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万古第一神 > 第185章 雷尊林兆之死!

第185章 雷尊林兆之死!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深夜,雷尊府。

    雷尊府溃败,家族支柱倒塌,树倒猢狲散,如今连守卫,都跑了不少。

    没落的家族,不会有人留恋。

    甚至,几个时辰前,还发现了偷盗、烧杀等事件,让此刻的雷尊府,简直乱成一锅粥。

    白天的雨势已经减少了许多,但仍然有淅淅沥沥的雨滴落下。

    平日灯火辉煌的雷尊府,今夜一片昏暗。

    往日欢声笑语,意气风发,如今就剩下不少人,在角落里哭哭啼啼。

    雷尊府的侧门外,站着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用宽大的雨衣,挡住了自己的面貌。

    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匕首,藏在衣袖里面。

    吱呀一声,雷尊府侧门打开。

    “枫哥……”

    一个妖娆的女子,笼罩在黑衣之中,撑着一把伞走了出来。

    “枫哥,你还好吗?”柳卿眼眶通红。

    “嘘,跟我走。”

    黑衣人笑了一下。

    侧门已经打开了,他自己走进了雷尊府,柳卿跟在后面。

    黑衣人很熟悉雷尊府,走得轻车熟路。

    偌大的雷尊府,一片混乱,根本没人管。

    “枫哥,我怀孕了。”柳卿停住脚步,涕泗横流。

    “那是要和我走,还是打掉,留在这里?”黑衣人回头问。

    他的眼睛,在黑暗之中颤抖。

    但,他握紧了手里的匕首。

    “你还是打掉吧,我如今是个废物,身上的力量会继续消散。”

    “不到一年,我恐怕就是个凡人了,配不上你了。”

    黑衣人咬咬牙说。

    “枫哥,你进来,到底想做什么?”柳卿没有回答,反而颤抖问。

    黑衣人笑了一下。

    “我确认一下,雷尊是不是在茅屋,而且伴生兽在坤雷殿治疗,甚至,他把旁人都赶走了?”黑衣人问。

    “你怎么知道?”柳卿瞪大眼睛。

    “我跟踪一天了,花钱问了不少跑路的守卫。”黑衣人咧嘴一笑。

    “枫哥!你别糊涂!”

    “你在这里等我。”

    他隐没到黑暗当中。

    柳卿挣扎而痛苦,跟在了他的身后。

    转眼,到了雷尊静养的地方!

    雷尊昨天重创,今天更是伤心欲绝,整个人已经快废了。

    他不只是被破灵源,而是腹部被幻灭一剑穿了一个洞。

    但是,他仍然发脾气,赶走了所有人,回到了自己的茅屋里。

    黑衣人,站在茅屋门口。

    “我死,他死,你选一个?”黑衣人说。

    “你只需要喊一声,我就死了。”

    “你不喊,我就继续。”

    “你自己决定。”

    说完之后,他轻轻推开门进去。

    那个女子,站在雨帘之中,泪如雨下。

    她捂着嘴,没有喊出声来。

    茅屋之中,一个老者趴在地上,地上满是血迹。

    屋里酒气冲天。

    酒和血的味道,混在了一起。

    他重创垂死,竟然还喝酒,更可笑的是,还赶走了所有人。

    现在,他趴在地上,连动弹都难。

    “这种时候,你的伴生兽,都在‘坤雷殿’,让兽医师治疗,而你灵源被废,还在这里酗酒。”

    黑衣人笑了。

    从炎黄战场跟出来,他对雷尊府的一切,了如指掌。

    “林兆,我曾屈服于你,但我李炎枫,最看不起的,便是你这种人。”

    “阴险、狡诈、算计,暗地里害了多少人。”

    “你自以为,你雷尊府一族,世代传承,子孙就应该,享尽荣华富贵。”

    “所以,就算我比你几个儿子都强,你仍然看不起我,仍然当我炮灰,当我走狗!”

    “这些都无所谓,我心里清楚,这就是你们的傲慢。”

    “但,你们一家,千不该,万不该,在我刚战败的时候,就让我滚,让我脸面无存,当我当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我李炎枫,很不爽!”

    “你们这群鬣狗,能生又怎样,子孙多又怎样!”

    “让我不爽,让我怄气,让我不服,我便让你,睁开狗眼看清楚!”

    “看你林兆嚣张了一辈子,死在谁手中!”

    外面,柳卿捂着嘴,还没有大喊。

    而这一切,都是李炎枫心里默念出来的。

    他刚走进来,动作就比谁都狠辣。

    他身上,还有大概灵源境的力量。

    灵源境,对付一个垂死且酗酒大醉,丧失神智的老头,轻而易举!

    那一刻,他的匕首,直接扎进那老者的胸口。

    “呜呜!”

    雷尊陡然睁大眼睛。

    雷霆一闪。

    雷尊看见,眼前的黑衣人,脸上满是痛快的笑容。

    “林狗,看清楚,我是李炎枫。”

    他笑了。

    林兆瞪大眼睛,匕首抽出来的那一刻,他死不瞑目。

    结束了。

    李炎枫站了起来。

    他回过头,门口那个女子,捂着嘴,脸色惨白的看着自己。

    “你怎么不喊?”

    他就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

    他完全做好了她大喊大叫的准备。

    甚至,她自己都能阻止他,只是会闹出动静。

    闹出动静,李炎枫还是死。

    所以,答案就是,她不想让自己死。

    李炎枫怔住了。

    那个女子,呆呆的看着自己。

    “所以,你的决定是,想跟我走,想把孩子生下来?”李炎枫瞠目结舌问。

    他,已经废了啊!

