦半分,他嘶吼着穿越了穹顶,带着那数十年朝思暮想的恨意,来到了那尊神祇的面前。

    它张开了嘴,没有半点犹豫,猛地朝着神祇颈项咬了下去……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官网  365彩票官网  顶级彩票  天天彩票注册  智胜彩票网  亚投彩票  99彩票平台  秒速快三平台  成功彩票网站  多多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