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93章 唇枪舌剑

第93章 唇枪舌剑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不想留下来惹人生厌。”苏宸皓说这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痛楚。 苏老爷子知道他在说谁,长叹一口气,他垂下头来,“你妈妈她……罢了,你要搬走就搬走,不过熙文要经常抽空来看她才好,我听老胡说,你妈妈是很喜欢熙文的。” “我知道,我会跟熙文说。”苏宸皓说着,语气顿了一下,正要说二房要过来的事情,就看到胡伯从前面走了过来,“老爷,大少爷,二爷他们来了。” “他们来做什么?”苏老爷子闻言,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似不想这平静的早晨就这样被打扰。 爷孙两回到大厅的时候,霍熙文也已经起床了。 大太太白慈惠在佣人莲嫂的陪同下,也下楼来,正坐在大厅沙发上。 “爷爷,早上好。”霍熙文见到孙老爷子,立刻笑得甜丝丝的向他问好。 “丫头,昨晚睡得好吗?”孙老爷子一脸和蔼的看向自己这个乖巧可爱的孙媳妇,语气关切。 “嗯,昨天累坏了,所以晚上睡的很香。”霍熙文一脸爽朗道。 她话音刚落,苏二爷已经带着儿子媳妇从门外走进来。 刚刚霍熙文的那句话,一字不落的掉进了洛轻云的耳朵里,不知为何,她原本应该完全平静的心又不可避免的被揪疼了。 昨晚,看来他们的新婚之夜过得很幸福。 “爸,您今天起得可真早。”苏皖博脸上堆着笑,走到苏老爷子身边,扶着他在沙发上坐下。 “哼,我每天都起得早。”苏老爷子瞪了他一眼,将目光投向站在不远处的苏启泽和洛轻云。 苏启泽接触到他的目光,立刻拉着洛轻云上前,“爷爷,早上好。轻云您昨晚已经见过了的,我就不多介绍了。今天过来给您请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想带她给您敬一杯孙媳妇茶。” 孙老爷子闻言,饱经沧桑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苏启泽身边,垂着头一言不发的洛轻云身上。 他眸光犀利,带着属于长辈的绝对威严,表情不苟言笑。 “真是笑话了,你们这婚礼都没办,就巴巴的跑来敬哪门子孙媳妇茶?我们这正经的孙媳妇还没敬茶呢。”白慈惠昨晚在婚礼上已经见过洛轻云了,还因为苏启泽的那个突然袭击抢了自己儿子一些风头而恼火。 现在听到他们要敬茶,还是赶在苏宸皓和霍熙文之前说出来,心里更觉得不爽了。 何芬听着这话就不高兴了,当下沉下脸来,“大嫂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家儿媳妇就不是爸爸的正经媳妇了?” “是正经媳妇怎么不办婚礼,昭告天下呢?倒是跑来别人的婚礼上宣布自己的喜讯,真是有意思。”白慈惠反唇相讥道。 何芬咬牙,心里格外不爽,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的话,急得喉干舌燥。 “伯母,我跟轻云是领了证,受法律保护的合法夫妻。轻云不爱热闹,我也向来低调惯了,身体又不太好,应酬不了太多人,所以压根没有打算办婚礼,这才昨天借着大哥的婚礼,宣布了自己的喜讯。我以为我们都是苏家的孙子,大哥结婚是苏家大喜日子,我结婚应该也算得上是锦上添花,双喜临门,不是这样伯母也觉得不合适吧?” 苏启泽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一直望着身边的洛轻云,手轻轻揽住她的腰,一脸深情模样。 他的话听着极其温和,但任谁都听到了,他是在讽刺白慈惠小心眼,不拿他们当家人看待。 果然,白慈惠闻言,表情陡然一变,正要说话,就听到孙老爷子重重咳了一声,“好了,好了,大喜的日子,有什么好争的?不是要敬茶吗?赶紧的,老胡,让人上茶来。” “是,老爷。” 胡管家答应着,忙吩咐人上茶,自己则走到苏老爷身后,将四个大红包放在他手边。 “长幼有序,宸皓,你是大哥,你跟熙文,你们两口子先来。”苏老爷子一声令下,苏宸皓拉着霍熙文就跪在了佣人们事先准备好的蒲团下,端着茶,从苏老爷子开始,给在场的长辈一一敬了一轮茶。 之后轮到苏启泽,两人给老爷子敬了茶,老爷子拿了两个红包递给他们,何芬这时候看了一眼旁边的白慈惠,故意提高声调道,“爸爸,您这两个红包只怕少了呦。” “怎么又少了?”苏老爷子转头问她。 “您有所不知,这轻云的肚子里,可有了您的曾孙,他们可是一家三口,难道您不该多加一个红包么?” 她话音刚落,洛轻云就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一道冷光飞过来,如同匕首一般,狠狠扎进她心窝。 白慈惠猛一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又生气,又嫉妒。 