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万古第一神 > 第174章 不断气,不结束!

第174章 不断气,不结束!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年前,圣兽战魂!

    那是林潇霆一飞冲天的契机!

    “圣兽战魂,本来为李天命所得?”

    “沐晴晴,曾经是李天命女友?”

    “当她知道李天命得到圣兽战魂后,将这消息告诉林潇霆,摇身一变,成为了林潇霆的女友?”

    “然后,设计陷害李天命,夺走圣兽战魂,处死他的伴生兽,让他沦为废人?”

    这样的说法,就在沐晴晴在炎黄学宫的石门的地上,写上八个血字的时候,就已经传遍焱都。

    而现在,当李天命当众逼问林潇霆的时候,人们再想起那八个字。

    当初的真相,快要浮出水面了。

    “原来,一直被诬陷的反而是李天命,真正的毒辣之徒,是林潇霆和沐晴晴!”

    “这两人,真是够狠的,亏我还嘲笑过这李天命好几次,真是罪过。”

    “他们,将所有人都蒙在鼓里,怪不得,李天命这么想要林潇霆的性命!”

    “抢走女友和圣兽战魂就算了,连伴生兽都处死,让人沦为废物,还强加污蔑。真是丧心病狂。”

    很多人看到林潇霆此刻铁青的脸色,都猜出了一些真相。

    断根散,让林潇霆被万众嘲笑,脸面无存,失去了男人的尊严。

    而现在,三年前的真相,又让他品行扫地,遭人鄙夷!

    若不是他还是圣天府弟子,其一身实力仍然强悍,怕是要被万众砸鸡蛋了。

    那林潇霆,握紧双拳,目光血红色看着李天命!

    他忽然笑了。

    “又开始编造故事了吗?就凭你,也能得到圣兽战魂?”

    “李天命,麻烦你下次编造故事,编出可信度来,否则,只会让人贻笑大方。”

    “你三年前侮辱晴晴不得,又在沉渊战场玷污她,导致她自杀。”

    “你这丧心病狂之人,竟然还敢在里,编造故事污蔑我!”

    “各位,你们竟然相信,这种颠倒是非黑白的鬼话?”

    林潇霆怒火中烧。

    他一万次想,早知道会有今日,当初就应该直接杀了李天命。

    只是当初,谁能想到这废人,还能卷土重来?

    让林潇霆这么一质问,人们毕竟没有证据,不好断定真正的真相。

    所以,圣兽战魂的事情,至今为止,没法水落石出!

    “大家被让慕阳吓住了,他也就只为卫府得到一分罢了。”

    “对,这和李天命,又没什么关系。”

    “我倒是更愿意相信,是李天命玷污了沐晴晴,才让她自杀。”

    人只要多,什么说法都会有。

    甚至有些人,已经选择性忘记,沐晴晴在石门下写的八个字。

    但,李天命只是随口说一声罢了。

    他知道,至少还有一半以上的人不信。

    毕竟,空口无凭。

    最迟不过明天。

    明天,李天命要这焱都所有人,心甘情愿,心悦诚服的相信自己说的所有话!

    林潇霆还在狡辩?

    那就让他,自己说出口。

    “李天命,明日青年一代对决,你会出战,对吧?”林潇霆冷声道。

    “卫家,只有我出战。”李天命道。

    “很好,我给你一个挑战我的机会,但要生死对决,只有一个人,活着走出天纹结界!”林潇霆眯着眼睛道。

    断根散泄露,那一刻万众嘲笑,那种屈辱,此生难忘。

    不杀李天命,无法泄愤!

    “求之不得啊!”李天命笑了。

    这,正是他想和林潇霆说的话。

    “还挺有狗胆。”林潇霆轻蔑道。

    哪怕雷尊府重创,哪怕他中了断根散,但是,他比李天命强无数倍的事实,不会改变。

    在场数万人都知道,李天命和他生死战,无非是找死。

    “你如何能保证是生死战,只有一个人能活着?”李天命问。

    “我们一起向两位监察使请示,在场数万焱都强者作证!”

    “明日生死战,只要不死人,请监察使大人,绝不开启天纹结界!”林潇霆狰狞道。

    “那我补充一点:只要你我其中一人,不彻底断气,就绝不开天纹结界。”李天命道。

    在断气之前,李天命可还要做不少事情呢。

    林潇霆这提议,他求之不得。

    “准!”

    监察使靳一煊的一个字,彻底引爆了战火。

    本来以为明天没什么好戏,很多人都准备走了。

    而现在,他们决定再留一天。

    “明天,倒是可以看看这林潇霆,怎么将李天命折磨死。”

    “他恐怕要将慕阳的仇恨和断根散的屈辱,全部报复在李天命身上。”

    “会凌迟处死?抽筋扒皮?”

    “期待啊。”

    “看来,圣兽战魂的事情,很可能是真的,要不然,李天命不会如此飞蛾扑火,就为了一个复仇的机会。”

    “此人,可惜了。”

    “他没办法,等林潇霆去了圣天府,他就一辈子没有报仇机会,所以才以卵击石。”

    “这气魄和胆量,倒是值得称赞。”

    “据说他能打败灵源境第九重,实力算非常不错了。”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拥有圣兽战魂,到达归一境的林潇霆,比他强大多少?”

    “林潇霆,至少归一境第二重以下,几乎都无敌。”

    “根没了,当了太监了,但是本事还在啊,哈哈……”

    这一天,彻底燥热了起来。

    在一个封闭的天纹结界之中,生死对决,断气为止!

