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偏心眼 > 315 如果有一天梦想都实现(大结局)

315 如果有一天梦想都实现(大结局)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寇熇怀孕直奔九个月,霍敏过来照顾了。

    虽然霍忱两人都说不用,但霍敏还是被老霍家派过来了,其他的人来似乎都不合适,只有她合适。

    老婆在不在家陈华也懒得去管,霍敏又不是天仙,十天半个月不见的也没什么好想的,至于说睡不睡的,都这把年纪了没年轻时候要求那么高,一个月两个月不睡死不了人,人痛快的走他才高兴呢,偶尔还能和同事出去喝点小酒吹吹牛逼什么的。

    走之前和老婆狠狠要了三千块钱。

    拿到钱的那一刻陈华都觉得自己升华了,第一次啊,手里头攥这么多的钱,可怜他一直赚工资,结果兜比脸都干净。

    “花没了你就给我发微信我再给你打。”

    陈华狐疑盯着霍敏:“你这吃错什么药了?对我这么好,你要离婚啊?”

    霍敏呵呵冷笑了两声,“离也行,你净身出户吧。”

    “我又不傻,和谁过不是过,我干嘛要离婚。”

    女人如衣服,买了就穿呗,穿坏了还能缝缝补补又三年呢,他只对吃感兴趣对女人不感兴趣,反正有自知之明,他长得丑又没什么本事,可不出去搞幺蛾子。

    “花也差不多点,我可没让你乱花,花没了也得和我报备你都怎么花的。”

    陈华一个白眼翻上天。

    霍敏出发了。

    寇熇家是大,可霍敏不愿意和他们一块儿住,你说一个大姑姐住进去算是怎么回事,就想住在附近的酒店里,反正来回跑也方便还不用自己做卫生,这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可寇熇让她进家里。

    霍敏:“……”

    寇熇这肚子不大,穿件大点的衣服就能盖住,盖住以后和没怀孕是一样的,霍敏天天就盯着她多吃,说她这体重完全不达标,那胳膊和腿细的。

    “你没听说腿细就是劳碌命,你这腿可不好。”

    寇熇这耳朵听那个耳朵出,当做没听见,我行我素。

    霍敏叨叨啥人家就是不听,她弄的自己挺生气,管孕妇就是怎么回事,自己怀孕的时候什么都不想,爱吃什么吃什么,到了寇熇这里她是每天上网查资料,去外面书店买书回来看,对这个没出生的小孩儿也算是尽心尽力的,奈何孩子他妈不领情。

    一大早起来没事儿可干,早饭也不用她做,寇熇家的早饭霍敏也吃不了。

    那吃的简直就没个人样儿。

    早餐吃煮小白菜木耳拌土豆,霍敏强忍着不爽,眼不见心为净跑出去吃了肉饼豆腐脑,吃好以后回来,寇熇在刷碗呢,霍忱闲着呢。

    “你倒是干啊,她挺着肚子让她干。”

    霍忱:“……”

    被他姐怼的一愣一愣的。

    刚刚是他洗,寇熇说自己不干点活不行,得运动运动,刷碗就当运动了,从他手里抢走的,现在他成全了想运动的人,结果又回来一个指责他不靠谱儿。

    得,他走!

    “她一会去检查……”

    “我知道,我陪着去,你忙你的去吧。”霍敏大手一挥。

    表示男人别每天待在家里围着老婆转,这不算是什么,就正常的检查,也不复杂也不麻烦。

    收拾的七七八八,两个人出了门,寇熇化妆出来的,霍敏就心想说其实怀孕化妆是完全没必要的,你都那么好看了还差这层妆啊?但知道自己讲不过她,索性不讲。

    到了医院也不用排队,霍敏人生第一次来这样的医院,觉得人不是太多。

    进了休息室,过了一会护士就来了,问寇熇早上是不是没有拉。

    霍敏:“……”

    便秘吗?