二房居然比她先有了孙子,斗了这么多年,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输给她。 沉吟半秒,她笑了起来,“我当什么事呢,原来是未婚先孕啊。不是我说,弟妹,像这样的事你在家里偷着乐就行了,何必大声宣扬呢?万一被什么好事之徒听了去,说侄媳妇家教不严,这就不好了吧。” 说完这话,她又转过头打量着洛轻云,发现她始终垂着头,一副怯怯弱弱的样子,在人群中也并没有太多存在感,实在是不像豪门出来的大家闺秀,于是又问道,“说起来,还没请教侄媳妇是哪家的闺秀呢?如果我没听错,是姓洛吧?咱们Y市,可有姓洛的名门?” 她此言一出,何芬脸上刚有的一些得意光芒瞬间敛去,表情沉了下来。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现场气氛骤然冷了下来。 苏启泽想张嘴为洛轻云辩驳几句,但他心里也清楚,任他舌绽莲花,洛轻云的身世终究是她的致命弱点。 白慈惠不比自己的父母,虽然自己父母也会介意洛轻云的出身背景,但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们会愿意去忽略那些细节。 可白慈惠不一样,她所说的话,全是为了在这场嘴仗里获得胜利,所以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即便是揭人短这种不堪的手段,她也不介意使出来。 “轻云出生普通家庭,并不是什么名门之后,不过,伯母有所不知,我最喜欢的,就是她身上的那股邻家气质。”如此简单的回复,苏启泽的声音很是平淡。 “原来如此,这也难怪会未婚先孕了,市井小民出生,难得遇到咱们苏二少这也的公子哥儿,既然碰上了,自然要相反设法抓紧了。”白慈惠闻言,扬了扬眉,以胜利者的口吻告诫何芬道,“弟妹啊,别说做嫂子的没提醒你,自古这门当户对就很重要,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们可别为了急着当爷爷奶奶,就什么人都往家里领。” 一直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的苏皖博这时候终于忍不住,懒声开口道:“谢谢嫂子关心,不过,这话您还是留着对您儿媳妇说吧,毕竟有大哥那个榜样在那里,可让她看紧了宸皓,别走了大哥的老路才好。基因这个东西,它可是会遗传的。” “你说什么?”丈夫的背叛是白慈惠永远的痛,从前在苏家,没人敢拿这件事情来刺激她,今天苏皖博这样毫不留情的拿出来攻击自己,她当下脸色大变,就要直接撕破脸来。 霍熙文见状,忙上前扶住自己婆婆,转头又笑着对苏老爷子道,“爷爷,我觉得二婶说得有道理,轻云有了孩子,您是该多给个红包,您那么有钱,也不差一个红包吧,可别太小气呦,嘻嘻……” 说完,又故作不懂的向白慈惠问道,“妈妈,我是启泽和轻云的嫂嫂,那我是不是也要喝茶呀?您手里还有没有红包?借我几个好不好?我现在身上可是一毛钱都没有了。” 胡伯这时候也连忙打圆场道,“大少奶奶,您尽会哄太太,您说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我可瞅着你刚刚从老爷,大太太,二爷,二太太手里拿了好些个红包呢,您是准备留着给咱们买好吃的吗?” “嘘,胡伯,我攒点私房钱容易吗?你干嘛拆穿我。”霍熙文佯装生气,撅嘴道。 莲嫂这时候也笑了起来,“大少奶奶,我可是也看到了。” 霍熙文这时候长叹一口气,不开心道,“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看来我别想弄小金库了。” 经她这么一闹,众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白慈惠心里的气顿时也消了一大半了去,眼下对这个会撒娇,惹人疼爱的媳妇更是满意得不行了。 苏启泽夫妇敬完茶,大家各自散去,等着用午餐。 苏皖博和苏启泽父子跟着老爷子去了书房,霍熙文则陪白慈惠回房去了。 何芬则去了花厅喝茶,洛轻云陪在身边。 佣人们上了茶之后,便都退下去了,何芬因为刚才被白慈惠羞辱的事情心里还有气,于是转头怒瞪了洛轻云一眼。 “你看到了,就是因为你没有一个好的出身,所以谁都要拿来说事,喜事在别人眼里也跟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样。” 洛轻云知道她到底还是在意自己的出身太普通,根本配不上苏启泽,一时间也不说话,只垂下头来,如同小媳妇一般,站在一旁。
友情链接:头奖彩票官方网站  北京pk10登录  快乐赛车登录  大奖彩票网  北京28官网  豪享彩票  三国彩票  天王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乐米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