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万古第一神 > 第148章 那年花开花木园

第148章 那年花开花木园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一樰继续说:

    “据我所知,天府卫家,是被圣天府直接选中,当上天府执掌家族的。”

    “他们只能通过我们监察使了解圣天府,所以,他们并不清楚天府更替挑战的具体规则。”

    “这一个漏洞,我们可以利用。”

    “但最关键的是,这毕竟是修改的规则,不能让圣天府知道,否则影响泷天子的名声。”

    “当然,这朱雀国是偏僻之地,常人根本不可能离开这里,更找不到圣天府去说理。”

    “这,也是我们选择这里的原因。挑战的细节,一切由我来写。”

    “只需要,林潇霆和月灵姬两人,去到圣天府不要乱说就可以了。”

    宋一樰说了很长一段话,极其威严。

    “监察使大人放心,我绝对只字不提。”林潇霆道。

    “对,我到了圣天府,也不会和任何人说我和泷天子的关系,修行,一切靠自己。”月灵姬道,她也是要强的人。

    “还有我呢。”林潇霆笑道。

    月灵姬脸色一红。

    长辈们都笑了。

    连两位监察使,都忍俊不禁。

    年轻,羡慕啊!

    “今天大家都聚在这里,那就商量一下婚礼、挑战的具体日期吧。”宋一樰道。

    “监察使大人,我得炼化海龙天柱,还有冲刺到归一境,才有进圣天府的资格。我有预感一个月内能完成。”

    “等我拥有八阶帝兽,再有归一境的实力,对天府更替挑战,也有益处。”月灵姬连忙道。

    这句话,她想很久了。

    反正,他们月灵家族还不算着急。

    而且,月灵姬不到归一境,副监察使也不能启程。

    “天府更替挑战,分为老中青三战,老一代,只有卫天苍和卫擎,我可以拿下。”

    “中一代,慕阳比较强,但是我儿子加月灵霄,还有我雷尊府其他人,拿下问题不大。”

    雷尊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一眼边上的李炎枫。

    李炎枫点了点头。

    到时候,他会出战。

    “至于青年一代,卫国豪等人,都是废物,只有一人需要对付。”雷尊道。

    “实力如何?”月灵鸿问。

    “便是沉渊斗兽中的李天命。”

    “他!”

    “对,他是卫天苍的外孙。”

    想起这个人,月灵姬的脸色就森冷了起来。

    “原来是他,那他死定了,等我伴生兽到了八阶,等我到了归一境,那天就让他上西天!”月灵姬道。

    “其实,也可以留给我,我和他,还有一些小恩怨呢。”林潇霆笑道。

    众人一看,又笑了。

    “只有那一个的话,那青年一代最没问题,稳拿一分,只要老一代,中一代,拿下一分就可以了。”靳一煊道。

    “依我看,三分都不是问题。卫天苍这老朽,为了女儿荒废多年,我早就可以弄他一次了。”雷尊笑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宋一樰道。

    “好了,那就决定,等月灵姬突破归一境,你们马上成婚,婚礼当天给卫家下战书。”

    “然后,第二天正式挑战卫家,拿下天府!”靳一煊做出决定。

    “月灵姬,争口气,不能耽误太多时间,尽量争取泷天子在半岛之地游玩的这段时间,突破到归一境,不然拖久了不好。”宋一樰道。

    “两位监察使大人,绝对没问题!”

    “很好。”

    “天府更替挑战,生死勿论,你们到时候,能杀几个就几个,尽量让他们没有死灰复燃的余地,否则躲起来,未来也是个麻烦。”宋一樰冷漠道。

    “那就,让他们卫家,死得一个都不剩下。”雷尊说完笑了。

    然后,众人举杯,欢声不断。

    ……

    花木园。

    这里是雷尊府环境非常不错的一处庭院。

    这里草木旺盛,鲜花如海,长年累月都有人搭理修建。

    雷尊府的下人们都知道,这里是林潇霆的未婚妻——沐晴晴的住处。

    沐晴晴在天府修行,很少回来居住,但她对环境要求比较高。

    就算不在,也需要将四处打扫干净。

    但是这些天,下人们被禁止入花木园打扫,他们只听说,是因为沐晴晴在沉渊战场受到了重创。

    花木园有一处湖泊,湖水清澈见底,水中有不少金鱼正在嬉戏。

    湖中央有一处亭子,亭子内,一个白衣女子正坐在一张古琴前,那纤细的手指,正在琴弦上弹奏。

    琴音悠扬缭绕,高昂激进,却又在某个时刻,陡然悲哀婉转,如泣如诉。

    叮!