    一会寇熇叫人扶走了,霍敏想跟上,寇熇回头说不用跟。

    “我去上大号。”

    霍敏:“……”

    过了大概能有四十分钟左右,那边的检查结果出了。

    “寇小姐,这里……”

    寇熇起身,霍敏以为终于轮到她们做检查了,这来了以后上了卫生间就一直坐着,坐的她都有点闹心了,刚刚还夸没什么人呢,这办事效率也不行啊,没见排队但是检查各项都安排不上。

    进了医生办公室,医生拿着报告看了几眼。

    “双歧杆菌不错,你是这些病人当中最好的一个。”

    寇熇这样的真的算是少见了,医生话也是比较多,就提了提:“前些天验了几个,结果有些吓人啊,都在0.01以下,一问平时都不自己做饭。”

    “我这现在能达到多少?”寇熇问。

    “差不多有10%左右。”

    “我家里一直嫌我吃的不够健康……”寇熇看了霍敏两眼。

    医生笑:“吃的已经很健康了。”

    霍敏听了半天压根就没听明白,后来才听懂,这还有验这个的?她记得自己怀孕的时候并没有验过这些,仔细听了听,觉得有钱人就是事儿多,查什么肠胃菌群,查那些有什么用啊?医生讲不达标小孩容易得各种皮炎以及什么小毛病的。

    “一些甜的不能吃的过多,这个甜也包括各种精细粮……”

    霍敏反驳:“我怀我家孩子的时候也没少吃这些,炸鸡蛋糕更是不少,我也没见她有什么不好。”

    医生笑笑。

    你说好那就行,没问题的!

    “那我走了。”

    “下回见!”

    司机送寇熇去公司,先送寇熇后送霍敏回家,回到家霍敏接到霍奶奶的电话,就在电话里吐槽这些,她觉得寇熇就是过分爱惜自己了,都不知道怎么爱才好了,这才会成天搞这些没用的。

    “……一大早就吃了点土豆拌小白菜还有木耳,我就没见过吃的这么素的孕妇,就吃那么一丢丢,哪里有营养啊……”

    就没见过孕妇这样搞的。

    霍奶奶听了就开始叹气。

    管不了!

    根本不听。

    以前偶尔还在朋友晒晒饮食,家里人说不太营养以后就再也没有晒过了。

    成天苛待自己,你是个孕妇啊,没有大量的营养肚子里的孩子什么都吸收不到啊,天天吃那种连点油都不沾的能行吗?

    “我看她就是为了身材好。”

    “你多盯着点吧,该说也得说。”

    寇熇中午原本是约了霍忱吃饭,结果寇银生中间插队,这算是她结婚以来她爸第一次对她有了个好脸,虽然中间还有个方敏。

    推了霍忱的约。

    “中午你自己吃吧。”

    “你中午吃什么?”霍忱问她。

    “想吃鱼,特别想吃。”

    “如果中午没有,晚上带你去吃。”

    方敏敲门,寇熇挂了电话:“不用来接我的。”

    “我要么也得上来,顺路过来看看你,饿没饿?”

    “我中间有吃加餐,不饿的。”

    三个人去吃的鳗鱼,寇熇的胃口很好,孩子也没折腾过也没难为过她,到了后期不舒服多少有点但不至于说影响睡觉什么的,整个孕期来说,这孩子比较心疼她。

    寇银生拉着脸不说话,方敏一直在暖场。

    看寇熇吃的特别香,把自己眼前的盘子推了推。

    “那么好吃吗?”

    吃的可真香啊!

    “好吃。”

    寇熇早上就想吃这口,中午吃到了就特别满足。

    寇银生冷眼瞧了亲生女一眼,一个白眼送上天!

    路都是自己选的,好不好走都得自己承担,人家怀孕老公二十四小时陪在身边,你这都进入尾期了,你老公人呢?

    不满!

    对霍忱各种不满。

    “一次没吐过?”

