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万古第一神 > 第175章 李天命的身世

第175章 李天命的身世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哗啦啦!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

    狂风呼啸,电闪雷鸣。

    一声轰鸣,万物颤抖。

    哪怕门窗都已经关上,房间里的烛火,也都还在摇曳。

    李天命眼前,坐着一个二八少女。

    她青春年少,美肌玉肤,唯独只有眼神,看得出她是个长辈。

    今天,李天命想知道,他真正的父亲,到底是谁。

    卫婧已经做好坦白的准备了。

    “天命,我在破除小命劫后,就和父亲、阳哥说清楚了。”

    “但,因为这件事情很奇怪,很莫名其妙,甚至难以启齿。”

    “所以,我二十年前都实在不怎么该怎么和你外公说,现在要告诉你,我也有点头疼。”

    卫婧苦恼道。

    “事情都过去了,还苦恼做什么。”李天命安慰道。

    他知道,那件事情一定很难开口。

    要不然,二十年前,她直接和卫天苍坦白,就没这么多事了。

    更不用为了掩盖真相,为了让李天命能有一个身份,为了保住父亲的脸面,远走离火城,和李炎枫走到了一起。

    “当年,我年纪和你差不多,是天府天榜弟子,阳哥第一,我第四。”

    “一次历练,我单独去了沉渊战场的东神域。”

    东神域,在朱雀国东部,属于沉渊战场的朱雀国边界。

    “东神域,也有一座朱雀山,很高,那一次,我爬到了山顶,然后,遇到了他……”

    他?

    就是自己神秘的亲爹吧!

    “然后呢?擦出火花,干柴烈火?”小黄鸡凑了上来,兴致勃勃的问。

    “你一边去,别打岔。”李天命一巴掌把它拍飞。

    “他是谁,是怎样的人?”他急切的问。

    “我不知道啊……”卫婧苦笑道。

    “不知道?”李天命懵了。

    “很奇怪,他就是个影子,很模糊,看不见,摸不着,但有时候,又能碰见,是个活人……”卫婧苦思冥想道。

    李天命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二十年前说不出口了。

    因为,她所描述的这样一个人,说给任何人听,都会以为她可能是在被玷污后,自己胡编乱造。

    这要说给卫天苍听,如何启齿?

    要是有外婆在,恐怕还好,但外婆走得比较早。

    女儿和父亲之间,有些事情很难说通。

    而且,当时卫天苍一直在撮合她和慕阳。

    “然后呢?”

    “我觉得很有趣,很玄妙啊。我就和他聊天。”

    “他说,这是他生命里,最惨痛的一段时间,他被困在那个位置,很可能随时会丧命……”

    “他说很无聊,让我陪他说话。我那时候性格比较活泼,就开始聊自己的事情啊。”

    “其实,他是个挺好玩的人,很会讲笑话,还说自己是举世之中,最非凡的人物,特别会吹牛,和你现在有点像……”

    说起他的时候,卫婧好像挺开心的。

    “我吹牛?你别血口喷人啊。”

    李天命哭笑不得,自己这么老实的人,亲娘竟然认为自己喜欢吹牛。

    岂有此理。

    卫婧白了他一眼,继续说。

    “他说了好多玄妙的事情,让我相信他来自非常遥远的世界。”

    “他说凡人御兽师,可以成为‘圣’,可以延年益寿,活上千年,万年,甚至经历十二道‘生死劫’,可以成为上苍的神灵,俯瞰众生,永生不死……”

    “他还说,我像个小精灵?他一生征战,生死两茫茫,很少遇到我这种人?天真?纯粹?洒脱?”

    说完,她笑了。

    李天命也笑了:“这不会是你自己加进来,夸奖自己的吧?”

    “胡说,我是这种人吗?”卫婧道。

    “嘿嘿。”李天命和小黄鸡一起笑了。

    至于小黑猫,正在卫婧怀里呼呼大睡。

    这故事,还挺有意思。

    果然啊,这亲爹,是个神秘而有趣的存在。

    不过,李天命怎么觉得,这故事听起来,有点像是‘女文人’写得狗血爱情剧啊!

