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万古第一神 > 第161章 石门下的八个字!

第161章 石门下的八个字!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天命,去炎黄学宫门口一趟吧。”

    天还未破晓,便已经能听到天府外的炎黄学宫,已经人声鼎沸。

    今天,是两个家族生死对决的第一天!

    李天命从炎黄石旁边站起身来,外面不少天府弟子面色冷淡的看着他。

    消息已经传开了。

    父母长辈都说了,三天之后,天府要换主人。

    这三天,严禁和所有卫家的人接触。

    所以,当李天命从炎黄石那边走出来的时候,天府弟子们让开了一条大路。

    “去学宫门口看看,发生了什么。”

    “是你害死了她,你会遭天谴,李天命。”

    一些闲言碎语,都不敢说大声。

    她?

    李天命一路疾驰。

    到炎黄战场的时候,抬头一看,虽然天色还没亮,但是那坐席已经爆满,人声鼎沸。

    炎黄学宫的石门,是最热闹的地方。

    围观者里三层、外三层,将石门几乎堵死。

    他们痛心扼腕,议论纷纷。

    “铁定是被玷污了,羞愧自尽。”

    “再加上,林潇霆和月灵姬今日成婚,让她幻想破灭。”

    “太惨了。”

    “可恨李天命,害死了她。”

    “要遭报应,这三天,就是他遭报应的时刻。”

    当李天命来到这里后,多数人都以冷笑面对。

    昨晚大婚的细节传遍焱都,谁不知道,卫家已经穷途末路?

    监察使号称公平,可一个三岁小儿,都知道月灵家族能来到这里,都是他们一手操办。

    所以,卫家没有任何胜算。

    只能祈祷保住根基,减少死伤。

    李天命早已经和卫家绑在一起,就要面对这些幸灾乐祸的目光。

    屈服权势,乃是墙头草的本能。

    他们不会记得卫家为朱雀国做出过多少贡献,他们只知道,监察使要亲自做掉卫家。

    “让他进去!”

    “让他好好看一下,他做的孽。”

    “真是丧尽天良。”

    那些鄙夷的神色,其实格外可笑。

    听信流言蜚语,便以为知道所有真相,对于这种蠢货,何须浪费心神?

    无脑之人,最为低劣。

    当李天命穿过人群的时刻,他抬起头,看到炎黄学宫石门之下,一个白衣女子飘然在空中。

    她的眼睛,看向了炎黄战场的方向。

    仿佛,在等待这里一场好戏上演。

    她这个位置,是最好的观战位置,比焱都的人连夜争抢的位置都要好。

    可以把这三天的战斗,看得清清楚楚。

    李天命站住了脚步。

    三年前,她在林潇霆怀里娇羞的样子,和此刻的模样重合在一起。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真聪明,不敢再撑三天!”

    再撑三天,她就可以,活着看到林潇霆的下场了。

    她没等到三天后,但是她却选择在这个地点。

    “人死有灵,接下来三天,你还是逃不过报应,你就在这里,好好观赏。”

    从这一刻起,他和沐晴晴之间,彻底结束了。

    李天命没在沉渊斗兽亲手杀死她。

    那是因为这世界上,还有更可怕的惩罚。

    “很多人都不会明白,精神的折磨,比肉体的诛杀,更残忍。”

    “这个月,是我还给你的。”

    如果不是肝肠寸断,就不会以死解脱了。

    因果报应,妙不可言。

    他的目光,落在了石门下的地面上。

    这里有几个血字,是用鲜血写出来的——

    天命

    对不起

    我不配

    就这样,一共八个字。

    她道歉了。

    可惜,来得太晚了。

    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啊。

    人,一步走错,步步就错,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有人知道吗?”

    “对了,她不是李天命害死的吗?为什么要给他道歉?”

    “前些天不是在传闻说,三年前,是林潇霆和沐晴晴联手陷害李天命,林潇霆夺走了他的圣兽战魂后,才一飞冲天的吗?”

    “胡说吧,这你也信?”

    “那你说,这八个字,怎么解释?”

    有不少人亲眼看到,沐晴晴写出这八个字,亲眼看着她死在这里。

    只是,没人上前阻止。

    她油尽灯枯,走得很快,等有人靠近的时候,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其实说实话,真的有一定可能性,毕竟这些时日,我看李天命不像是那种低劣之人……”

    “那你的意思是,林潇霆是低劣之人?管好你的嘴,当然,想死就随便说。”

    正因为如此,很多人这样想,但是却不敢说出来。

    说出口也没意义。

    三天后,青年一代的战斗,李天命死定了。

    “李天命!!”