    “没有,胃口好的不得了。”寇熇一脸骄傲。

    “丫头片子胃口才会好,你妈怀你的时候就这样。”寇银生突如其来扔了这么一句。

    他不太记得寇熇她妈怀孩子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谁没事儿天天关心这个,孩子在你的肚子里,没有问题不就行了,想吃什么他偶尔也帮着买,其他的不管,孩子没生出来之前没什么感情,就是生出来了瞧着也那样,这是会走会跑会叫人了,才有了一种自己做了父亲的感觉。

    “医生说是男还是女啊?”方敏之前问过一次,可寇熇没说。

    “我没问,不想知道。”

    方敏看了寇银生一眼。

    寇银生让她问性别,她就说小熇根本不在乎这些的。

    寇银生冷哼,心想怀的一定是个丫头片子!

    得,这算白搭了。

    自己生了个赔钱货,赔钱货又生了个赔钱货!

    都赔老霍家去了!

    “你们吃吧,我有事情先走了。”

    方敏去给寇银生拿衣服,送他出去,也不好再劝,能坐这么一会就算是给了很大的面子了,心里想寇熇也是,你倒是看看孩子的性别啊,要是个男孩儿你爸也许就顺着梯子下来了。

    寇银生盼男孙。

    和方敏也是讲,千万别头一胎就生女儿,他不喜欢女孩儿。

    送走寇银生返了回来,重新落座。

    “你爸在家里就说希望你能生个男孩儿。”

    寇熇头都懒得抬,吃自己的鱼,一边开口:“是男孩儿。”

    “那怎么不说呢。”

    “不想让他知道呗。”

    方敏:“……”

    这两个人啊。

    一天不较劲可能就难受!

    小碟小碗各种吃食,寇熇吃的总量不多,可数量却很多,吃的样数很丰富但总体来说偏清淡一些,所以才会让霍敏看着那么难受,霍敏家的伙食每天必定有肉,特点就是量大油大味道重,可寇熇吃的东西她尝就等于没有任何的味道。

    吃过饭方敏叫司机送她回公司,这倒是没人要求她现在还要上班,但她不肯休息,她自己做的决定也没人能阻拦得了,想着也不会太累,愿意上那就上吧。

    又过了十天,霍奶奶上来了,不放心还是选择自己亲自坐镇来了。

    不管寇熇需不需要,老霍家得拿出来态度。

    大半夜的寇银生做了个梦,梦见屋子里都是水,好像是游泳池一样,但确实就是屋子里,他站着抱着胳膊,寇熇在水里捞什么呢,捞啊捞的他就醒了。

    他一醒方敏也就醒了。

    “怎么了?”

    “没事儿。”

    寇银生心想这梦做的有点意思,那臭丫头要发动了?

    没这么准的吧。

    刚闭上眼,那边寇熇真的开始肚子疼了。

    霍忱把她之前的那些包弄车上去,霍敏就负责安慰,可寇熇是谁啊,根本不用人安慰,自己还能谈笑风生呢。

    霍敏:“……”

    她生孩子那天给她疼的啊……

    寇熇真不疼啊?

    这有钱就连体质都不一样的吗?生孩子有不疼的?

    人家都不疼她在一个劲的安慰,这好像就显得她有点傻。

    往医院奔,方敏接到电话马上就赶来医院了,想着孩子没有亲生母亲,自己代替的就是亲生母亲的角色,什么事情只能想过头,不能想不到,好在产妇的情况很好。

    家属让到另外的一间休息室去休息,只放了霍忱和方敏陪产妇,方敏见寇熇这个嘻嘻哈哈的劲儿自己也跟着放松下来了。

    疼肯定是疼,不过疼不了多久,没一会儿就推进去了。

    寇银生披着睡衣在书房点着灯干坐。

    着急啊。

    也是生气,气方敏这个人不懂事,你明知道我在等,你倒是来个电话啊。

    老寇没去医院。

    因为生气!

