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六十七章 雕龙画凤

第六十七章 雕龙画凤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彭七爷推开店铺的门,拿着扫帚打扫着台阶上积水。

    春雨绵绵,昨日又下了足足一整夜的雨。

    他抬头看了看街道,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几个穿着贪狼卫甲胄的士卒又从一旁的巷口中押出了一位中年男子,男子耷拉着头,嘴里一个劲的辩解着,但换来却是两个大大的耳光。

    “又是一个。”隔壁店铺的许老三凑了过来,在彭七爷的耳边嘀咕着。

    “你说这些人是咋想的,江浣水都死了三个月了,听说连神魂都给祖帝灭掉了,祭祀一个死人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这里还是泰临城,皇帝脚下做这事,那不是打着灯笼进茅坑,找死吗?”

    彭七爷摇了摇头,说道:“都是宁州来的迁户,估摸着是惦念着老州牧的好吧。”

    “嘘!”许老三闻言脸色一变,连忙对着彭七爷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七爷,这话可说不得啊,这是被我听见了,要是被旁人听见,告到贪狼卫那里,你老这身子骨怕是出不来了。”

    彭七爷笑了笑:“再好的身子骨,去了都出不来。”

    许老三闻言也叹了口气。

    江浣水已经死了三个月,但死掉的狮子反倒吓瘫了活着的真龙。

    朝廷这三个月又调兵遣将屯于固州边境,又是捉拿乱党,牵连无数,闹得泰临城那叫一个人心惶惶。

    许老三忽的又说道:“想来你近来的生意应该不错吧。”

    彭七爷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好是好,就是开心不起来。”

    许老三一愣,又喃喃自语道:“是啊,有命挣,也不知道有没有命花。”

    不过许老三天生乐观,不愿在这样沉重的话题上多做纠缠。

    他又问道:“对了前天来你这里订货的那孩子来取货了吗?”

    彭七爷摇了摇头:“说是昨日来,可到现在也没见人,那孩子……”

    说到这里,老人叹了口气,忽的不愿再说下去。

    “三口棺材,我估计那孩子家里恐怕也受了牵连。”许老三喃喃言道。

    彭七爷开的就是棺材铺,祖祖辈辈都是靠着这门手艺为生。

    近来受江浣水之死的牵连,泰临城中风声鹤泣,不知有多少人为此被打入天牢,得势的太子趁机以此为由派出贪狼卫大肆捕捉异己,彭七爷的棺材铺中生意确实火爆,可在这样的氛围下,他也确实开心不起来。

    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前日来他这棺材铺定棺材的少年。

    和大多数人哭哭啼啼,满脸哀怨不同。

    那少年的面色冷峻,出手又极为阔绰,以高出市面几乎的三倍的价钱,让他做出三口棺椁,言说是要给贵人用的。

    彭七爷暗暗想着,恐怕是那位受了此番事由牵连高官又或者国戚,故而对此印象深刻。

    只是那少年却并未按照昨日的约定前来取货,他不免有些担忧,少年是不是也被抓入了天牢。

    少年早已一次付清了货款,彭七爷倒不会有什么损失,只是出于刻在骨子里的善意,而担心罢了。

    “昨日都还未来取,说不得那孩子也遭了不测。”一旁的许老三嘟囔说道。

    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前日哭丧着给自己的丈夫亦或者长辈定了棺椁,下一日说不得便也被抓入了大牢,棺椁便一直放在了铺子中,无人来领。

    这样的事情,彭七爷这三个月来已经遇到了不知多少次。

    他倒是讲究,从未说将那些棺椁卖给其他人,反倒一直为之留存着,想着有一日还会有人来取。

    他做的这门营生,始终相信入土为安。

    管他身前是善是恶,人死了,终归得入土,才是大事。

    只是眼看着自己铺子中无人认领的棺材越来越多,彭七爷的心底多少还是有些阴郁。

    他暗暗想着,再做上几个月的光景,干脆就离开泰临城吧,这人心惶惶的日子过着着实让人糟心,况且他那大儿子在茫州也站稳了脚跟,不止一次写信想让接他去茫州颐养天年。

    只是他舍不得这祖祖辈辈传来下来的铺子,可现在看来是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做好了吗?”正想着这些,一个声音忽的传来。

    彭七爷一愣抬头看去,却见方才心头所想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他回过神来,赶忙言道:“好了,好了!”

    说着,他赶忙转身引着少年走入铺子中。

    棺材这东西毕竟不吉利,做着生意的人,大都有这样的规矩,铺子的正屋不会摆放货物,都放在后屋中,供客人挑选。

    他引着少年来到了里屋后室,来到了一处白布前,将白布扯开,三座雕工细腻,用料极好的棺椁便显露了出来。

    “客人请看,这都是用上等木料做成的,尸首放在其中十年不坏,还可吸纳尸臭,驱邪、镇恶,亦可护佑后辈。”彭七爷忙不迭的介绍道。

    少年并不言语,只是围着棺椁看了看一番,然后忽的指了指棺椁两侧还未雕刻好的地方,皱眉问道:“这处为何还未雕刻?”

    彭七爷听出了少年有些不悦,他赶忙笑着解释道:“客人有所不知,这棺椁两侧的浮雕是有讲究的。”

    “这皇室要雕蛟龙。”

    “这王侯要雕麒麟。”

    “武官雕狮虎、文臣画百鸟。”

    “寻常百姓啊,就只能雕些草木、犬类亦或者白鹤。”

    “那日公子走得急,小老儿忘了询问这棺椁是给何人用,故而就没敢随意雕刻上东西。这雕的东西低了,辱没了逝者的身份,是大不敬。”

    “这要是雕过了,如今泰临城的情况客人也清楚,免不了为客人招来麻烦,所以就暂时未有动刀,等客人来了我问得清楚,这才好落刀。”

    “客人也莫生气,小老儿做这行数十年,刀法快得很,也就一刻钟的功夫,你在旁小坐一会,小老儿就给你弄好了。”

    彭七爷笑着说道,见少年脸色稍缓,他这才又问道:“不知客人以为这上面雕刻何物何事?”

    直接追问死者名讳自然不妥,彭七爷做着这个行当很多规矩还是摸得门清,将这棺椁上的门门道道讲给客人,再让客人自己决定到底应该雕刻何物,才是最为合适的办法。

    那少年那闻言,思忖了一会,然后抬头看向彭七爷。

    “这么说来的话。”

    “那就龙凤吧。”

    彭七爷的一愣,拿着刻刀的手一颤,刻刀落地。

    龙凤——那是给帝王与后妃才能用的浮雕……
友情链接:ag奔驰宝马  92彩票  江苏快三走势图  恒大彩票  9万彩票app  一品彩票app  赛车pk10彩票  澳门永利彩票  秒速快三入口  彩掌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