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万古第一神 > 第100章 我舍不得

第100章 我舍不得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实话,他能感受到,当自己不断挥拳的时候,炎黄石的自我意志似乎对自己产生了一种沟通。

    那是一种见鬼的‘欣赏’的感觉。

    所以,它赐给了李天命一场造化。

    现在,它应该累了,毕竟要进行这样的操作,对它来说应该是一种消耗。

    等下一次,它若是还愿意给自己这样的造化,李天命相信自己能感受到它的呼唤。

    现在对他来说,这炎黄石就像是一个亲密的人。

    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谁能在天府,让炎黄石罩着?

    李天命做到了。

    他都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快,突破到灵源境第四重。

    当李天命在炎黄石恢复之后爬起来的时刻,所有人呆滞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包括慕阳和辰圣。

    这都不死?

    简直是奇迹了。

    “大家下午好。”

    李天命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物。

    与此同时,姜妃棂也有些疲惫,从灵体转化为实体,出现在李天命的身边。

    至于小黄鸡,还在旁边喷火呢。

    “出来。”在万众呆滞的目光之中,慕阳对他招招手。

    “见过副府主、辰圣。”李天命来到他们眼前。

    这两个男子都是焱都的传奇,是上一代人的超级天才,都是比李炎枫帅,又比他强的巅峰人物。

    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年轻时候他们都追过卫婧,还是情敌。

    “李天命,近些时候老听到你的事迹,快让我耳朵起茧了。”辰圣笑了一下,眼神‘暧昧’。

    “辰圣不用追债,我到时候肯定还……”李天命连忙道。

    “不急,你还想要,我还能借,反正还十倍就可以了。”辰圣道。

    “那算了。”

    慕阳已经听辰圣说过,他们之间借钱的事情了。

    “天命,怎么回事?”慕阳问。

    “我也不知道,就跟你看到的差不多?”李天命道。

    “有受伤吗?炎黄石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情。”

    “没有,还有进步。”李天命道。

    “虽说如此,有惊无险,但是下一次,没我准许,别这样来。”

    “炎黄石不是你这个境界能参透的东西,我怕出事。”慕阳道。

    如果真的出事,他没法向卫婧交代。

    “我看没什么问题,这炎黄石很认可他。”辰圣道。

    “废话,他出事了,没人怪你,你当然觉得没问题。”慕阳呵呵笑道。

    “小肚鸡肠。”辰圣鄙夷道。

    至少现在一切已经平稳,没其他事情了。

    “副府主,我心里有数,尽量不出事。”李天命稳重道。

    “行,该修炼就修炼,该休息就休息。你们都一样。”慕阳看了一眼围观的弟子们道。

    说实话,李天命这次能活下来,众人简直目瞪口呆。

    人群之中的星阙和辰颢也是如此。

    “你们两个给我过来。”辰圣看到了他们。

    他们两人只能走上前来,目光不善的看了一眼李天命。

    “不要制造什么恩怨,又没什么仇恨,斗什么斗。相互握个手。”辰圣道。

    他肯定不想让自己儿子和李天命闹矛盾。

    同理,因为星阙、辰颢和辰圣的关系,李天命本意不想和他们结仇。

    “改天给我道个歉,事就完了。”李天命伸出手,悬着。

    毕竟,冒犯了卫婧,道歉是根本。

    “爹,他打了辰曜,我要为辰曜出头。”辰颢咬牙道。

    “我出你娘。”

    忽然,辰圣伸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把辰颢扇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体三圈砸在地上。

    众人瞠目结舌。

    原来父亲教训儿子,来得这么直接粗暴。

    据说辰圣脾气很好,这叫脾气好?

    看到辰颢趴在地上,眼睛都红了,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人们只能怜悯了。

    毕竟他们有点想不通,为何要为李天命教训辰颢。

    道理很简单,李天命足够大气,有长辈劝和,他直接愿意和解。

    但是,辰颢却拒绝了。

    “星阙,你也是这样想的吗?”打完辰颢后,辰圣问了星阙一句。

    “叔,我看不起这个人。”星阙咬牙道。

    “那随便你了。不过我送你一句话。”辰圣道。

    “叔请说。”

    “我和你爹都没想到,我们俩的儿子,格局都这么低。”

    “你们现在的成就和心境,和我们当年比,提鞋都不配。”辰圣淡淡道。

    星阙低下头,握紧了双拳。

    “得了,给孩子一点面子。”慕阳说了一声,让星阙和辰颢先走。

    “辰颢。”当他们低头离开的时候,辰圣喊了一声。

    “爹,有什么吩咐?”辰颢低头说。

    “沉渊战场,你要是能胜出,我为这巴掌当众给你道歉。”辰圣道。

    “爹,我记住了。”

    辰颢咬咬牙,和星阙一起,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离开了炎黄塔。

    李天命不得说,那巴掌看起来很爽。

    “辰叔,你对我有恩德,念在这份上,他们不给我道歉,以后就算有冲突,我也会留一面。”李天命道。

    “不需要,他们要有错,揍就完事了,留一条命就行,人不经历挫折如何成长。”辰圣撇撇嘴道。

    “天命,你也别吹牛了,你和他们差距还远,一边呆着去。”