    方敏这边是想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在报喜,结果她也不知道自己被老寇都恨不得活劈个一百次了。

    老寇很不爽,干等等不到消息,自己又不愿意去医院,寇熇这年纪比较偏大了,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呢?应该不会,有事儿的话那个臭丫头早就说了。

    他一直骂寇熇死丫头,寇熇这一生产,直接死丫头变臭丫头了,那个死字直接踹飞了,提都不能提,寇银生其实也迷信,他就这么一个独生女,能不怕出事儿吗,可担心是担心,面子还得要,那椅子上仿佛有钉子在扎他一样,他坐的极其不舒服,心中第一百二十次骂方敏,到底不是亲妈,你是一点都不急啊,一点消息都不给我,后妈就是后妈。

    “想去唱K结果赶不上了……”寇熇拉着霍忱的手,对没唱上歌表示遗憾。

    原本讲好明天晚上去开开嗓的,看样子明天她只能留在医院里了。

    霍忱;“……”

    这个时候想到的就是唱K吗。

    “满月以后再去唱吧。”

    “也只能这样了。”

    医生和寇熇交谈了两句,寇熇对着霍忱摆摆手,那意思可能短时间之内是见不到他了,得请他出去。

    手术的时间不太久,几乎是没有等太久就给了信儿,孩子已经生了,母子平安!

    霍奶奶高兴。

    有后了!

    霍忱有后了。

    方敏给寇银生去电话,一直提心吊胆的寇银生这口气算是吐出去了,拿着电话拉着脸:“这么晚了给我打什么电话,影响我睡觉。”

    方敏:“……”

    *

    幸福的生活是什么样儿?

    儿女双全?

    全是肯定全不上了,寇熇拼了三胎,她这把年纪真的是蛮拼的拼到第三胎结果生的依旧是个儿子,绝望了!

    家里有三个儿子是什么感觉?

    外面孩子尖叫着,追逐着,大的追小的,小的追着大的玩,三个人玩的不亦乐乎,咚咚咚一楼的天花板都要跑碎了。

    “抓我啊……”

    接着就是孩子们的笑声叫声,没一会又带了哭声。

    大的不喜欢带着最小的玩,小三呢偏要和大哥玩,老大老二就甩老三,老三哭鼻子。

    寇熇在楼下的书房看着房顶出神。

    到底为什么要生这么多的孩子?她真的不是很能理解。

    小孩儿……真的好烦。

    太烦了!

    烦人!

    在家里完全没办法工作。

    正在想那三个烦人的小孩儿,书房的门被推开了,一股脑跑进来仨,拉着她的胳膊。

    “妈……”

    “妈妈……”

    “妈妈妈……”

    寇熇快要被这三个孩子给扯零碎了,第一万零一次后悔。

    后悔不该生这么多的小孩,这就是坑自己,太坑了。

    家里父亲不喜欢美食,只有妈妈才会带着他们到处找好吃的,抱胳膊的抱胳膊抱大腿的抱大腿。

    “都出去玩,出去玩……”

    当娘的发了飙,可惜没人听她的。

    霍忱刚刚结束工作,外面还飘着雪花呢,进门收了伞,佣人帮他接过来,还没正式进屋就听见寇熇的声音。

    训小孩儿呢。

    哥仨站一排,一个挨一个,正在被训呢,她手里拿着小木棒,寇熇一向坚信不能只用言语教育孩子,她说什么都不管用是吧?

    哥仨耷拉着头,满眼泪水望着妈妈,不太明白只是想要好吃的,为什么要收拾他们。

    走廊上到处都扔着玩具,玩一路扔一路,还有他们骑的小车开的小车,扔的也是到处都是,家里一片狼藉,霍忱拧着眉头看着地面,弯着腰开捡。

    家里小孩儿多,真的就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和谐,每天都是闹炸天的现场。

    三个孩子一块儿哭,寇熇翻翻白眼。

    想当年她爸打她,她都是硬挺的,就打这么两下就哭?

    等到她训完讲好规矩,霍忱才肯出现。

    这个家里的坏人,他不当!

