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万古第一神 > 第425章 杀人偿命!!

第425章 杀人偿命!!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刻钟后——

    下层燃魂结界。

    说实话,光是这里的温度已经非常高,寻常地之圣境,都很难在这里长久逗留。

    这说明,燃魂火山内的燃魂族,若是能生存下来,要么是体质变化,要么是能以天纹结界阻隔温度。

    虽说这两万年来都让燃魂结界灼烧魂灵,但毕竟神纹师一族的底蕴在。

    站在这最下一层燃魂结界往下看,映入眼帘的就只有黑红色的浓烟和火光。

    燃魂火山里面绝对是一个熔炉,人间地狱,已经不足以形容其可怕!

    白子矜看了一眼,不禁有些头皮发麻。

    她都想不通,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那传说之中的燃魂族,如何能生存传承下来?

    更难受的是,她在这喊了半天了,也没见李天命上来!

    她的声音没法穿透这下层燃魂结界,且里面一定充斥各种灼烧的声音。

    “这下层燃魂结界能打开吗?”白子矜面如寒霜问。

    在她面前,听闻李天命出事,麒麟古族好几个太上都过来了,麒麟王也有二十多位。

    方才镇住云飞尧的,便是一位麒麟王。

    “不可能,只有古之大帝能打开这一层燃魂结界。”崇阳太上目光炽热道。

    他到来至今,双眼一直盯着下方的燃魂火山看,脸色阴晴不定。

    “那李天命怎么下去的?”白子矜头疼道。

    “我们也觉得匪夷所思,听他们说,李天命以古魔臂撕裂了燃魂结界。”崇阳说话的时候,看了云飞尧一眼,这一点,云飞尧确实看得最清楚。

    “李慕阳也有这手臂,他可曾撕裂过?”

    “那时候我们麒麟古族的宗府城不在这里,而在神都核心,他应该没来过此处。”崇阳太上道。

    “那现在你们说怎么办?”白子矜焦急道。

    她不知道李天命是否能承受燃魂火山,更担忧他碰上燃魂族,这下急得她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白姑娘,真没办法。就算你爹来了也一样。”

    “我们只能看这李天命,自己能不能爬上来。他能下来,按理说自己也能上来。”

    墨麒麟族的墨雨太上摇头叹气道。

    “都怪这两个无脑蠢货。”白子矜气得发抖。

    “你说什么!我女儿给李天命所杀,此子死有余辜,让他承受燃魂族之苦,一辈子不死更好!”云飞尧目光血红道。

    “别说了,此事上面有人调查,百里追星已经找到了,事实真相很快就会清楚。”雷麒麟族太上‘雷巡’呵斥了一声。

    他们作为旁观者,倒是比较理性。

    李天命虽然是罪子,但他根本犯不上对云蓁蓁那样报复,况且还有如水蜜桃般的白子矜在身边,怎么下得了手?

    “这事情明显有古怪,应该是有小辈顽劣想借刀杀人。你们身为祖父和父亲。悲愤之下一点理性都没有,真是丢人。”雷巡又骂了一声。

    云飞尧脸色惨白,他倒不是怕挨骂,而是仍然为女儿之死,失魂落魄。

    “不管是谁,我都要让其付出代价!”他现在冷静下来,总算能意识到奇怪之处了。

    就在这时候——

    “各位太上、麒麟王,十方道宫三位殿王来访。”

    “一起出去吧。”崇阳沉声道。

    “拦不住,他们已经进来了。”

    上面两层燃魂结界现在已经打开,这边话音刚落下,就有三位十方道宫的长辈从天而降,落在了白子矜的身边。

    来者除了南方殿王、未来殿王外,还有一个素衣女子。

    她的气质格外出尘,虽已中年,但温柔和蔼,稳重而优雅,目光清澈而深远,一看便是高深之人。

    但,哪怕是如此柔静之人,此刻似乎亦格外恼怒,脸色都不好看。

    她便是十方道宫‘天之殿王’。

    “子矜!”未来殿王目光一竖,瞪着白子矜。

    “爹你听我说。”

    白子矜心里焦急,连忙将事情经过全部说了一遍。

    “他能撕裂燃魂结界?”

    三大殿王听完之后,脸上都是震惊之色。

    “怎么可能?当初李慕阳能做到吗?”南方殿王问,

    “不知道,没听说他来过这里。”天之殿王道。

    “燃魂结界可是燃魂族最高等级的天纹结界,整个古之神国都没人能创造出第二个。他这手臂实在惊人。”未来殿王眯着眼睛道。

    “说这些有什么用啊,想办法救人啊。”白子矜道。

    “三位殿王,可否通过攻击燃魂结界,引起李天命的注意,提醒他上来?”崇阳太上有点心虚道。

    “不行,这样更可能会惊动燃魂族。”未来殿王道。

    “那就只能等了。说实话,希望不会很高。”崇阳太上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怀疑你这就是你们搞的鬼。”未来殿王森冷道。

    “这你就误会我们了,杀了李天命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上古皇族没给答复,李慕阳还没找到,谁会杀诱饵?”崇阳太上辩解道。

    这两个月,他们已经尽可能的宣扬李天命的惨状,同时封闭燃魂结界内的消息。

    但,从轮回结界看,李慕阳越走越远,完全没想靠近这边。

    刚说完这里,上面有人道:“各位太上,真凶找到了。”

    “我们上去一趟,各位在这等吧。”崇阳太上说了一声,和麒麟古族的人先上去。

    “我去看看,到底是哪个家伙!”白子矜跟了上去。

    来到上层燃魂结界,出现在白子矜眼前的是宁无双和百里追星。

    “无双?”月麒麟族的‘景月’太上一怔,这可是他的曾孙女!

