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万古第一神 > 第503章 一人,一生,一世

第503章 一人,一生,一世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师兄,下不了手?”李天命上前问。

    “那倒不是,就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天命,我这人不太会说话,但,我真的佩服你,不只是天赋,还有其他方面。”

    陈惊鸿认真道。

    他看李天命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了。

    那是一种深深的钦佩。

    “我也是运气好,加上兄弟们都在帮忙,包括陈师兄你。”李天命微微一笑道。

    说完后,他看了一眼神色惨白的梦晴晴,梦晴晴根本不敢抬头看他。

    “陈师兄觉得,怎么处置她?”李天命问。

    “玲珑阁的人,明面上不归属上古皇族,但依我看,他们和皇族蛇鼠一窝。神葬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知道真相的对手,一个都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陈惊鸿道。

    “嗯,既然是助纣为虐,杀了吧。”李天命看着梦晴晴说。

    她竟然没什么反应。

    “不怕死吗?”李天命问。

    “怕,但是,这辈子,就这样算了吧。”梦晴晴遥望着远处的东阳风尘,问:“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保证让他,把命哭出来。”李天命道。

    “那先杀了我吧,我不想看了。人生不过是一场幻梦,最后都得死,早死晚死都一样,多求几年欢乐,亦是没有意义的苟活。这样的世间,这样的命运,不要也罢了。”她道。

    “那是因为,你生在罪恶的漩涡里,你的人生没有意义,我的有。”李天命道。

    梦晴晴怔了怔,苦笑了一下。

    “送她上路。”李天命对陈惊鸿说了一声。

    他转过身,手中的‘三千星域’甩了出去,绑住了了八百米外的东阳风尘。

    拉回来的时候,发现东阳风尘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双腿也满是血迹。

    看来白小竹他们,已经‘伺候’过一会儿。

    “走吧。”李天命拖着他,表情轻描淡写,走进唯一出去通道的拐角。

    “不给看啊。”白小竹问。

    “可以看啊,就怕你下半辈子,看到肉就要吐。”李天命回头笑道。

    白小竹毛骨悚然。

    “一定要吗?他已经吓废了。”陈惊鸿手中,梦晴晴软软倒下。

    “要,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

    “现在他确实很可怜。但是,要是我输了,谁来可怜我?”

    “以为自己是个恶徒,就能横行霸道,呵呵,谁特么不能当魔鬼啊!”

    说完,他把东阳风尘拖进了拐角。

    无尽的煎熬惨叫,在那黑暗的地方传了出来。

    不久后——

    李天命走了出来。

    “你到底怎么弄他了,哭成这样?”白小竹咋舌道。

    “他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我教他了。”

    “他的悟性还不错,死之前,总算学会了。”

    李天命道。

    他们倒吸一口凉气。

    ……

    李天命出去找了一下‘姜彦武’,但是没找着。

    “这家伙明显怨恨东阳风尘,这才直接跑了,魔城这么大,不可能找到他了。”

    他不敢离开姜妃棂太远。

    她一刻不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李天命紧绷的心情,就不会放松。

    这一战很惊险。

    就算现在,他身上都还有剑伤和九冥毒,不过,他懒得管了。

    祭坛上。

    他站在水晶棺前,凝望着水晶棺内,那闭着眼眸,安静躺着的女子。

    陈惊鸿他们三个站在祭坛下,见李天命神色严肃,他们便没有多问。

    “从小风灵魂出窍至今,快一个时辰了。”

    李天命稍微有点着急。

    四周没有其他危险,魂魔先将夜凌风的身体给吐了出来,李天命给他搬到了水晶棺的旁边。

    这样一来,夜凌风出来后,能够迅速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棂儿要是苏醒过来,能打开这水晶棺吧?这水晶棺和魔城,好像是一体的。”荧火问道。它化解了一些九冥毒,从伴生空间里出来,身上的伤势,也快恢复了。

    “应该可以吧,若是成功,她就是先天神胎和后天神胎的融合。‘那个人’能做到的事情,她估计都能做到。”李天命道。

    “不知道她会变成咋样?说不定你高攀不起啊。”荧火笑道。

    “她可能会拥有‘神体’,估计是上神的身体?”李天命寻思。

    滴答滴答。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李天命发现夜凌风的身体,看起来更像是尸体,甚至开始出现青紫色了。

    他不禁有些紧张。

    他想姜妃棂活下来,但也不想让夜凌风,为此付出性命。

    终于——

    水晶棺内,那个空灵、安静的女子,睁开了眼睛!

    从眼神看,她还是姜妃棂,而从气质看,她比以前,更加出尘,更像是一个神灵!

    崇高、超凡、气息绝尘,匪夷所思。

    “哥哥!”

    她瞬间飙泪,从水晶棺里撞了出来。

    看到她活生生站在面前,李天命的眼眶,亦有些通红。

    姜妃棂的眼泪,还有死里逃生后,那种炽热的感情,都在说明,她仍然是她自己!