    开玩笑,他也不是每天待在家里,孩子们原本看见他的次数就少,在做了恶人那留不下好印象的。

    “爸爸……”

    好人爸爸回来了。

    寇熇跑了。

    躲到她爸那里去工作了。

    寇银生第一百零一次埋怨女儿,没把孙子们都带来,对他来说那不是外孙就是亲孙。

    寇熇一百零一次后悔,她就该丁克的。

    实在是对小孩儿喜欢不起来。

    霍忱在家陪儿子……们。

    人多口杂,你说这个他说那个,讲个故事不停被打岔,他只能耐着脾气回答问题,你回答一个紧跟着又会抛出一个,每个人都有问题,一个赶一个的举手发问,霍忱告诉自己,这都是亲生的,他得忍!

    讲好故事,一个都没睡着,他讲的自己都要睡着了,强撑着眼皮儿看着那精力无比旺盛的仨小子一脸无语,都不累的是吧。

    三个人没一会又打到了一起,小的仗着年纪小就扯着嗓子喊。

    “爸爸……爸爸救命……”

    老大和老二联手揍老三。

    十分钟以后-

    哥仨一个挨一个,正在接受老爸的训话。

    晚上屋内的温度很高,孩子们就穿着单裤单衣满屋子乱跑,跑上一个小时都不带停歇的,人家也不累,哒哒哒……霍忱紧闭着双眼,他告诉自己,再忍几天就好了,过几天他就可以进组了,就可以离开这个家了,真好!

    “爸爸……”

    太阳穴附近血管鼓着,他特别怕听见小三喊爸爸。

    咚咚咚,啪砰!

    跳到床上的声音,快步跑的声音,把什么东西弄到地上的声音。

    九点整,所有的孩子都上了床,他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给妻子去了电话,准备去接她。

    “都睡了?”

    她的这几个小孩儿睡觉还是满守规矩的,睡着了就是小天使。

    “睡了。”

    寇熇窝在沙发上捧着牛奶杯,烤的暖洋洋的伸腿,等着他来接。

    寇银生不让霍忱进门,女儿进门就算了,那毕竟是自己生的,僵持了这些年寇熇也实在不听他的,他没办法,霍忱开车到门口,给寇熇去电话,寇熇裹着大衣往外走。

    今年的雪下的似乎格外的大。

    走到门口,跺着脚,他推开车门她马上上了车。

    “好冷!”

    他拉过来她的手给暖暖。

    “烦不烦?”她问。

    霍忱笑:“那怎么办,扔了?”

    “扔了有点舍不得,老娘为了生他们也费了不少的力气。”

    “那留着吧。”他道。

    “都是你基因不好,其实明明可以生女儿的……”

    她发些小牢骚,小三那是意外,当时明明都不想要了,可觉得有一半的可能是女孩儿,这才留了条小命,结果生下来又是个儿子。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霍忱启动车子。

    他当时就提醒过她的,是她说可以搏一搏,是她自己要博的,博出来个三儿子她就开始怪他基因不好。

    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发牢骚啊。

    *

    于嫣的丈夫得了肝癌,她才刚三十岁啊。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的是方敏心力交瘁。

    借着寇银生和寇熇的东风,于嫣嫁的是非常不错,对象的条件相当的好,想当初人男方的家里不太同意,这是看在寇熇的名牌上才勉强点头的,毕竟觉得能沾亲带故的也好。

    可结了婚两口子的日子过的一般,于嫣认为自己不太幸福,这种不幸福来自于她得不到丈夫的爱,丈夫忙工作根本顾不上家里,于嫣天生就是个喜欢男人围着自己团团转的类型,她挑剔这个挑剔那个,两个人经常吵架冷战,只要吵架于嫣谁的面子都不给,无论什么大节小节一律不出现,什么公公婆婆的面子直接踩在脚下,于嫣的丈夫不能打她,也不喜欢骂人,生了气就憋在心里,他的职位是越干越高,肩上的压力越来越大,老婆不说帮着他分担一些,成天在背后拖后腿,几次三番收礼,差点把他拉下马。

    结婚六年,心中堵的气越来越多,生了病顾着工作也没去看,一直拖各种拖,终于喘口气检查了身体也准备提离婚了,就是寇熇有八百个亿他也受够了,和于嫣这样的女人他过不下去,结果噩耗来了。

    人死之前多一眼都不想看于嫣,于嫣的婆婆打上门指着于嫣和方敏破口大骂。

    方敏能有什么办法?

