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六十八章 为君殓尸

第六十八章 为君殓尸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彭七爷的手打着颤,在少年冰冷的目光的注视下,雕刻完了棺椁上的浮雕。

    然后颤颤巍巍的走到少年的面前,还未来得及说话,少年便抬头看向他:“做完了?”

    老人点了点头,小声言道:“做……做完了。”

    “嗯。”少年起身,从怀里又掏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扔到了彭七爷的手中。

    彭七爷一愣,感受着那钱袋中的重量,脸色古怪的问道:“客人,这钱,你之前不是已经付过了吗?”

    少年迈步走到那三座棺椁前,打量着棺椁,头也不抬的说道:“泰临城那么多家棺材铺,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不……不知。”老人声音打着颤。

    少年有些满意的收回了落在那棺椁上的目光,然后又开始四处打量像是在寻找着些什么,嘴里却继续言道:“因为我听说你准备离开泰临城了。”

    彭七爷有些疑惑,他虽然确实有这样的念头,也联系好了自己远在茫州的大儿子,但这与做棺材有什么关系,他却闹不明白。

    少年这时瞥见了一盘过得墙上挂着一根麻绳,他将之取了下来,一边捆着三口棺材,嘴里一边说道。

    “茫州虽是袁家的地界,但姓的却是楚。”

    “你去了茫州,燕庭的人就没有功夫理会你了,虽然比你的计划提前了不少,但这些钱我想应该足够弥补你的损失了。”

    少年这样的说着,已经用麻绳将三座棺椁捆得结实。

    他用力的拉扯了几下,确认了一番并无差错后,抬头看向还在发愣的老人。

    “走吧。从今天开始,泰临城会跟不太平,既然迟早要走,那就现在开始吧。”

    说着,少年忽的一用力,那三座沉重的棺椁便被猛然拖动,朝着大街上走去。

    彭七爷这时才回过神来,他咽下了一口唾沫,将少年递来的钱财放在怀中收好,又赶忙去到里屋,将值钱的器物一并打包,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少年已经将三座棺椁拖出了店铺。

    他虽然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连少年的名讳都未有弄清楚,但出于本能他知道,留在泰临城恐怕马上就会有大麻烦等着他。他不敢再迟疑,赶忙在那时穿过后门,快步走出了泰临城。

    ……

    一个少年拖

    着三道棺椁在泰临城的街道上前进,这当然是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极为惹眼的事情。

    有的是行人朝他投来古怪的目光,对着他指指点点。

    “又是哪家被牵连入了天牢的孩子吧?”

    “嗯,看样子还有些修为,估计是大户人家。”

    “哼,这世道,大户人家反倒没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过得安逸。昨天莫家也被抄了家,听说老家主和两个儿子当晚就被打死在天牢中了。”

    “那可不嘛!听闻太子在宁州立了大功,江浣水阴魂就是被他所杀,有祖帝现身为他撑腰,现在金家可没了以前的气焰,轮到太子来收拾他的党羽了,哪会心软?”

    “唉……江州牧怎么说也是两朝元老,人都已经死了,还非要让他魂飞魄散,这做事也未免太过火了些。”

    “你懂个撒!江浣水是逆臣,若是他能奉民心而成阴神,那不是摆明在说燕庭不得人心吗?朝廷怎么能容他?更何况……”

    “唉,算了不说此事了,说得多了保不齐咱们也得被拉入天牢。这日子过一天是一天,就不给自己找麻烦了。”

    周围的百姓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目光却大都聚集在那少年的身上。

    那少年对于众人的窃窃私语,充耳不闻,只是闷头拖着三座棺椁在泰临城的街道上行走。

    这样的事情,很快便在泰临城传开了,好些个好事之人围在周围,暗暗揣测着这少年是要为谁收尸。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却发现少年似乎前进的方向并不是泰临城的天牢,而是……

    ……

    商承明打了个哈欠,有些百无聊奈的站在龙骧宫的朱雀门前。

    他的心情算不得太好,四个月前,他爹花了大价钱买通了金家,给他讨来了一个朱雀门禁卫的差事。

    这差事职位算不得高,但他家是军伍世家,加上与金家搭上了线,日后说不上平步青云,但好歹也能某个小统领做做。但不想世事无常,四个月前还在泰临城作威作福的金家却忽然失势,虽不说一蹶不振,但短时间内却要避开太子的锋芒。

    而他们这些算不得金家嫡系,却又被打上了金家标签的小人物们,日子却难过了起来,不得不每日心惊胆战,谨言慎行,唯恐被人抓住了把柄。

    商承明暗觉这样

    下去不是办法,想着在观望几日,若是还是这般事态话,不如先请病归家,避避风头。

    这样想着,前方长街上却忽的传来一阵骚动,他看了看身旁的数位甲士,说道:“怎么回事,去看看。”

    那些甲士自然不敢忤逆他的意思,赶忙上前,好一会之后方才回来报备:“大人,有一位少年拖着三座棺椁正朝着此处行来,那些百姓都是跟着看热闹的。”

    “棺椁?”商承明的脸色古怪。

    而这时,人群也走到了朱雀门前,他定睛看去,却见正如甲士所言的那般,一位少年拖着三座棺椁。

    他皱了皱眉头,迈步走上前去,高声喝道:“来者何人!”

    他这一声气势与官威十足,周围看热闹的百姓纷纷噤声,可那少年却充耳不闻一般,继续拖着棺椁朝着朱雀门走来。

    “前方是大燕皇帝的行宫,你若再敢放肆,我龙骧禁军,格杀勿论!”商承明再喝道。

    但偏偏那少年还是充耳不闻,继续向前,转眼便走到了商承明的跟前。

    “让开。”那少年这般说道,声音很轻,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笃定。

    商承明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若是放在平日,他早就命人动手砍了这少年,可如今毕竟是非常时期,他不免谨慎了几分。

    “你带着这棺椁进宫所为何事?”他沉声问道,一只手已经握在了佩刀的刀柄上。

    “既然送棺,自然是装死人的。”少年低声说道。

    商承明有些发愣,他倒是听说昨日宫中死了几个太监,但就是要送棺材也得从侧门入,这朱雀门是天子大臣行走之门,棺椁过境,毕竟不详。

    但少年这样的态度,却让他莫名有些发怵,故而压下了心头的不满,再次沉声道:“那也不该走朱雀门,太监们的尸首停在西门内,你去那处装殓,莫要再次惊扰了圣驾。”

    “我这棺椁不是装太监的。”少年却语道。

    商承明眉头一皱:“那是装谁?你又是谁?受何人致使来我朱雀门撒野。”

    少年的头在那时缓缓抬起,眸中泛着寒芒,语气冰冷的说道。

    “我叫魏来。”

    “从宁州而来。”

    “前来为陛下、娘娘以及太子……”

    “殓尸。”
友情链接:ag奔驰宝马  竞彩258平台  趣彩票  富贵彩票网站  北京28平台  平安彩票官网  好运彩票  爱彩人彩票网  幸运赛车网  欢乐生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