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九龙神鼎 > 166.第166章 死亡光幕

166.第166章 死亡光幕

作者:苍天霸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目光渐渐眯起,苏羽凝视石碑。

    石碑之上,竟有一道极浅的掌印!

    之所以引起苏羽注意,乃是此石碑存在无数岁月之久,布满沧桑气息。

    而掌印,却极为新鲜!

    应当是一月之内所留!

    换而言之,此地早有人来过!

    毫无疑问,来者并非梧桐深渊弟子。

    但,不是他们,又是谁。。

    蓦然间,苏羽脑海中回想起深渊底部,看到的可怖赤眼鬼影!

    “难道是它?”苏羽心中惊疑。

    此时,诸位弟子,也终于各自占领一座古老宫殿,进入其中兴奋搜刮。

    然而,短短一盏茶,便有弟子脸色变化,进入其余宫殿查探。

    但,很快他们又出来,且脸色越来越难看。

    半个时辰后,他们九人神色颇为难看。

    “怎么回事?禁地废墟,分明只有我们入内,为何里面一应有价值之物,均被搜刮?”

    “最为诡异者,搜刮痕迹清晰,到底是何人赶在我们之前?”

    十座宫殿之内,众人一无所获。

    空前欢喜,瞬息化为泡影。

    “既然如此,立刻回去禀报。”一位巅峰六阶圣王,警惕打量周围。

    可正直此刻!

    啊——

    一声凄然惨痛之音,竟自光幕所在的地缝之中传出!

    嗡嗡嗡——

    紧接着,淡黄色光幕急剧变化。

    色泽之上,从黄色蜕变为黑色,并散发真正可怖波动。

    苏羽身前石碑文字,亦在此刻惊人变化。

    “死亡光幕,不可通过,速速离去。”

    石碑文字,竟然会变化?众人大吃一惊!

    但,淡黄色光膜,的确开始化作诡异黑色。

    “快走!”巅峰六阶圣王低喝一声,率先飞掠腾空,跨越急剧黑化的光膜。

    苏羽亦神色变化,展翅飞奔。

    奈何,冰光神翼停留在第一形态,速度无法与六阶圣王相比。

    因此落在最后!

    嗖嗖嗖——

    一道道人影成功穿过光幕逃离,苏羽咬咬牙,亦要冲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身侧却突兀遭袭!

    轰噗——

    一只密布白光手爪,竟悄无声息偷袭苏羽背心!

    看架势,竟是要将苏羽当场格杀!

    脸色微变同时,苏羽想也不想,反手便是一拳对撞!

    轰——

    一掌拍去,对方掌中灵气疯狂入侵体内,令其右臂隐隐发疼。

    腑脏之中,则有微弱的震荡,疼痛感自手臂处扩散全身。

    回眸望去,苏羽眼中一片冰寒:“唐!逸!轩!”

    眼下,唯一没有通过光幕者,仅有他和唐逸轩二人。

    趁此机会,唐逸轩竟暗下毒手,偷袭苏羽致死,顺便将其怀中的惊世玉匣到手。

    “咦!你的实力。。突破四阶巅峰了?怪不得!”唐逸轩惊疑,这一偷袭,本该毫无阻碍,将苏羽心脏抓碎。

    不料,竟被苏羽堪堪挡住!

    其实力,比之此前有明显提升!

    苏羽被一爪震退十米之远,距离光幕更为遥远。

    而此时,光幕急剧变黑,一旦沦为漆黑之色,便化为死亡光幕,无法穿越。

    “交出玉匣,否则,永世封困此地!”唐逸轩亦有几分焦急,苏羽比想象中更为难缠。

    因此,只得以怀柔策略,先将玉匣到手再说。

    至于会否放过苏羽,显而易见,为了玉匣成为秘密,自然要将苏羽杀人灭口!

    苏羽心中恼恨,关键时刻,被唐逸轩阻拦!

    眼看光幕以惊人速度黑化,苏羽嗖的一声,选择其余方向光幕穿越。

    唰——

    但,唐逸轩闪身阻拦,眸光之中,迸射焦急与凌厉之光:“罪该万死的东西!那枚玉匣,不是你能掌控之物!立刻给我!”

    言毕,主动追杀苏羽。

    苏羽心知玉匣贵重,堪称惊天。

    如此重宝,除却九龙神鼎,苏羽从未见过第二个。

    因此,决计不肯相让。

    嗖——

    二人在黑化光幕之前,当空追逐。

    唐逸轩虽快,却无法立即追上苏羽。

    因此二人整整追逐十息!

    眼看唐逸轩即将追上,偏偏此时,淡黄色光膜,距离黑化,只剩下微弱一息!

    一股股死亡黑气,自光幕之内传来。

    唐逸轩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苏羽,折身穿过光幕。

    一丝黑气沾染,令其衣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朽。

    最后离开的右小腿,在黑气之下,竟有一片血肉模糊,紧接着,化为黑色灰烬!

    其小腿,生生被黑气给吞噬掉!

    惨叫一声,唐逸轩跌跌撞撞归来,回头凝望黑色光幕,目露恐惧!

    “吞噬血肉的死气!”墨舞倩眸一片凝重。

    死气,肉眼难以看见,除非凝聚极为浓厚之时,方可窥见。

    可此光幕,竟全是死气凝聚,足以见得,其中死气,多么可怕?