    她说过女儿一千次,可女儿依旧我行我素,要求丈夫不能不听她的话,要求丈夫不可以加班,要求丈夫要满足她的一切喜好和浪漫。

    方敏和女儿分开以后回了家,她见到于嫣就觉得头大,心中第一百零一次后悔,养孩子惯孩子就等于杀孩子!

    今天本城下了近些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交通直接瘫痪掉了,路两旁正在紧急进行清扫工作,可惜这么大的雪又赶上晚高峰,有个女孩儿扶着拉手,这公交车已经堵了很久了,丝毫没有想前进的意思,车上的人各自看着手机,刷着视频刷着微博,看着电视剧。

    她瞧见前面坐着一个小男孩儿,那小孩儿大概是这车上少有的异类,没有玩手机,甚至中途都没见他掏过手机,他先是玩玩自己的手,而后开始玩橡皮泥,玩了一路。

    自己笑笑,觉得真的是无聊了,竟无聊到去观察一个小孩儿都在玩些什么。

    公交车慢吞吞开着,开到站天已经彻底黑了。

    小男孩儿背着书包,慢吞吞前行,脚踩在地上观察着自己的脚印,然后蹦蹦跳跳前行。

    霍忱看看腕表:“比预定的时间晚了。”

    做爸爸的有些担心,毕竟是小孩儿第一次独自乘坐公交车,他说开着车跟着寇熇不让。

    “雪大公交车开的慢,正常!”

    有什么好担心的,她做妈的都不担心。

    刚刚说完,就看见一道小影子慢吞吞走了过来,瞧见前面的两个人,飞也似的奔了过来,扑进母亲的怀里。

    “妈妈。”

    “好玩吗?”

    孩子仰头,眼睛格外的亮,说:“好玩,雪下的好大……”

    一路罗里吧嗦说着今年的雪下的多好,晚上回到家里就可以打雪仗了。

    寇熇对着丈夫挑着眉头,霍忱无视她嘲讽的眼神,拉住儿子的小手,一家三口奔向前面停着的车。

    晚上家里的地热烧的太好,屋子里所有的窗子都打开了,可孩子们还是觉得热,电视机前看动物世界的三个小盆友强烈要求出去打雪仗。

    当妈的一脸无语被拽出了家门,她站在雪地里连续的翻着白眼。

    那三个小子刚刚看了企鹅,现在正在学企鹅,没一会又打了起来,你扔我雪球,我砸你一把雪的玩的不亦乐乎,小的那个总仗着自己小,打不过就跑回来抱妈妈的大腿,哭唧唧请求妈妈的支援。

    “妈妈,哥哥欺负我……”

    寇熇站着不动,轻轻哦了一声:“凭本事打雪仗,打不过那就回家吧。”

    小三:“……”

    摊上这种妈也不是是我的幸,还是我的不幸。

    重新杀回战场。

    最后母子四个成功擒下霍大王,霍忱呈大字型躺在雪里,老大老二老三往他身上扑……

    霍忱:“……”

    真的是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了。

    就不能用温温柔柔的方式来表达对父亲的喜欢吗?

    “妈……”老大开开心心的喊着妈。

    “妈妈……”这是属于老二温柔的喊声。

    “妈……”

    寇熇挖着耳朵,小三这个混账小子,每次叫自己都像是杀猪一样。

    *

    当当当!

    家里的落地钟钟摆发出轻微的响声,已经是十二点了,寇熇窝在沙发里懒洋洋拿着一本书,注意力却不在书上,而在手上的手机上。

    “到哪里了?”