    这是困兽斗。

    焱都数万人已经作证。

    到时候,会有多血腥、残忍、粗暴,可想而知。

    “等等,你们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忽然有一个面色冷淡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是月灵姬。

    她看向了李天命,道:“我已经突破归一境,沉渊战场,你靠着阴谋诡计的得罪过我,明天,我要先揍你一顿!”

    得罪?

    实际上,她真正不甘心的,是被李天命打败。

    现在,她修炼到归一境,而且还有八阶伴生兽‘风雪海灵龙’。

    此仇不报,不碾压李天命一次,她可不甘心。

    “这就没意思了,我要他以全部战斗力,来以卵击石。”林潇霆冷笑道。

    “放心吧,至少给你保留九成。我就只是让这李天命看看,谁,更强!”

    沉渊斗兽那一次被击溃,让她难以容忍。

    这个月苦心修炼,就是为了一雪前耻。

    否则,她堂堂圣天府弟子,连一个偏僻之地的李天命都打不过,怎么去圣天府!

    “那就可以了。”林潇霆笑了。

    他真是生怕,自己要慢慢‘品尝’的猎物,让月灵姬抢走了。

    “实际上,明天一战,月灵家族拿到一分,没什么悬念。”

    “灵源境第九重战斗力的李天命,比月灵姬都差了大一截。”

    “所以,他们两夫妻,都开始争抢猎物了。在他们面前,李天命就跟小白兔似的,他的下场,会有点惨啊。”

    “两夫妻?”

    “哈哈……”

    想起断根散,又是哑然失笑。

    “行了,散了,明天战!”

    闹到这时候,宋一樰沉声一喊。

    第二天的生死对决,正式结束!

    ……

    持续半个月晴天了,这一夜,忽然天降大雨。

    这不是普通的大雨,这是倾盆暴雨,甚至夹杂狂风和电闪雷鸣。

    焱都万家,都关门闭户,少有出门。

    这一夜暴雨,和三年前有些相似。

    雷尊府。

    雷尊府地势比较低,大雨下起来,很快便有不少积水。

    大雨之中,林潇霆跪在地上,浑身湿透,他已经在雷尊府最尊贵的别院之中,等了两个时辰。

    “监察使大人,林潇霆求见。”

    这是他第三次请见。

    但是,别院之中,仍然没有动静。

    大雨倾盆,林潇霆看着别院,目光血红。

    吱呀!

    忽然,大门打开,他脸上一喜。

    却不料,走出的是月灵鸿、月灵霄和月灵姬三人。

    “别浪费时间了,今天监察使大人不想见你,赶紧滚吧,不要不识相。”

    月灵姬翻翻白眼,不想靠近林潇霆,绕着他往外走。

    “为何?”林潇霆木然道。

    “你是想让监察使大人,为你斩杀慕阳,为雷尊府讨回公道吧?”月灵霄背着手,停下来说。

    “是。”现在雷尊府,只有他自己,才能求见监察使。

    “别异想天开了,慕阳不好收拾,是你们林家惹恼了他,大人不会为你们冒险。”月灵霄道。

    “我们惹恼了他?我们雷尊府,是为你们而战啊!”林潇霆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岳父。

    “那又如何?你们现在任务完成了,也就拿到一分。可以功成身退了,以后老实点。”月灵姬插了一句话。

    林潇霆脸色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们。

    “怎么,你该不会幼稚吧?林潇霆,要去圣天府了,可千万要成熟一点。”

    “雷尊府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所以,你要看清楚现实。”

    月灵姬微笑道。

    林潇霆呆立当场。

    这句话,怎么好像自己说过!

    “你说这种话,可曾念想我们已经拜堂成亲……”林潇霆瞪大眼睛看着她。

    这,还是那个成婚之前,和自己有无限遐想的女子吗?

    “你开什么玩笑呢?谁和你成婚了,林潇霆,记得以后别乱想,否则你命都会没有。”

    “我月灵姬,才不可能,和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成亲。”

    “你千万,别损了我的名声。”

    “要看清楚现实,听到没有?”

    月灵姬高高在上的看着他。

    这句话想说很久了,正好今天说清楚。

    “潇霆,没事,我们月灵家族和你之间,还是有友谊的。”

    “不过,那场婚礼,以后可不能当一回事了,知道吗?”

    月灵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我知道了。”

    林潇霆眼睛里血丝遍布,他屈辱、愤怒,撕心裂肺。

    可这一切,他们说的每句话,都很熟悉啊。

    “林潇霆,我和你撇清楚关系,你都和李天命立下生死约了,你该不会主动求死吧?”

    “如果你想主动求死,死在李天命手上,记得提前和我说,我就先宰了他。”

    月灵姬笑着说。

    其实,今天和林潇霆撇清楚关系又怎样?

    明天,还是稳拿一分。

    因为,在生死约定后,战败就是死。

    林潇霆,就算再伤心欲绝,他都不可能死在李天命手上。

    他就算生出,不想为月灵家族而战的情绪,那又怎样?

    还不是得卖命厮杀啊。

    “林潇霆,你是成熟的人,不会幼稚吧,做人要学会认输,知道吗?”

    月灵姬用手指,敲着林潇霆的脑袋说。

    重重的敲!

    敲得啪啪作响!

    林潇霆跪在地上,低着头,一动不动,涕泗横流。

    “你是成熟的人,不会幼稚吧?”

    “做人要学会认输,知道吗?”

    那一瞬间,一道惊雷,天地亮如白昼。

    画面之中,

    那个用手背敲击林潇霆脑袋的女子,

    一袭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