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万古第一神 > 第403章 小阳回来了?

第403章 小阳回来了?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麒麟古族的宗府城,有内城和外城之区分。

    内城分成了七个宗府,墨麒麟族所在的‘墨家宗府’便是其一。

    宗府城很大,除了建筑,还有诸多山水,整个宗府城的范围和东皇宗差不多。

    太阳飞盘在天上飞驰,到达墨家宗府后直接落下。

    眼前是一座墨绿色的石门,恢弘霸气,比太皇九重门还要高,而且还有数十条圣天纹游走其中,让这石门在的夜空下闪耀光芒,十分绚丽。

    石门内,墨家宗府万家灯火,看起来人丁兴旺,起码有一万以上的府邸。

    李天命估计,这四十年来麒麟古族虽然有衰弱,但也只是对这四十年内出生的年轻人而言。

    四十年时间,许多长辈修为慢慢成形,哪怕修行时间少,不至于被拉开太大差距。

    光是墨家宗府就有数万家庭,那这麒麟古族,比自己想象之中还要大。

    “墨雨!”

    到达之后,崇阳太上冲着里面喊了一声。

    不久后,夜色之中,有一个身穿墨色长裙的美妇飘摇而来。

    她的皮肤尤其的白,身姿保养很好,但从眼神看,她的岁数,恐怕和这三位太上差不了多少。

    “墨雨太上!”云蓁蓁连忙行礼。

    “三位不是去追人了吗?”墨雨应该是天之圣境,随意就能够在空中飞驰,落在他们眼前。

    “李慕阳在卡轮回结界的定位时间,将我们耍得团团转,人是追不上了,不过,我们有新收获。”崇阳太上道。

    “什么收获?”

    “私下说。”

    他们两人在边上迅速交流了一下。

    从始至终,墨雨的表情都非常震惊,看了李天命好几次。

    “不能杀,不能重伤,不能伤及根本。我担心十方道宫找麻烦。”

    “明日施加一世咒,然后丢进燃魂炼狱就可以了。李慕阳要是不来,再想其他办法。”

    崇阳太上沉声道。

    “知道了。”墨雨眼神变换,看着那白发少年,神情有些复杂。

    “李慕阳的家里还有人活着吗?”崇阳问。

    “远房的关系有不少,但是比较亲的话,就剩下一个老人了。住在墨山上。”墨雨道。

    “那就给他安排到那里就行了。”崇阳道。

    “我有一个问题,上古皇族若是知道他的存在,不会直接来带走他吧?”墨雨道。

    “我也不知道,轮回镜面刚出现的时候,我就禀报上古皇族了。但据说古之大帝授意我们麒麟古族自己擒拿,将功赎罪。”

    “毕竟,当初古之大帝毁掉了李慕阳的圣宫命泉,他早就没当年修为,不然也不用潜藏四十多年。”

    崇阳太上道。

    “若是上古皇族要这孩子呢?”

    “那只能给他们了。”崇阳道。

    “他又是李神霄的后人?怎么身份如此复杂。十方道宫真的知道他的存在?”

    “明天正式公布,先下一世咒,再看十方道宫的反应就知道了。”崇阳道。

    “对,同时也能看看,上古皇族那边是什么反应,毕竟这孩子,身份太奇怪了。”墨雨道。

    “什么都让他一个人牵扯上了!我听那个去东皇境的小辈云蓁蓁说,东皇境李氏圣族,有一个叫李无敌的人,以毒龙刺修行,渡劫十四年破劫,成就‘七劫轮回之体’,直冲天之圣境。”崇阳皱眉道。

    “开玩笑吧,怎么可能有七劫轮回之体?”墨雨太上呆滞问。

    “千真万确。她还说这李无敌,是这小子的父亲,我逼问这小子,才知道原来是义父。”

    “十方道宫准备怎么看待这七劫轮回之体?”墨雨问。

    “以李神霄在十方道宫历史上的地位。我估计会吸纳。而且会着重培养。这也是我头疼的一点,这小子又和那李无敌扯上了关系。”

    “要是十方道宫要带走他呢?”墨雨问。

    “肯定不给啊,这是我麒麟古族的后裔,凭什么给他们?”崇阳道。

    “他也是李氏圣族后裔。”

    “那就看谁先抢到了。很明显,我们抢到了。而且,一世咒是古之大帝的惩戒,十方道宫绝对没法说。”

    “五劫轮回之体,一世咒是在压制他的天赋,对其修为天赋会产生很大影响,一世随行。”墨雨目光怜悯。

    “你想什么,这都是给他爹赎罪,就算我们最终放了这孩子,他迟早得被人毁掉。不信你看着!”崇阳微怒道。

    “成!”墨雨不再多说。

    他们悄悄话说完了,墨雨走过来,朝着李天命招招手,道:“跟上。”

    李天命看了一眼云蓁蓁和君念苍,便转身踏入墨家宗府。

    崇阳、景月、零星三位太上,转身就走。

    “三位太上……”云蓁蓁轻声喊道,有点紧张。

    忽然一个令牌砸了上来,云蓁蓁连忙接住。

    “靠此令牌,去‘天兵阁’领取三十条以下圣天纹圣兽兵一份。”崇阳太上道。

    “是,多谢三位太上!”云蓁蓁兴奋道。

    果然,这是重重有赏,无意间通报一个消息而已,确实赚大了。

    三位太上瞬间不见了。

    云蓁蓁很高兴,但是君念苍却目光忧郁,这些天,他一直都是如此。

    “怎么?战败给他很难受?他毕竟用了燃魂书,你看开点吧。”云蓁蓁道。

    君念苍摇摇头。

    “哦,那就是为你圣天府覆灭而痛苦,你不是以你爹之子为耻吗,现在又伤心了?”