    “辰弟,孩子们的事情任由他们去,这边请?”慕阳道。

    “请。”

    他们应该还有事,这时候也要离开了。

    “天命,你母亲念着你呢,有空回去一趟,看看她。”离开的时候,慕阳回头道。

    这些时候,都是他在照顾卫婧。

    “好。”

    “如果把棂公主带上,让她看看儿媳妇,那就更好了。”慕阳笑道。

    这货,看起来斯文,老不正经啊。

    “还没啊。”姜妃棂呆了一呆,脸蛋扑的一下红了。

    “副府主,没问题。”李天命连忙答应。

    他现在就想回卫府看看,让母亲看看姜妃棂。

    “媳妇,走?”

    “走你个头,不许胡说八道,让父王听到不太好。”姜妃棂头疼道。

    “懂了。”

    毕竟,她是朱雀王的养女,是公主的身份,她的婚事和未来,肯定以朱雀王的意见为主。

    毕竟是公主,冒冒失失确实不行。

    “棂儿,我唐突了,抱歉。”李天命道。

    “哥哥,不用太严肃啦,我们刚刚认识,有没有缘分,总有一天,上天会告诉我们的。”姜妃棂温柔的说。

    “你说得对。”

    随着时间的流逝,彼此是不是可以厮守一生的人,上天会给出答案。

    “不过,我也想去看看婧姨,要带点礼物吗?”

    姜妃棂捏着裙摆,低着头说话,脸蛋是粉色的,就像是蜜糖一样。

    “不用,你就是她这辈子,收到最好的礼物。”李天命道。

    这种情话,叫人浑身**啊。

    “那我呢?”小黄鸡不甘心道。

    “你?你可能是今天的晚餐——宫保鸡丁。”李天命鄙视道。

    “呵呵,重色轻友,品行下作。”小黄鸡蔑视道。

    他们又开始拌嘴了。

    姜妃棂微笑看着他们,满满的幸福,可都在心里呢。

    她在想呀,真的可以,就这样美好的走下去,等有那么一天,她穿着新娘的礼服,等着这个男人出现吗?

    可是,世间有那么多的变化,多少年后,心还是一样的吗?

    她不敢想,因为时间是最可怕的杀手,它能够杀死很多人。

    “哥哥,我们走吧。”她轻轻挽着了李天命的胳膊,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她永不畏惧那些流言蜚语,永不在乎人们的轻蔑、嫌弃、失望的目光。

    因为这个臂膀,很温暖,很有力量。

    附灵的时候,她看到了李天命的心,如此的蓬勃有力,如此的热血,如此的透彻。

    曾经这颗心伤痕累累,到处都是刀痕,而现在她看到是恢复和成长,他心里有个人,在修理着这一切。

    那个人啊,是自己呢。

    想到这里,她又想笑,又想哭,笑着的时候,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下来。

    “是不是觉得能挽着这么帅的男人的手,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所以感动哭了呢?”

    李天命一边走着,他眼睛看着前方,嘴角却勾起了一丝笑容。

    “那倒不是,我是听说卫菱萱在等你回去,想到你马上会被揍得七窍流血,我看你可怜,所以流泪了。”

    姜妃棂轻轻的擦去眼泪。

    她抬起头,看到了他的侧脸。

    那刚毅的线条,还有嘴角微笑的幅度,就好像在梦里出现过那样。

    “棂儿你放心。”李天命捏住了她的手掌,眼里满满都是信心。

    “今天,是我第一次带着你见我母亲的日子,我一定会保持体面,一根头发都不乱,你信不信?”

    “我不信。”

    “呵呵,你竟然敢如此蔑视我,等着被我打脸吧,到时候,你就知道脸蛋火辣辣的是什么感觉了。”李天命轻笑着说。

    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

    那种光泽,她感觉自己此生忘记不了。

    “可是,你舍得打我的脸吗?”她微微扬起下巴,微笑着看着他。

    李天命怔了一下。

    阳光下,她的脸庞实在太美了。

    他不曾想世界上竟然有如此艺术品,不只是美貌,还有那清澈却穿透心灵的眼神。

    “我舍不得。”他几乎丝毫没有犹豫。

    那一刻鬼使神差,他没控制住自己,低下头的时候,在她的侧脸上吻了一下。

    “哥哥……”

    哪怕只是一瞬间的碰撞,她的心都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触电是什么感觉?

    不过如此吧。

    “抱歉。”

    “没关系。”

    他们相视一笑,李天命终于明白。

    原来,恋爱是如此美妙的事情,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人这一生一辈子,能有几次啊。

    他们含情脉脉,目无旁人。

    于是乎,小黄鸡不爽了。

    “亲个脸蛋而已,瞧你们激动的,等以后干柴烈火、贴身肉搏的时候,岂不是乐得魂都没了?”

    那么美妙的氛围,让这句话破坏得一干二净。

    “草。”

    李天命火一样的眼神,几乎要烧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