    “苏羽呢?”墨舞脑海一个机灵,质问唐逸轩。

    此时光幕尽数黑化,无法再穿越,强行之下,只会灰飞烟灭。

    唐逸轩脸色微变,瞳孔隐晦闪烁一二,目露自责:“师姐,苏师弟速度较慢,我离开时,他尚未抵达光幕,恐怕。。永远留在那边了。”

    内心之中,唐逸轩极为惋惜,那玉匣,绝对是极为恐怖的物品。

    墨舞俏容陡变,心中微乱。

    苏羽,竟没有逃离?

    更令墨舞心情沉重的是,死亡光幕,竟开始释放浓郁的黑色气死!

    “不好!快退!”卫康头皮发麻,此等可怖死气,对化龙境而言,亦是致命之物!

    嗖嗖嗖——

    众人原路返回,藏进苏羽等人进入过的山谷,躲避黑气。

    墨舞美瞳紧缩,心又自责,为什么要派遣苏羽过去?

    日后该如何向师尊交代?又如何向秦仙儿提起?

    “不好!继续退!死气要将禁地废墟,全部充满,禁地不能再呆!”另一位化龙一境的副队长兰陵,脸色变化,当机立断下令。

    只见,黑气穿过峡谷,进入山谷之中。

    但凡黑气所过之处,一切生灵均化为灰烬。

    春暖花开的山谷,瞬息间,黑色灰烬,漫天飞舞,宛若地狱。

    墨舞深深注视山谷之外一眼,面含浓浓愧疚:“苏羽。。对不起。”

    言毕,率领众人,飞快沿着来路后撤。

    每每撤退一处,黑气便追赶而至。

    中途所遇妖兽,尽数被黑气化为灰烬,尸骨无存!

    令人头皮发麻的死气,将他们生生逼得离开禁地山洞。

    直至山洞口的淡黄色光幕抵挡,在将死气压缩住。

    若非如此,整个梧桐深渊都将被黑雾弥漫。

    众人九死一生逃回来,损耗不小,形神狼狈。

    每一个脸上,均挂满劫后余生的庆幸。

    “总算活着出来!那条裂缝深处的惨叫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它会惊动光幕变化,充斥死气?”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林明目露哀色:“唯一可惜的,是苏师弟。。我们,将他抛弃了!”

    众人一怔,全数漠然。

    苏羽修为虽不强,可却发挥过无法替代的重要作用。

    对于他,大多数人梧桐深渊弟子,甚有好感。

    可他们全逃回来,唯独苏羽,永远留下!

    墨舞徐徐闭上眼,玉拳紧握,指节有许些发白。

    她没能活着带苏羽回来!

    “墨师姐,对不起,是我。。”唐逸轩佯装自责。

    虽然大家没有明说,可唐逸轩能感受到,他们均对他有所埋怨。

    为何最后关头,没能拉苏羽一把?

    啪——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一幕出现!

    墨舞陡然睁眼,寒光四溅,玉手狠狠抽在唐逸轩脸颊。

    清脆沉闷耳光,令众人错愕!

    唐逸轩本人也懵了,自己竟被人当众甩耳光?

    “你。。”唐逸轩勃然大怒,他就算真有责任,也不该当众抽耳光吧?

    然而,其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抽过他之后,墨舞也给自己一耳光。

    那古典唯美,恍若玉雕的美丽容颜,清晰印刻一道鲜红掌印。

    众人适才发现,墨舞眼眶内,泪滴潋滟。

    “苏羽之死,你有责任,我,更有责任。。”墨舞冷淡叙说。

    可话语之中,却多了从未有过的轻颤。

    众人心中惭愧与哀然。

    苏羽之死,墨师姐,终究还是伤心吧。

    冰山如她,喜怒不形于色,此时,却为一人流泪。

    唐逸轩摸了摸滚烫脸颊,暗自生恨:“打我耳光?好!反正时机已到,墨舞,你好日子到头了!”

    禁地废墟之中,苏羽神色空前凝重。

    死亡光幕爆发,大片死气滚滚袭来,欲要将其化为一片灰烬。

    而此地,乃是废墟尽头,是一片绝地!

    面对可怖死气,苏羽难有抵挡之力。

    “难道,我要命丧在此?”苏羽心有不甘,他若死,仙儿谁来拯救?静雨会否难过?

    可天大地大,竟无一人可相求!

    咔擦——

    然而,就在此时,石碑之上,雕刻之文,竟再度变化。

    “若想得救,进入裂缝之底!”

    苏羽只看一眼,便无任何思虑,一头扎进裂缝深处,与袭来死气,争分夺秒。

    不论石碑话语真假,苏羽别无选择。

    留在上面,死路一条,进入裂缝之下,尚有一线生机。

    噗嗤——

    裂缝并不深,仅有数百米而已。

    当苏羽堪堪落在深渊底部,死气席卷而来,沾染衣衫,将其化为灰烬。

    身上紫云避尘衣,经历雪狮胃酸毁坏,而今彻底损毁。

    苏羽惊奇发现,死气只能徘徊在距离裂缝底部十米高之处。

    因此,裂缝底部安全无比。

    “呵呵。。千古岁月,老夫终能看见第二个活人。”一道苍老而嘶哑,携带岁月古老气息的话语,近在苏羽耳畔响起!

    苏羽脸色微变,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