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七十九 回忆

第七十九 回忆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转眼便是半个月的光景过去。

    魏来随着卫流芳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半个月下来都在泰临城周围打转。

    前前后后大抵遇见了四五次袭击,但所派出的对手却大抵只是些四五境的家伙,且数量不会超过五位,除了一些修为手段诡异之人给魏来造成了些许麻烦外,大多数阻拦者都被魏来所击退。

    魏来就是性子再好,在这半个月的光景里也被磨灭了大半。

    再又一次击退了来犯者后,卫流芳悠哉悠哉的迈步带路,走出了之前他们栖身的城池,而所去的方向却并非宁州,而是背道而驰。

    魏来终于耐不住性子,停下了脚步。

    卫流芳似乎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回头看向魏来,问道:“怎么?不走了?”

    “前辈这些日子以来对晚辈的照料,晚辈铭记于心,但晚辈确有要事在身,真的不能再陪前辈耽搁下去,还请前辈谅解,你我就此别过!”

    魏来这般说罢,转身便朝着宁州所在方向的另一条小道迈开了步子。

    卫流芳眯着眼睛,看着渐行渐远的少年,这一次却出奇的未有出言阻拦,任由他越走越远,可嘴角却分明有笑意漫开。

    直到那魏来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他的眼帘,他方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小妮子,一天到晚竟给我早这样的麻烦。我这老骨头,早晚败在你手里。”他自顾自的骂了几句,随即一道晦暗的气机猛然从他体内荡开,微弱得几乎不可被察觉的涟漪漫出,从这小城外的羊肠小道,一路荡开,穿过密林,拂过山岗,直抵龙骧宫深处。

    那里一位躺在软塌上单手撑着脸蛋,闭目假寐的美艳女子豁然睁开了双眼。

    黑暗中有数道黑影从不知何处猛然出现在女人的周围,在她的身前单膝跪下。

    “去!把他抓回来!”

    “我要他身上的大燕气运。”

    女人轻声言道,慵懒的语气中却透露着一股不容置疑的笃定。

    “是!”

    那些身影如此应道,然后有一个个的转瞬消失在这房间中,就好像他们来时一般,快得让人仿佛以为方才的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

    ……

    卫流芳当然不是什么好人。

    他记得曾经有那么个人给他说过这样一句话。

    这燕地只有两种人,要么是恶人,要么就是即将被恶人杀死的好人。

    卫流芳不想做坏人,但想要在燕地活下去,有时候并由不得人做选择。

    哪怕是八门大圣,也有诸多的迫不得已。

    更何况,当他做出抉择时,他还远没有抵达现在这般境界。

    那是一个很庸俗的故事,庸俗到有些烂大街。

    一个天才少年意气风发,却师门不幸,门中长老尽数死于非命。

    少年临危受命,接过了掌教的重担。

    然后便有那么些以往俯首称臣的家伙开始兴风作浪,开始试图窥探神宗奥秘。

    要知道无论如何时过境迁,而世上人始终不变的是,喜欢看那高楼坍塌的景象。

    以往凭着宗门威望结识的豪侠权贵,在那时纷纷缄默收声,一时间少年孤立无援,甚至就连门中的同

    门们也出现了那么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那可谓是相当难熬的一段时日,少年每天都在疲于应付各种麻烦,哪怕他的天赋绝顶,没有精力修行,修为也难有进寸。而没有修为作为支撑,无论你如何想尽办法,该来的麻烦一个都不会少。

    事情就在那时好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一般。

    他没有精力修行,所以修为难以震慑宵小,而因为难以震慑宵小,所以更多的麻烦上门,而疲于应付这些麻烦,他的修为也愈发难有精进可言。

    时间日复一日的过去,紫云宫每况愈下。

    作为掌教的少年也日益憔悴……

    这一切,直到有一天,一个女子,一个卫流芳这一辈子都从未见过的漂亮女子叩开了紫云宫的宫门,一切才有了变化。

    ……

    想到这里,卫流芳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数道黑影落在了他的身侧,将小摊周围围得严严实实。

    “这么快。”他这般说道,目光平静的看向周围的黑影。

    为首之人的面色略显诧异,他皱起了眉头沉目看着卫流芳:“怎么是你?!”

    他的语气中带着怒意与惊诧。

    “娘娘就说这些日子为何那家伙的气息时有时无,原来是你在从中作梗。”

    “背叛娘娘的下场,你可想得明白?”

    卫流芳站起了身子,背后所负长剑轻颤。

    “我看着她一路从侍女走到皇后娘娘的位置,她的手腕我比你清楚。”

    “而且,背叛这二字从何说起?”