    忽然,琴音一断,少女吐出一口黑血,落在琴弦上。

    她咬了咬牙,用衣襟擦掉,然后继续弹奏。

    “晴晴姐……”外面走进来一个素衣少女,她眼眶通红,显然已经哭了许久。

    琴音停了。

    沐晴晴扶着石桌站了起来,颤颤巍巍。

    “晴晴姐,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医师让你一个月不要下床。”林潇潇连忙上来,扶着了她。

    “潇潇怎么这么伤心呢?”她将林潇潇脸上的长发,拨到了她的耳朵上,柔声问。

    “没……没有……”林潇潇摇头道。

    “你就不会撒谎,是不是和哥哥吵架了?”沐晴晴问。

    林潇潇咬着牙,泪水控制不住,哗啦啦的流下来。

    “他们,他们太过分了!还有他!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林潇潇气得颤抖。

    “是不是,他要和月灵姬成亲呢?”沐晴晴轻声问。

    “晴晴姐怎么知道!”林潇潇本是不想说出口的,她怕沐晴晴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毕竟,她得到的打击已经足够大了。

    “正常,人世间的事,就是这个样子的。”沐晴晴惨然一笑。

    “晴晴姐,对不起,对不起,我左右不了任何人!”林潇潇抓住她的手,说话的时候,眼泪还在往下掉。

    “滚。”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她们抬头一看,一个蓝衣男子站在亭子外,目光之中雷霆汹涌。

    正是林潇霆!

    “哥!”林潇潇咬牙喊了一声。

    “滚出去。”林潇霆道。

    “你想做什么?还不够吗?”林潇潇责问。

    “我有话要和晴晴说,你别打扰,出去。”林潇霆道。

    “我不!”

    “来人,把潇潇撵出去,关半个月。”林潇霆道。

    很快就有几个府卫走出来。

    在雷尊府,林潇霆的地位高出林潇潇几个级别,府卫当然听他吩咐。

    林潇潇再挣扎,也让府卫给撵了出去。

    花木园之内,就剩下林潇霆和沐晴晴了。

    林潇霆看了她一眼,越过了她,走进亭子里,在旁边坐下,道:“弹一首。”

    沐晴晴目光有些呆滞,她艰难的移动脚步,回到古琴边,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古琴上跳动。

    一首动人婉转,歌颂爱情的曲子在花木园响起来。

    弹奏的时候,琴弦割破了手指,黑血粘在琴弦上后,就不怎么好听了。

    “晴晴。”他看着湖水里的金鱼,沉声喊了一句,打断了弹奏。

    “嗯。”

    “你伴生兽死了,灵源被废掉,你已经彻底是个废物,再无翻天之日了。”林潇霆逗弄着湖里的金鱼。

    “我知道。”

    “服气吗?”

    “服气。”

    “很好,你比谁都知道,什么叫做现实,对不对?”林潇霆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是的。”

    “你当初,踩着李天命攀上我。而现在,我踢掉你,和更优秀的女人成婚,这一切都很正常,对不对?”林潇霆问。

    沐晴晴低下头,手指上的血,继续滴在琴弦上。

    “对。”

    眼泪落下来,滴答滴答,落在琴弦上,和黑色的血水混在了一起。

    “你是成熟的人,不会幼稚吧,做人要学会认输,知道吗?”林潇霆不想看她现在的样子了。

    “知道了,霆哥。”她用手指去擦眼泪,结果黑血沾染在脸上。

    “可以,你很懂事。”林潇霆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和父亲说过了,以后你可以留在花木园,这里就送给你了。”

    “你可以种花、种树,可以弹琴,可以养鱼,可以做你所有想做的事情。日子会很舒服。”

    “但是,你不能离开这里。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你。”

    “等你去世后,准许你以我婢妾的身份,葬在我林家的墓园里。可能我下次回来,会去看看你。”

    谁都知道,她活不了太久了。

    “晴晴,我做了这么多的安排,你看,霆哥对你还算挺好的,是吧?”林潇霆的手掌放在她的肩膀上,微笑的着问。

    “是的,我死后,还能做霆哥的婢妾,真是太好了。”沐晴晴努力抬起头,笑容满面的说。

    可是她的脸,全是血迹,当然不那么好看了。

    “识趣就好,真的,我欣赏你。”林潇霆微笑道。

    “晴晴就是觉得有点可惜,因为霆哥修炼‘纯阳天雷诀’,归一境之前,不能近女色,所以一直没机会将自己送给霆哥。”她咬了咬牙,遗憾的说。

    “现在到归一境了。可惜晚了一步,你现在的样子,我没太大兴趣了。”林潇霆道。

    “是很可惜呢,那晴晴,就祝愿霆哥,洞房花烛夜,抱得美人归。”沐晴晴道。

    “你真这么乖巧的话,我成婚那天,你来看吧。”林潇霆满意道。

    “是,霆哥,我一定好好打扮,不给你丢人。”沐晴晴说。

    “嗯,主要是给你看看,我会用什么方法,弄死李天命,就算给你报仇吧。”林潇霆笑道。

    沐晴晴也笑了。

    只是,笑得有点难看。

    “记得那天好好打扮,但是不能抢新娘的风头。”林潇霆道。

    “好的。”

    “走了。”

    林潇霆心情不错,他挥了一下衣袖,扬长而去。

    他离开后——

    亭子之中,沐晴晴吐出一口黑血,彻底弄脏了一身白衣。

    她缓缓的蹲了下去,抱着膝盖,脑袋靠在柱子上,眼泪如决堤的洪水般流下来。

    砰砰砰!

    她一边用脑袋撞着柱子,一边哭得颤抖,甚至痉挛、抽搐。

    直到,把自己撞得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