    “小风,我们出来了。”她呼唤了一声,在她的脑袋上,一团白雾凝聚,然后汇聚成人形,立刻涌进了夜凌风的身体。

    “咳咳!”夜凌风剧烈的咳嗽了两声,睁开了眼睛。

    他的手脚动了起来,身上的青紫之色,总算开始消散,身体恢复了生机。

    不过,他的神色有些萎靡,眼皮都有点睁不开。

    “天命哥,别担心,我没事,我休息几天就好了。”夜凌风声音微弱的说。

    “好。”李天命重重点头。

    他心里一切的担忧,此刻全部放下。

    夜凌风出来后,魂魔爬上了祭坛,将夜凌风放在了他的巨大手掌里,夜凌风用尽了力气笑了一下,然后昏迷过去。

    魂魔轻轻呜了一声,捧着夜凌风,像是捧着一个稀世珍宝。

    它和夜凌风的关系,不像李天命和伴生兽的亲兄弟关系,而是仆人和少主之间的感觉。

    此刻——

    祭坛上,就剩下了李天命和姜妃棂。

    “哥哥。”姜妃棂泪如雨下,站在他的面前,张开了双臂。

    “好,好!”李天命重重得拥抱着她,两个炽热的身体靠在了一起,足以听到彼此的心跳。

    他都语无伦次了。

    从上神的手中,夺回一条命,九死一生,才换来此刻的拥抱。

    “呜呜……”她终于忍不住,在李天命的怀里哭出了声音来,泪如雨下,打湿了李天命的胸膛。

    别看她在和先天神胎之魂斗争厮杀的时候,理智和强韧,她原本只是个凡尘之灵,在这一切结束,在最爱的那个人面前,她的心如此脆弱。

    “不哭,不哭。”李天命有些无措,他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背。

    “没关系,我这是高兴。”她哽咽着说。

    是啊,高兴的眼泪,为何不可呢?

    李天命很想再立下什么誓言,比如说几句,再也不会让她身处险境之类的话,可是他说不出口了。

    人生在世,哪里有人能掌控一切,避免所有意外?

    在这样的时候,拥抱、耳鬓厮磨,让她有一个依靠,就好了。

    当她的泪水沾湿了衣裳,贴在李天命的身上时候,他能感受到,她真实的灵魂。

    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她的坚韧和深爱,是她活下来的根本。

    怀里抱着这样的人儿,他们彼此之间,身上都是对方的烙印。

    年少的炽热之爱,可能很天真,可是再美好不过了。

    李天命说自己愿意为她去死,从来都不是开玩笑。

    他不怕别人说,自己是个疯子,是个傻子。每个人都只有一辈子,谁都不能活成完美的人,他只想怎么想,就怎么做,谁拦了路,谁要夺走她的命,管她是什么神,什么鬼,都得去死。

    谁在乎,那个上神的十万年心血?

    李天命只在乎,怀抱中的她!

    姜妃棂呜呜流泪后,泪眼朦胧抬起头,便看到他眼眶通红,还在咬着嘴唇。

    “哥哥,你也要流泪吗?”

    “放屁,我这是向你展示,我全新‘金色炫光之眼’,怎样,酷炫吗?”李天命咳嗽一声道。

    “我看到了,一金一黑。哥哥,你好骚哦。”姜妃棂破涕为笑道。

    “……”

    荧火真是个怪物,相处久了,连姜妃棂都让它带坏了。

    “你再说一句?”李天命怒道。

    “你好s……唔唔……”话还没说出口,那红粉的嘴唇,便让李天命堵住。

    唇舌纠缠在一起,许久都不分开。

    祭坛上的两人,郎才女貌,成了最美的风景。

    年少的热烈和死心塌地,让人羡慕,亦让人震撼。

    ……

    “我靠,别看了,长针眼!” 白小竹一手捂着自己眼睛,一手捂住司徒依依的脸。

    “你滚啊,好感动啊。”司徒依依泪如雨下道。

    “你知道发生过啥事了吗?”白小竹惊奇问。

    “不知道啊。”司徒依依道。

    “那你感动个屁啊!”白小竹蒙圈道。

    “你滚远点,气氛够了就可以感动了,谁还管缘由啊。”

    “这都行?”白小竹蒙圈了。

    “哇,天命真是个情种,太感动了,我受不了,我想离婚。”司徒依依继续流泪。

    “关你屁事啊,你又要离婚?”白小竹无语道。

    “谁让你一点都不浪漫!上一次我们纪念日,你送我什么礼物,你这孙子还记得吗?”司徒依依怒道。

    “送你一把夜光梳子啊,上面还刻着‘竹依恋’三个大字,都是我亲手刻着,这还不够浪漫?”白小竹费解道。

    “送你娘,我特么送你上西天!”

    于是,他们扭打在了一起……

    陈惊鸿哆嗦了一下,连忙躲远点,心里暗道:“一个人挺好的,对!”

    ……

    就在这时候——

    轰轰轰!

    整个魔城,竟然在剧烈的收缩。

    嗡!

    他们几个人,全部被甩出了魔城之外!

    他们来到了一个漆黑、空旷的地底空间中,这个地底空间,原先就是魔城撑出来的,现在魔城缩小了,自然就空了。

    众人完全呆滞。

    他们眼中,头顶上那个青黑色的魔城,还在不断的缩小。

    最终,一个无止境的巨大的城池,竟然收缩成了巴掌大小!

    紧接着,在他们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缩小的魔城,落在了姜妃棂的手上。

    下一刻——

    魔城,融进了她的脑袋,在眉心的位置,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李天命抬头一看。

    头顶上就是沉渊战场的第二神都!

    而现在,第二神都的下方,因为魔城的消失,等于被挖空了。

    一整个城池,忽然塌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