    卫流芳问道。

    那为首之人一愣,目光扫向周围,却并未寻到魏来的踪迹,他的面色阴寒,继续言道。

    “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混淆了娘娘判官笔的追踪的法门,但既然这么做了,你觉得娘娘会放过你吗?这不是背叛还能是什么?”为首之人低语言道,语调之中已然有杀机奔涌。

    可听闻这话的卫流芳却连连摆手:“不不不!”

    “兄台误会我的意思了……”

    他这样说着,于那时一顿,看向男人的目光中忽的有笑意漫开:“我的意思是……”

    “死人是没有机会把任何消息带出去的。”

    这话一落,周围那些黑衣人的脸色一变,瞳孔猛然放大。

    但还不待他们彻底回过神来,卫流芳背后的长剑猛地出鞘,冲天而起。

    那为首之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小心!”

    但这话出口却已然是为时已晚。

    那雪白的长剑冲天而起,漫天剑影豁然从天际爆射而来,直取众人面门。

    圣人之威何其磅礴,只是一招出手,顿时剑如雨下。

    那些围拢着卫流芳的黑袍人在那样的剑招下,虽有心运集起体内灵力对抗,可他们所撑起灵力屏障,只是被那剑光微微触及,便轰然碎裂,然后剑影继续向前,洞穿了那些黑袍人的胸膛,一个照面的光景,黑袍人尽数毙命,纷纷栽倒在地。

    冲天而起的神剑发出一声清鸣,遁入卫流芳的剑鞘中。

    他看了那满地的尸首一眼,嘴里喃喃说道:“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不曾知道不

    该知道的东西……”

    “就可以一门心思的活,一门心思的死。”

    “何其幸福。”

    他这般感叹完,就要迈步离去。

    可脚步方才踏出不过数歩,身子却忽的僵硬在了原地。

    他脸色一白,眸中露出了骇然之色,身子豁然转了过去,看向那些黑袍人倒地之处。

    只见那里,一道身影缓慢而艰难的站了起来。

    “呵呵……”

    他低着头,身形佝偻,嘴里不断喘着粗气,显然哪怕只是站起身子,对于此刻他来说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可饶是到了这般地步,他的嘴里却依然不住响起阵阵冷笑声。

    那笑声牵动了他本就严重的伤势,以至于他的嘴里不断有鲜血随着这笑声被咳出。

    但越是如此,他脸上的笑意便愈发的灿烂,以至于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癫狂。

    而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他的手中此刻握着的事物——一枚白色的雕有鸳鸯戏水之相的玉佩。

    “她竟然把这个给了你!”卫流芳面色凝重的看着那人手中的玉佩,脸上的神情复杂。

    愤怒、惊骇、不可思议,这各种情绪都在他的眸中一一闪过,而最后,却又凝固在一抹浓重的悲伤上。

    “娘娘早就怀疑你有不臣之心,你以为你的那点小心思能瞒过娘娘?”那黑袍人冷笑着说道。

    对于自己已经伤及心脉的伤势毫不在意,反倒一脸畅快无比的笑意。

    从成为黑袍死士那一天起,每一个黑袍死士都早已明白自己的结局,对于他们来说,死亡并不可怕,而能在死之前,将一位八门大圣拖入黄泉,那更是莫大的荣耀。

    他这样想着,握着那玉佩的手力道更重了几分,鸳鸯玉佩上随着他力道加大,而开始浮现出一道道如蛛网般狰狞的裂纹。

    卫流芳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他甚至难以催动半点灵力,阻拦眼前的黑袍男子。

    他呼吸变得急促,身子几乎站立不住,整个人跪倒在地。

    他面露苦笑,暗暗想着,所谓的八门大圣,其实也不过如此羸弱不堪。

    剧烈疼痛开始撕裂他的神智,他恍惚间又回到了那一天。

    那个少女叩开了山门,走到了他的面前。

    她问他:“你想要救你的宗门吗?”

    年轻掌教神情古怪的问道:“你有办法?”

    少女平静应道:“世上的事,只要去想,都有办法,只是你愿不愿意去做而已。”

    这样的话说得太大,尤其当说话的人还是一个看上去比他还小上几分的少女时。

    很难有人不把这番话当做是胡言乱语,而年轻的掌教确实也生出过这样的念头。

    可他还是问道:“什么办法?”

    少女张开嘴朝他说道:“……”

    画面在那一瞬间忽的变得没了声息,他的脑海中一阵剧痛,他记不得少女对着他说了些什么。

    只记得那时,那少女脸上的笑容那般美丽。

    像是紫云宫白水园中的枫树,秋风一扫,窣窣而落。

    明知夭亡,却难以移开眼,不去看那如火般的炙热……
友情链接:百姓彩票  搜狐彩票官网  恒大彩票网  大象彩票网  3d之家  大玩家彩票  秒速飞艇官网  安徽快3开奖结果  pc28开奖网站  齐鲁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