    一个霸道幽默的超凡强者,历尽沧桑。

    一个古怪精灵冒冒失失的乡下小妞,青春活泼。

    偶然相遇,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太他喵狗血了吧……

    “继续继续。”

    “那时候,反正也没什么事情,我就在东神域的朱雀山,一直和他聊天,偶尔玩玩游戏什么的。”

    “大概有二十多天吧,那时候觉得,他是个神奇的、高深、又风趣的家伙。”

    “那个年纪,挺喜欢这种人的……”

    李天命懂,少女嘛,大叔嘛。

    “不过,我并没做好准备和他发生点什么,毕竟,我和他的世界,总感觉很遥远,甚至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梦。”

    “可是有一天,他忽然很悲愤。”

    “他说,敌人找到了他的位置,他说他不甘心,就这样把一切,送给那些人。”

    “如果这一切,落入到他们手上,那么绝对会是一场灭世的灾难。”

    “可是,他根本无处可藏。”

    “说实话了,他很痛苦说这些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开玩笑吓唬我呢。”

    “所以我就说啊,有什么东西,我给你保存,绝对不让人发现。”

    “我万万没想到,这句话说完,就有了你了。”

    卫婧叹了一口气。

    “啥意思?”最后一句,李天命没听懂。

    “就是……他说,也许唯一可能的方式,就是通过血脉传承下去……”

    “然后呢……我还以为是开玩笑,所以就答应了。”

    “没想到,就那么发生了,我还以为是做了一场梦……”

    卫婧说起来,自己都迷糊。

    “血脉传承?我?”李天命一脸懵逼啊。

    “就这样,结束了?”

    “对,他把我送走,说要自己引开那些人。”

    “然后?”

    “然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卫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有点难受的。

    李天命有点懵。

    “你该不会遇到骗子,让人花言巧语给骗了吧,说不定这人就是个流氓采花贼啊。”李天命道。

    太像了。

    编造天马行空的故事,塑造自己的高深和幽默感,最后时刻以大义和爱感动少女,发动致命一击。

    然后,少女沦陷了。

    “你瞎说,我知道不会的,你没见过他,就不知道他有多么特殊。而且,他确实喜欢我。”卫婧笃定道。

    “没救了。”李天命头疼道。

    “不然呢,你以为你伴生空间里十颗蛋,是怎么来的?”卫婧瞪眼道。

    太古混沌巨兽!

    李天命一惊。

    是太古混沌巨兽,改变了他的命运。

    这就是说,卫婧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太古混沌巨兽有多可怕,这个男人,他的背景就有多神秘。

    而追杀他,毁掉他的人,又是谁?

    李天命不开玩笑了。

    他总算知道,自己的身世了,果然和太古混沌巨兽有关系。

    “他说,如果他还活着,一个月之后,就会来找我。”卫婧低头道。

    她回到卫府,开始等待。

    一个月,没人。

    两个月,没人。

    三个月,仍然没人,而直到她那时候,她才确定,自己怀孕了。

    “说明他死了?”

    “也许吧,也有可能如你所说,他骗了我。”

    “他什么存在啊,骗你一个乡下姑娘。”李天命笑道。

    “谁知道呢?”卫婧无奈一笑。

    前因后果,就这么多了。

    至于他死没死,谁都不能确定。

    “但是当时,我心慌意乱,觉得他没按时来找我,肯定死了……”

    “所以我那时候很混乱,很害怕,那时候,阳哥对我也不错,但自小一起长大,还是有一点太熟悉了,反而不大习惯。”

    “而且,我肚子里有你,就更不好交代了。”

    “我试探了一下你外公,发现他根本没法接受,我在卫府生下一个孩子。”

    “我那时候,就想让你出世,我又不能让阳哥帮我,因为会伤害他……”

    “肚子大了,总会掩饰不了,所以我本来就准备,离家出走,先消失一段时间。”

    “正好那时候,李炎枫又在追求我。”

    “而且,他不知道怎么看的,竟然看出我怀孕了。我那时候很怕他到处乱说。”

    “一旦让外人知道,你外公肯定觉得很丢人。”

    “而且,我等了那个人三个月了,他一直没出现。我已经掩盖不了你的存在了。”

    “有一天,李炎枫提出,只要我嫁给他,他可以当你爹,我知道他是看上我卫家的权势。”