    “你不懂,我们一家,就剩下我自己了。”

    圣天府,他们君家败得实在太惨了。

    “另外,我逐渐看不到,能够为泷儿复仇的希望了。”君念苍闭上眼睛道。

    “想什么呢你,没听明白么?他是罪人之子,不用你动手,他的下场,会比你想象中要惨得多,不信你看着便是。”云蓁蓁道。

    “是么?”

    “接下来你怎么打算?”

    “回十方道宫修行。”君念苍道。

    “然后呢?”

    “看看吧,看能不能有一天,亲手为泷儿复仇。甚至,回去东皇宗,把我们圣天府失去的,夺回来。”

    “你不是向往逍遥自在吗?”

    “没资格了,背负血海深仇,已经不共戴天。”

    说到最后,他声音哽咽了一下。

    “行吧,我送你出宗府城。”

    “好。”

    “另外,最后把月灵泷忘了吧,你懂我的意思吗?”

    “嗯?”

    “你没想过,你就帮过我一次,我为什么大老远去东皇境找你吗? ”

    “我……”

    “她死了,我很爽,呵呵。”

    ……

    “太上!”

    沿路上,好多人都对墨雨行礼,礼仪非常周数。

    还有一些麒麟圣兽,或是在玩闹,或是趴在地上,百般无聊。

    “太上,此人是谁?”

    “他这左臂……”

    “他是不是和李慕阳有关系?”

    很快就有不少人包围而来,脸色阴晴不定的问。

    “别问了,明天有全族大会。”墨雨道。

    “是!”

    “都散了,别跟着。”

    “是!”

    她虽然带走了李天命,但墨家宗府,还是有不少老少,驻足在原地。

    很安静。

    但,李天命回头一看,那是无数汹涌的、仇恨的眼神。

    如同暗潮汹涌。

    ……

    穿过这稍微密集的各家府邸,沿着一条小路上山,不远处的山间有一座古老的庭院。

    庭院里亮着一盏孤灯,灯火摇曳,和山下的灯火通明没法比较。

    转眼之间,他们就已经来到这庭院前。

    “太上,这里是?”

    “你以后若是能从燃魂炼狱里出来,平日里歇息的地方。”墨雨道。

    “明白!”看着这破旧的草屋,李天命感觉其实还好,这恐怕是他未来的新住处。

    远离喧嚣,不错。

    但,他估计回来的时间不会太多。

    为了把李慕阳逼回来,他们肯定会让自己,长时间在那什么燃魂炼狱里呆着受罪。

    “你爷爷和太爷爷一辈,基本上都走得比较早。里面有一个老人,是你爹的二大爷。他算是你父母外,唯一的亲人了。 ”墨雨道。

    李慕阳的二大爷?

    大爷,是他爷爷的兄长。

    李天命数了一下,那不就是自己的二太爷?

    真老啊。

    毕竟,李慕阳算起来,都八十了吧?

    这货当初果然是老牛吃嫩草!

    “你确定不改名字?”墨雨凝视他的眼睛。

    李天命摇头。

    她抿抿嘴,打量几眼,道:“你和小阳长得挺像的。”

    “小阳?”

    “就是你爹。”

    “哈哈。”李天命忍不住笑了。

    “你现在什么境界?”墨雨问。

    “天意境第四重。”

    “不对吧,我感觉,你不止这个境界。”墨雨道。

    “那您往上加几重也行。”

    “……”

    她有点好奇了,这孩子面临几个庞然大物之间的倾轧,他不怕吗?

    “你是五劫轮回之体,为何修行境界不高?”墨雨再问。

    “修炼得晚。”

    “多晚?”

    “十几岁吧。”

    “你父母没管?”

    “没。”李天命撒谎道。他现在想把这里的漩涡扯远,不要靠近卫婧。

    “可惜了,施加了一世咒,到了燃魂地狱,你天赋被抑制,以后也快不了,没机会赶上同龄人了。”墨雨微微叹了一口气。

    她怕了拍李天命的肩膀,欲言又止,然后转身离去。

    “乱跑没用,你离不开墨家宗府。好好呆一晚上。”

    “明天,整个麒麟古族,都会认识你。”

    说完,她飘然而去。

    李天命站在这半山上,这个位置,可以看到这偌大的宗府城。

    那是数十万的灯火辉煌,而在最中央的位置,那里火光冲天,将夜晚烧得如同白昼!

    “那里一定就是燃魂炼狱!”

    他目光灼灼。

    就在这时候,庭院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小阳,小阳,是不是你回来了啊?”

    一个双目失明的佝偻老人,穿着一件汗衫,一条短裤,拿着一根拐杖,摸着墙壁,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