    他都做好死的准备了。

    “枫哥,我喜欢你。”她咬牙说。

    也许一开始,是为了家庭和弟弟在雷尊府的地位。

    是一场交易。

    而现在,不是。

    李炎枫笑了。

    “我何德何能啊……”

    他已经,做好沦落一生的准备了。

    哪里想得到,这样的下场后,竟然还有一个她,心里还有自己。

    “我李炎枫,这辈子,输过,怒过。”

    “我对过,错过。”

    “我窝囊过,也算辉煌过,我还杀了雷尊。”

    “而这一切之后,我还有你。我真是,赚了啊。”

    不但有她。

    还有一个孩子。

    他一辈子,没爱过人。

    离火城的妻妾,不过是生育工具。

    而现在,他选择和她,远走高飞。

    赚了。

    大赚,特赚。

    从此,安心当个废物,当个农夫。

    没人会知道,这个农夫,

    杀死过雷尊。

    ……

    这一次出门,又不是不回来,所以李天命在回卫府的路上,就和母亲分别,离开焱都。

    他已经等不及,前往那个地方了。

    朱雀王宫那边,朱雀王估计还在挣扎,但棂儿估计会说服他。

    李天命不敢去打扰,他生怕惹烦了朱雀王,就不让他带走姜妃棂了。

    他拿着一个血色的瓶子酒壶,离开了焱都。

    焱都外,云青山上。

    金羽,就葬在这里。

    他这些年,一直没来,因为他说过,下次若来,便要一起,痛饮仇人血。

    一块木质的墓碑,如今已经斑驳。

    上面青苔遍布。

    当年李天命用血写下的‘兄弟金羽之墓’,已经淡去了。

    他来的时候,想过把它转移到卫家的陵墓去。

    可如今看,这里山清水秀,也许它更喜欢。

    “金羽,我来了。”

    他带来了林潇霆的血。

    就如曾经立誓那样,撒在了它的坟前。

    这两天,李天命一直留在这里。

    李天命和它聊了很多很多。

    哪怕它听不见。

    可是,李天命觉得,它一定会知道,他们已经,报仇雪恨。

    “今日一别,不知道何时,我才能回来看你。”

    “下次,一定给你带来更好的消息。”

    “甚至,说不定我已经成亲、生子。”

    “金羽,你在另一个世界,一定要幸福、快乐。”

    “先约定好,来生,咱们还做兄弟。”

    “再见。”

    他在这里呆了接近三天。

    有无数的话,想和金羽说。

    以天为被地为席,就像曾经那样,卧榻长谈。

    明天,便是那两位副监察使借走自己的日子。

    李天命回到焱都。

    刚进城门,他遇到了一个少女。

    那少女身穿素色长袍,坐在她的伴生兽‘三色雷溟鸟’上,正准备要走。

    “潇潇,去哪里?”

    林潇潇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三色雷溟鸟冲天而去,远离焱都。

    那个方向,是朱雀国以北。

    李天命理解她。

    她恐怕,自行选择离开焱都,去远方茫茫天地。

    生死难料。

    她肯定怨恨自己。

    可更难受的是,林潇霆、沐晴晴有罪在先。

    雷尊府林兆、林天鉴,同样狼子野心,先谋害卫家。

    “有缘再见吧。”

    但很显然,不会再见了。

    走进城门后,李天命听路上的人,谈起了自己去金羽墓碑那边这两三天内,发生的两件大事。

    第一件:他听说沐晴晴的天师柳雪瑶,被废掉了天师职位,赶出了炎黄学宫。

    慕婉,则正式成为天师。

    这,也是柳雪瑶的报应。

    第二件:他还听说,雷尊被人暗杀,凶手不知道是谁。

    但是,雷尊府柳卿失踪了。

    “柳卿?”

    说起她,李天命不得不想起李炎枫。

    他忽然想起来,当李炎枫战败的时候,雷尊府的冷漠,让他非常愤怒。

    “雷尊,不会是他杀的吧。”李天命越想越像。

    “杀完,和柳卿远走高飞?”

    “他有这种魅力?”

    李天命想不通。

    不过,一怒之下,敢杀雷尊,确实够狠。

    这家伙,也是一条真汉子,一身天赋却没有靠山背景,憋屈太多年。

    “杀给我看的吗?”

    李天命笑了。

    他和这个男人之间,彻底结束了。

    ……

    转眼之间,李天命返回天府。

    他不知道,卫天苍、慕阳和卫婧,都在着急等他!

    “天命,你可回来了!”

    “你这家伙,怎么到处乱跑啊。”卫婧郁闷道。

    李天命说他去祭拜金羽,但是他没说清楚,到底葬在哪个位置……

    “有什么事情吗?”李天命问。

    “当然有事情,都找你两天了!”卫婧道。

    李天命本以为,留一天晚上告别就足够了呢。

    “什么事情?”李天命愣住了。

    “你跟我回卫家,去见两个人。”

    “见完这两个人,你再决定,要不要去圣天府。”

    李天命奇了怪。

    他都已经答应那两位副监察使了。

    明天,就要启程了。

    这时候见个人,怎会动摇自己去圣天府的决定?

    而且,要是这样戏弄监察使,他们岂不完蛋?

    一路加速,跨过石桥,卫府已经到了。

    李天命来到了天之殿。

    天之殿内,卫天苍坐在侧位。

    他本来的位置,是在天之殿最上首。

    但现在,这个位置,让别人所坐。

    这说明来人的身份,比卫天苍高。

    可是,朱雀国,除了那两位监察使,哪里还有比卫天苍高的人?

    李天命抬头一看。

    那是一个,

    老太婆。
友情链接:平安彩票平台  搜狐彩票官网  欢乐生肖平台  JDB彩票  乐八彩票  智慧彩票  乐天彩票  亚洲彩票平台  蚂蚁彩票注册  新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