    和霍忱的微信对话框拉得长长的。

    大多数寇熇从来不管霍忱几点回家,更加不会因为他不回来就不睡,但如果他发了消息说他大概几点到家,她都会去等。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他发的消息,说大概要后半夜一点多才能到家。

    下雪了,路不好走,寇熇有点担心。

    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那么大的人了,可就是不放心。

    拿开盖在腿上的毛毯,伸手去够那个装着咖啡的杯子,拿到杯子又赶紧看一眼手机,怕他回了消息自己没有注意到。

    对话框一直没有回信。

    “下雪咯。”

    五分,十分依旧没有回话。

    “妈……”

    十岁的大儿子揉着眼睛,穿着单裤站在楼梯口望着自己妈妈。

    他妈好怪哦。

    爸爸不回家,可家里还有他们三兄弟呢,三个男人保护她,还害怕吗?

    “嗯,起夜吗?”寇熇放下杯子,歪着头对着儿子说。

    “你是不是害怕?开着灯睡也不行吗?需不需要我陪你?”

    他是男子汉,可以委屈一下,在父亲不在的时候勉强充当一下床伴。

    “不需要哦,你爸马上就回来了。”寇熇说。

    她的男人马上就要到家了呢,她才不要小男孩儿!

    “这么晚了可能他不回来了……”下了雪,外面白茫茫一片,父亲有时候也会住在外面的,特殊情况嘛。

    “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妈妈……”

    “去睡觉。”

    “哦。”挠挠头。

    他是真的很困,回了房间马上就睡着了,早就把母亲一个人在客厅里等父亲的事情扔到后脑勺了。

    寇熇看着钟,随意翻了翻手上的书,又翻了几页。

    时而听听外面的声音,是不是有人走动的声音?

    送霍忱的车转弯,正式进入自己家可视范围之内,他动了动腿,坐了半天的车其实也有点累。

    松松领口。

    “不要开到家门口,开到路边就可以。”

    其实他每次报备说大概几点会到她都会等,但是他总会考虑万一人睡了呢,汽车的声音太大,她睡眠质量不太好,能不吵尽量不吵。

    “霍先生外面很冷……”

    司机是想把人送到家门口,雪下的太大了。

    “我知道的,停在路边就可以的。”

    司机按照他所言将车停靠在路边,霍忱下了车,他穿的不多,外面罩了一件羽绒服,不帅气却保暖的很,交代司机开回去的时候要多注意安全。

    司机想,真亲切!

    他送过很多的嘉宾,像霍先生这样的不是没有,但特别少。

    霍忱向家的方向前进,看了一眼腕表走着走着突然跑了起来,12点49分了,说好一点就到家的。

    深一脚浅一脚跑着。

    别说家中有三个儿子在等,就算是有十个儿子也不值得他跑上这几步。

    一点整!

    寇熇眯着眼睛等待着那人推门进来。

    霍忱带着一身的寒气拉门进来,他自己站在门边喘着气,好在好在终于赶上了!

    没有失约。

    凡事和她约定好的誓言他都不愿意违约,说好几点就是几点。

    “回来啦。”

    “嗯。”

    “……外面的雪下的也太大了,路上肯定不好走吧……”

    “嗯。”

    依旧没有甜言蜜语,哦哦哦的回答永远都是很简短。

    寇熇接过来他的羽绒服,一脸嫌弃,觉得太不好看了,嘴都要撇上外太空了,他自然是瞧到了。

    他还没有吃晚饭,寇熇煮给他吃,就一碗素面没有什么花样儿,她端着自己的咖啡杯。

    “……前天才讲胃疼,又喝咖啡……”

    霍忱又开始怼她训她。

    寇熇自动封住耳朵,当做什么都没听见,一边听一边翻白眼,就喝就喝。

    *

    每一年夫妻俩都要单独出行,不带助理不带任何的外人,包括三个小孩儿,孩子表示过抗议,可两人依旧我行我素。

    “妈,你为什么不带我们去?”

