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89章 我恨你

第89章 我恨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孩子是你弟弟的,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她咬牙,目光狠瞪着他,一字一顿哑声说道。 这并不是苏宸皓想要的答案,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像是一根根尖锐的刺,狠狠扎在他心上。 良久,掐在她脖子上的大掌松开,他清冽的眸光笔直投射到她的眼帘中,张嘴,略带沙哑的嗓音低声道,“洛轻云,这就是你用来报复我不娶你的手段么?” 洛轻云深吸了两口气,憋得通红的小脸终于恢复正常,嘴唇却微微泛白,忍着眼中的泪花,她声音略带哽咽道:“报复你?苏宸皓,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对于我来说,从头到尾只是一个提款机而已,之所以想嫁给你,也只是因为你能给我钱,满足我富裕的生活。” 她的话成功的再次挑起了他那根愤怒的神经,抬手,大掌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闪着冰冷的黑眸凝视着她,警告道:“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百遍也一样,苏宸皓,你应该庆幸我遇到了你弟弟,还有了他的孩子,否则,你以为你可以这样轻易的甩掉我吗?”她用极其讽刺的语气诉说着残酷的“真相”。 看着他那张愤怒到极致,却又无从发作的脸,她忽然觉得心中一阵快意。 苏宸皓,是你教会了我,挨了打要还回去。 我现在还给你的痛苦,还不足你给我的十分之一。 “他给了你多少钱?”他问。 洛轻云被他的话堵住,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是只要钱吗?告诉我,多少钱可以买下你的一生?”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问她。 “你想买?”洛轻云笑了,笑得很轻浮,“可惜,我对着你已经腻了。” “是么?”他的嘴角逸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双手抓住她肩膀,直接将她整个人翻了个身,让她背对着自己,上半身趴在洗手台上,撩、开了她的裙摆。 “苏宸皓,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洛轻云吓坏了,她尖叫着用力挣扎。 “叫,再大声一点,最好让外面的人都听到!”他在她身后狠狠威胁。 洛轻云闻言,瞬间噤声。 是啊,她不能叫,这里是苏家,外面还有那么多宾客,如果被人知道她跟苏宸皓的事情,她倒是无所谓脸面,但是苏启泽呢? 他该怎么办? 她今天可是以他妻子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 闭上眼睛,她放弃挣扎,只如同一条没有生机的鱼,趴在洗手台上,“苏宸皓,我恨你!” “洛轻云,我也是!”他回敬。 ****** 洛轻云在卫生间许久没出来,苏启泽有些不放心,便去找她。 待他走到洗手间门口,就看到门从里面被人打开,洛轻云哆哆嗦嗦的从里面走出来,脸上的妆已经完全不见了,整张小脸苍白如纸。 “轻云,怎么了?不舒服吗?”苏启泽见状,立刻上前,伸手扶住了她。目光不经意撇过她裙角,发现裙子被撕扯开了一条缝。 洛轻云见到苏启泽,双腿一软,直接跌入他的怀抱,双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哀求道,“带我离开这里,求求你了。” 苏启泽闻言,忙将她抱住,又脱下身上的外套,系在她腰间,挡住她那被撕破的裙摆,打横将她抱起,往走廊另一头走去。 他们是从大宅侧门离开的,除了苏家几个佣人,没人注意到他们的离去。 出了大宅,上车,洛轻云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身体还在发抖。 苏启泽见她一脸后怕的模样,担忧的问,“轻云,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洛轻云一直强忍着不敢流露出来的悲伤终于在这时克制不住,痛哭起来。 苏启泽张嘴,想安抚她,却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只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给她安慰。 洛轻云哭了很久,直到她全身的力气都用尽,才渐渐平复下来。 发现苏启泽一直安静的坐在驾驶座上,她顿时觉得有些抱歉,“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没忍住……”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苏宸皓的,对么?”