    连无双这个名字,都是他取的。

    宁无双脸色有些苍白,双手抓住衣袖,眼睛赤红,不敢看长辈。

    至于百里追星,早就只能坐在地上,刚刚被李天命痛揍一顿,他现在都还疼得死去活来。

    “是宁无双?”云飞尧和云远峰出来之后,两个人都呆住了。

    “这就是真凶?证据呢?”景月太上问。

    “回禀太上,按照白子矜说的线索,我们先找到了百里追星,他确实不承认。后来我们问了几个墨麒麟族的年轻人,他们说前段时间,云蓁蓁和宁无双走得很近,经常一起说话。”

    “我认为,他们身份悬殊,正常不应该同道,所以直接抓住了宁无双,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其须弥之戒当中,找出了这个。”

    说话之人,拿出了一条电魔九节链。

    此人是雷麒麟族之人,和云远峰是好友,故而云家父子才放心让其调查。

    果然,他把宁无双给揪了出来,没给月麒麟族面子。

    月麒麟族虽然是第二大族,但雷麒麟族也能位列第四,差不算远。

    一条电魔九节链,已经说明了一切。

    加上李天命和百里追星有过一战,百里追星有撕裂一片龙鳞的可能。

    在长辈们的火眼金睛里,真相很容易就付出水面了。

    “无双,都怪你!早说让你把电魔九节链扔了,你还说只要李天命一死,死无对证,没人会怀疑上你!”百里追星凄怆道。

    说白了,电魔九节链拥有三十条圣天纹,对宁无双来说都很昂贵,别说扔掉,她都不敢随便乱放。

    “你闭嘴!”宁无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各位长辈,是宁无双逼我的,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我只是负责拿下了一片龙鳞,杀云蓁蓁的是她!”

    “是她对李慕阳恨之入骨,因为她爹自尽……”

    百里追星恐惧之下连忙说。

    “闭嘴!”零星太上吼了一声,让百里追星噤若寒蝉。

    宁无双的父亲,那就是景月太上的孙子。

    以景月和零星的关系,百里追星这时候为了洗脱关系,把宁无双推出来,只会更尴尬。

    “真是孬种,这就急着想撇清关系了,云蓁蓁的伴生兽不是你杀的?她身上那些痕迹,不是你留下的吗?”宁无双讥笑道。

    “都是你逼我的!”百里追星说话又牵扯了伤势,简直痛不欲生。

    和李天命一战,宁无双受伤不重,但是他却被连续揍了两次,凭什么?

    现在真相大白,自家弟子残杀同族,就为了借刀杀人,这简直是麒麟古族的丑闻!

    几位太上,尤其是景月、零星、雷巡这三位,一个比一个郁闷。

    不过,最呆滞最难受的人,仍然是云飞尧!

    “宁无双!你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蛇蝎心肠!蓁蓁不曾经得罪你,你却如此对她!你简直猪狗不如!”

    云飞尧将曾经对李天命的杀机,现在完全转移向了宁无双。

    甚至,更加愤怒。

    “蓁蓁是牺牲了。但错不在我,错在李慕阳,错在你们连杀他儿子报仇的胆量都没有!全是孬种,还号称什么麒麟古族!”宁无双歇斯底里道。

    “你任性无知,你懂什么!”景月太上瞬息出现在其眼前,一巴掌按在她的脑门上,宁无双还要说话,却白眼一翻,直接软了下去。

    “各位,我先把人带回去,不在这丢人了。”景月道。

    “等等!景月太上,杀人偿命,更何况是宁无双残杀同族,行为令人发指!”云远峰皱眉道。

    燃魂炼狱中所有人都在这里围观,看着这尴尬的一幕。

    “宁无双虽然杀了云蓁蓁有错,但是她想杀李天命的心没错吧。”

    “说得对,十方道宫的人又来了,长辈们又要怂了。”

    他们年轻的眼睛里,写满了不甘心,很显然,真正为云蓁蓁感到不公平,同情她的人并不多。

    “从轻发落吧!我们麒麟古族已经没有天才了。她也是为了大家能出一口气。”

    “对啊……”

    “话能这么说吗?那换做你们是云蓁蓁,你们想过她临死前怎么想吗!”

    “……”

    呼!

    就在这一刻,云飞尧冲向了宁无双。

    但可惜,他被雷巡太上拦住了。

    “太上,杀人偿命!!杀人偿命!!”云飞尧眼睛泣血,如野兽一样挣扎。

    “这样吧,先冷静一下,等十方道宫的人走了,我们再来商议怎么处置宁无双,你别私自动手。云远峰,先把你儿子带回去。赵崆塬,你看着他们。”雷巡太上沉声道。

    赵崆塬,便是一早出现的麒麟王,云远峰父子归属他管辖。

    “是,太上!”那老者站了出来。

    雷巡太上拍了拍跪在地上落泪的云飞尧,欲言又止,微微叹了口气。
友情链接:彩客彩票网  W彩票  蚂蚁彩票手机版app下载  加拿大28走势图官网  阳光彩票平台  官网幸运飞艇计划  中国福彩app官方下载  桔子彩票  爱乐透彩票门户  加拿大2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