    身后跑来一个少女,她看着这一切,呆呆的跪在地上,脸色惨白,泪流满面。

    是林潇潇。

    看到这一幕,她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肩膀止不住的颤抖。

    她上前去,将沐晴晴放下来,抱在怀里,嚎啕大哭。

    “你害死了晴晴姐,你会遭报应的!”她冲着李天命,咬牙咆哮道。

    “潇潇,你是性情中人,雷尊府,就你一个好人。”李天命站在远处,目光淡然。

    “可你罪大恶极,罪不可恕!”林潇潇怒火燃烧。

    “你错了,你太年轻,还看不清楚这世界上很多事情。我问你,你哥哥,他死了没有?”李天命问。

    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

    林潇霆,为什么平白无故会死?

    所有人都不知道。

    只有李天命知道。

    因为,当沐晴晴给林潇霆敬酒之后,只有李天命,看到了她那轻蔑的笑容。

    他知道,她在酒水里,做了点什么。

    “你怎么知道,难道是你的安排!”林潇潇惊呆了。

    她都听到林潇霆的惨叫了,此后全府搜查沐晴晴!

    她不知原因跑了进去,却看到林潇霆面色惨白,跪地哭嚎。

    好像说,是断根散。

    好像说,是沐晴晴在婚宴的时候,给林潇霆满上了一杯酒。

    她有预感,她会来炎黄学宫,只是追来的这一瞬间,便看到了这一切。

    “你的意思,他死了?”李天命皱眉。

    这可不行,这太轻松了。

    “当然没有!”林潇潇怒道。

    “那,他哪里废了?”李天命问。

    沐晴晴要不是得手了,就不会在这里,走向生命终点。

    这场戏的导演,是沉渊斗兽没有了结她的李天命。

    “你别胡说!”

    林潇潇知道,这断根散的消息,关系到雷尊府的脸面,雷尊府一定会禁止宣扬。

    “你们这些人,都是魔鬼,你们迟早都会付出代价!”林潇潇道。

    “再过几年,你就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魔鬼。”李天命看着她年幼而仇恨的目光说。

    “晴晴姐……”

    林潇潇抱着怀中冰凉的女子,泪如雨下。

    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眼前的李天命,却不知道行踪了。

    他走了。

    “总有一天,我要为晴晴姐报仇!李天命!”

    她仍然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李天命在沉渊战场废掉了沐晴晴开始的。

    只是,当她抱着沐晴晴,准备离开的时刻,她忽然看到了地上八个血字。

    天命,对不起,我不配。

    林潇潇如遭雷击,待在原地。

    这是她的字迹。

    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的琴,婉转动人,她的字,娟秀灵动。

    无人能模仿。

    林潇潇不笨。

    这八个字,已经说明了三年前的一切。

    那一刻,她头皮发麻。

    原来,李天命说她太年轻,不是耻笑,而是实话。

    “这就是,因果报应,血债血偿吗……”

    她颤抖了。

    她终于明白,沐晴晴为什么,能够活着走出沉渊战场了。

    李天命原谅了吗?

    并没有。

    但,翻篇了。

    接下来,还有一道好菜。

    那道菜的做法,就和这道,不一样了。

    那是一条,

    大鱼。

    ……

    朱雀王宫,青鸾斋。

    寝宫内,大门已经锁死,门口戒备森严。

    一众禁卫军,将青鸾斋包围的水泄不通。

    宣王从外走了进来,站在寝宫面前。

    此时,寝宫内传来打砸声音,里面铁定乱成一片。

    “青儿,棂儿,别闹了。”宣王皱眉道。

    “王叔,让我出去!我要回学宫!”姜青鸾暴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别想了,陛下亲自吩咐,禁止你们两个出宫,这三天安心待着,等结果出来,有了分晓,你们才能离开这里。”宣王严肃道。

    “不行,至少棂儿可以帮助李天命!”姜青鸾怒道。

    另外一个女孩没有说话。

    可谁都知道,她的心,比谁都要急切。

    “帮?不能帮。”宣王沉声道。

    “为什么?别人都欺压到我们头上来了,我们和卫府世代交好,卫府有难,我们不出手相助,可还有朱雀王族的骨气?”姜青鸾愤懑道。

    “你说得轻松,但,我不能让你们连累王族,让王族那么多无辜的人,为了你们丧命!”

    “两位副监察使,摆明了就是要拿下卫府,月灵家族是他们的亲信。”

    “我们要是帮忙,他们就有借口拿下朱雀王族,让雷尊府称王了。”宣王摇头道。

    “不帮忙,他们也迟早拿下我们。还不如鱼死网破!”

    “你告诉我怎么破?你父王都被监察使挟持,王宫都不能回来,螳臂当车,没有意义。”

    “那就等死?”

    “至少不像你这样热血冲脑,你们两个老实点,这三天,哪里都别去。”

    宣王说完,转身就走。

    走的时候,还吩咐禁卫军,绝不能让两位公主出去。

    寝宫内。

    姜妃棂双手握着窗棂,看着窗外,目光里,展现了第一丝的凶光。
友情链接:合乐彩票  网信彩票  vip彩票  彩客彩票网  新宝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合发彩票下载  龙腾彩票  荣鼎彩官网  360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