苏启泽目光平视前方,声音很轻,语气更是有些模糊的问道。 洛轻云表情一僵,原本平复的心情再次被掀起波澜,鼻子一酸,又有眼泪要流出来。 苏启泽转头,明亮的眸子如同散发着夺目光芒,亮晶晶的看着她,承诺道,“别担心,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太太,我会像一个丈夫保护自己妻子那样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为什么?”洛轻云听了这话,很感动,但同时,又很疑惑,“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 苏启泽微微一笑,伸手将她额间有些凌乱的秀发拨开,温柔道,“因为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了,我不对你好,要对谁好?” 他的回答是那样的自然,又理直气壮。 有一瞬间,她仿佛真的以为自己跟苏启泽,是正常的夫妻关系,而苏启泽对她的关爱,真的是来自一个丈夫的爱。 看到洛轻云有些闪烁的眼神,苏启泽皱了皱眉,“怎么?你不相信?” 洛轻云摇头,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你真的不介意我跟你哥哥的事情吗?” “为什么要介意?他是他,我是我。”苏启泽倒是一脸坦然,“更何况,我跟他不一样。至少,我做不出始乱终弃这种事情来。” 始乱终弃! 这个词用来形容苏宸皓跟她的关系,真的是再准确不过了。 “谢谢你,启泽。”除了说谢谢,洛轻云不知道自己要怎样报答苏启泽。 幸亏遇上了他,否则,接下来的人生,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 这天晚上,洛轻云被苏启泽带回了苏家牡丹园。 牡丹园是当年苏家老太太,也就是苏启泽的奶奶嫁进苏家时的嫁妆。 因为里面种了许多牡丹,所以名叫牡丹园。 苏老太太生前很疼自己的二儿子苏皖博,因此临死前,将自己最喜欢的牡丹园给了二儿子。 苏皖博则因为为人狡猾自私,一直不被老爷子喜欢,因此在老太太去世之后,就将二儿子一家赶出了大宅, 搬到了牡丹园。 苏启泽和洛轻云回府的时候,苏皖博夫妇尚在大宅参加晚宴,没有回家。 因此跟管家打了声招呼,洛轻云便直接被带进了苏启泽的卧室。 与苏宸皓卧室的简约风格不同,苏启泽的卧室看上去则充满了文学气息。 虽然是卧室,但有一整面墙壁上都做了书柜,上面摆满了各种语言的文学巨著,让人惊叹。 卧室的一侧是露台,就连露台上,也摆放着书架,书架旁有一些小巧精致的盆栽植物,在露台的中央放着一把躺椅。 她可以想象,在阳光明媚的春秋午后,苏启泽泡一壶茶,躺在这里看书的情景。 “怎么样?对你的新房间可还满意?”苏启泽拉着她在椅子上坐下,问。 “我的新房间?那你呢?”洛轻云一脸奇怪的望着他。 “我?当然也睡这里。”苏启泽笑看着她,道。 “这怎么好,我……要不我睡客房去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也太尴尬,太别扭了。 可她的提议才说出口,就听到苏启泽在一旁懒洋洋的道:“新婚夜,妻子扔下丈夫独守婚房,自己去睡客房,这要是被我父母知道,你猜会是什么后果?” “……”她似乎忘了,今天下午他们才去民政局领了证,从法律上来说,他们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关系了。 “那打地铺,我睡地上吧。”她想了想,道。 “你身怀六甲,我若是让你睡地上,算不算虐待孕妇呀?”苏启泽故意逗她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不成让他睡地上? 要知道,他才是这房间真正的主人,况且他们这假扮夫妻也不是一天两天,他总不好长期让他睡地板吧,那她岂不是成了鸠占鹊巢了。 “好了,不逗你了。你就安心睡这大床就好了。”苏启泽说着,起身走到书柜旁。 “那你呢?”洛轻云刚问,就看到他从书柜上拿起一个遥控器,轻轻对着墙壁的方向一摁,就看到原本做成墙壁的书柜往一旁移动,里面竟还有一间房。 “冬天的时候我喜欢在这里看书,很安静,光线又好,又暖和。”苏启泽走了进去,转头对洛轻云道。 洛轻云没想到这卧室里竟然还另有乾坤,走到门口,将头伸进去一看,就看到里面是日式榻榻米结构,上面铺着柔软的羊绒垫子,榻榻米上还有一张红木小矮桌,桌上摆着一盆娇小精致的兰花。 榻榻米的一头摆放着一堆靠枕。她完全可以想象,飘着大雪的冬天,窝在这样一方温暖的天地,读自己喜爱的书籍,是一件多么温暖,多么有安全感的事情。 “现在可以放心了吧?我不用打地铺。”苏启泽说着,将她推到浴室门口,“现在,你去里面洗洗,然后休息吧。” 洛轻云点了点头,但有一个问题又难住了她。 她没带换洗的衣服过来,洗了澡,要穿什么睡觉呢?
友情链接:365彩票官网  51彩票  大地彩票网  c07彩票  安徽快三走势图  秒速pk10彩票  三国彩票  欢乐彩票  92彩票  众彩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