    “他和我,算各取所需吧,因为我最想的还是留在焱都,能把你生下来。”

    “所以我承认,我最后是有点混乱,我就答应他了,那时候想的就是把你生下来再说。”

    “我就是没料到,你外公看到李炎枫后更生气,直接把我们轰出焱都。”

    “如此一来,李炎枫想攀附卫家的念想没了,更想不到,你出世后,我直接就得了小命劫,他什么都没图到。”

    “只是,他早就宣称你是他的孩子,后来也就不好改口了,不然说出去,又惹人笑话。”

    “就这样,你在离火城,长大了。”

    “而我,也阴差阳错,在离火城,过了二十年苦日子……这些事情想起来,真是让人头疼……”

    听完她说了这么大一堆,李天命才总算整理清楚,关于自己身世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简而言之,她阴差阳错,遇到了,甚至喜欢上了一个非凡的人,自己的亲爹。

    只是这亲爹,杳无音信。

    她只想把自己生下来,可没有夫君就生子,这对卫天苍的名声是个巨大打击。

    她也不想亏待慕阳。

    而这时候,冒出一个李炎枫,巧合之中看出她的身孕,更猜到她的困境,所以想以此攀上卫家。

    两人各取所需,做了约定,却漏算了一点。

    卫天苍早想撮合弟子和女儿,忽然冒出一个李炎枫,还让女儿怀孕,简直滔天大怒。

    他直接把他们赶出焱都。

    就这样,到了离火城,她生子得小命劫,而李炎枫此后自己奋斗,当上城主。

    因为面子问题,他们母子在离火城留下来了。

    李炎枫自己娶妻生子,互不影响。

    因为小命劫,因为卫天苍的愤怒,所以卫婧这二十年,哪里也去不了,就废在离火城了。

    “二十年,他都没再出现过,我越来越老了,甚至觉得那可能就是一场梦。”

    “或者说,对方就是个无情的人,欺骗了我,所以,我就想着这一生,就在离火城结束好了。”

    “他,就好像是一个遥远的梦,越来越远。”

    “我也慢慢,去体量李炎枫,毕竟当了二十年明面上的夫妻了。他曾经对我,也有一些感情吧。”

    “可是,你也知道,他因为这些事,愈加觉得憋屈、愤怒,直到雷尊府给了他橄榄枝,他把我们赶走了。”

    “所以,他这个人,我也是一言难尽,不管怎么说,至少让我们这二十年,有一个着落吧。”

    至于城主夫人的身份,说实话,一天都没真正拥有过。

    李炎枫,为虎作伥,为雷尊府废掉了卫子锟,碾压卫天雄,最后却被辰圣废掉了。

    卫子锟,是卫婧的亲弟弟。

    这些因果,一言难尽。

    李天命总算知道,她为什么要瞒着自己二十年了。

    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存在了。

    “娘,我都明白了。虽然这二十年过的很艰难,但现在,总算守得云外见月明了。”李天命道。

    “是啊……”

    窗外暴雨,而房屋之内却无比安宁。

    “你还期望,他有一天能回来吗?”李天命问。

    “谁?”

    “你说的他啊。”

    “不期望了,放了我二十年鸽子,有多远,滚多远,这个坏人。”卫婧恼怒道。

    李天命笑了笑。

    总算整理清楚这些陈年往事了。

    多了一个,给了自己太古混沌巨兽的爹。

    那么接下来,该为明天一战,做最后冲刺了。

    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卫婧忽然道:

    “天命,如果有一天,你能碰到他,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你父亲。”

    “怎么说?”

    “因为,他和你一样,也有一条黑暗手臂。”

    “有六边形的黑色鳞甲,掌心,有一只眼睛。”

    “还有,你不用改姓,因为,他也姓李。”

    卫婧认真说。

    “叫什么名字?”

    “李慕阳……”她头疼道。

    “啥?”李天命又懵了。

    “你别想太多了,就是个巧合,和你阳叔没关系。”

    李天命跪了。

    一个慕阳,一个李慕阳。

    这名字,真特么……

    巧。
友情链接:多多彩票网址  中华彩票平台  南国彩票官网  好运来彩票  U彩彩票  秒速飞艇官网  亚投彩票  秒速快三平台  全中彩票注册  华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