    寇熇一脸不理解;“我和我的男人度假,为什么要带上三个讨厌鬼呢?”

    儿子们:“……”

    老妈,太不要脸了!

    老爸,夫纲不振啊!

    *

    如果有一天,我回到了从前。

    高中毕业霍忱一个人带着简易的行李来了外地,他从未出过远门,身上揣着那几千块钱,他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无法想象。

    一早抵达,他马上去找工作,心中带着一点点的怕,怕找不到晚上没有地方可住。

    不要求有宿舍可住,哪怕有张床可以躺躺也好的。

    找到了工作,在俱乐部里做少爷,端端盘子送送酒,因为这张脸领班多看了他两眼,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吧小伙子,大造化都在后头呢。”

    大造化?

    因为客人的骚扰丢了工作,工资要不出来,没有地方可住,得马上去找另外的工作。

    依旧心中带着担忧,淡淡的怕。

    还是在家好,在家没有地方睡回家去就好了!

    霍忱硬着头皮去找,到处找,不是工资不合适就是工作内容不行,他可以在俱乐部端盘子但他不去饭馆端盘子,他需要机会,向上爬的机会,他不想一辈子就这样了。

    嘴太笨,又不喜欢说话。

    饿了,就买了饭团然后用杯子和人家要一杯热水,这样一碗稀粥就诞生了,稀粥扛饿。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找到一份烧烤店的工作,可惜干了两天又让他离开,霍忱在火车站蹲了两宿,他身上并不是没有钱,可舍不得,钱花光了就什么都没了,身上的钱都是救急用的。

    早上在火车站的洗手间洗脸然后继续去找工作,饿了就随便对付一口,对食物没有任何的要求,能吃饱能抗饿就行,不要求好吃,反正它也没有那种会品尝美食的嘴巴。

    又是一家烧烤连锁店,其实开出来的工资不高,但有宿舍可以住。

    同事们都是外地出来打工的年轻少年们,发了工资大家会一窝蜂的出去玩,约女朋友,可能是一个人在外地也会感觉寂寞,有女孩子主动示好不管爱不爱,大家都走到了一起,不断有人开始对霍忱发出信号。

    一种充满了吸引的信号,其实他们这种人讲什么未来呢,处朋友可能当天或者一个月两个月就可以睡到一块儿,这个年纪的男孩儿有什么梦想?什么梦想也没有眼前伸手可触及到的吸引人。

    他在店里打工,每天都在怕。

    害怕自己老去,害怕自己没有出路,害怕……

    一种寂寞和绝望吞噬着他,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活,可他并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在这个城市他谁都不认得。

    一辈子……

    一辈子可能就这么样了。

    没有未来。

    有个梦……太遥远了。

    ……

    霍忱做了个不太好的梦,梦见眼前的所有都是假的。

    没有寇熇。

    他哼了两声睁开了眼睛。

    他刚刚在一点钟的时候回到了这个家,他是跑着进门的,他的爱人正在等他归来!

    爱人,多么美好的两个字。

    伸出手搂搂她,把她的人拽进了自己的怀里,寇熇已经睡着了,她有些不耐,背对着他,不太愿意进入他的怀抱,霍忱抱着她自己贴着她的后背。

    他的后背上都是冷汗。

    他怕!

    她可能不知道,他一直都想对她再好一些,更好一些的。

    寇熇,我好喜欢你的,你知不知道!!!

    ------题外话------

    霍忱还是爱寇熇,特别爱,哪怕钢铁直男不喜欢表达,没有什么大惊喜,没有太多的浪漫,可是却信守承诺,答应小熇的每一件事都会记得,不去违约,我也爱你呀,寇熇,这本写到这里就大结局了,咱们下本见吧!
友情链接:茗彩彩票  多多彩票网址  七天乐彩票  2元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新橙彩票  鼎盛彩票  优优彩票  平安彩票  新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