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96章 软硬兼施

第96章 软硬兼施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轻云早上没吃什么东西,她现在肚子也饿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何芬这时候才将注意力重新落在自己这个新进门的儿媳妇身上,只见她眼眸微垂,一脸乖顺的站在一旁,手上和脚上的烫伤经过处理,看上去仍旧触目惊心。 大概是她走路不太方便,医生还给配备了一只手杖。 才第一天,就让她遭了罪,她的心里也不太好受,于是温声问道:“轻云,你怎么样?好些了吗?” “谢谢妈妈关心,已经好多了,不疼了。”轻云一脸柔顺的回答。 何芬点了点头,“走吧,厨房已经准备好了午餐,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别为了那些不值当的人再生气了。” 于是,一家人又去了餐厅吃饭。 大概是早餐吃得太少,一上午又折腾消耗了,洛轻云倒真觉得有些饿了,一连吃了两碗饭,把肚皮撑得圆圆的,才放下碗筷来。 “怎么这会儿胃口突然就好了?不恶心了吗?”苏启泽见状,只觉得神奇。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饿了。”洛轻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看来她今天中午确实是吃太多了。 吃完饭,苏皖博去公司了,苏启泽因为要陪着洛轻云,所以留在了家里。 何芬则上楼去睡午觉去了。 因为中午吃得多了,苏启泽担心她消化不良,于是又拉着她去花园里散步。 两人走了没几步,正要开口说话,却见管家从后面走了过来,“少爷,太太,有人找你们。” 苏启泽闻言,眉头微微一蹙,来家里找他的人倒是不少,但洛轻云才刚进这个家,知道她的人很少,又有谁会来这里找她? “知道那人是谁么?”他问。 管家道,“说是太太的父亲,叫什么洛建海。” 洛轻云一听到洛建海的名字,表情陡然一变。 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他来这里又是想做什么? 心里隐隐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她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苏启泽的胳膊。 “不用担心,既然是你父亲来了,那我们就去见见他。”苏启泽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说罢,看向管家:“把他带去偏厅吧。” “好的。”管家答应着,退下去了。 苏启泽准备陪着洛轻云过去,却被她拦住,“我还是自己去见他吧,你不用陪着我。” “怎么了?你怕他对我这个女婿不满?”苏启泽语气半开玩笑道。 洛轻云眼睛盯着地面,默不作声。 她当然不是怕这个,只是她太清楚自己的父亲是什么德行。 之前她跟苏宸皓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经常找苏宸皓要钱,现在她成为了苏启泽的妻子,她怕自己的父亲又赖上苏启泽。 与其这样,倒不如自己去跟他把话说清楚,也让他断了这个念想。 苏启泽见洛轻云低头沉默不语,便不再勉强她,只道,“好的,你想自己去见他,那我就不陪着你了。不过,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叫我,好么?” “嗯,你放心,我能自己处理好。”洛轻云点了点头,抬脚往偏厅方向去。 **** 洛建海坐在红木椅子上,手捧着茶,一双眼睛四处滴溜溜的转着。 洛轻云从外面走进来,见到他,发现他跟自己上一次见到他时的落魄模样完全不一样了。 到底拿了苏宸皓的钱,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了些,吃好喝好,红光满面。 只是,到底品味俗气,加上之前长年累月的混日子,身上的气质已经变得猥琐不堪,再多的钱也洗不白了。 笔直走到他面前,她冷着脸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怎么?你很不想见到我吗?”洛建海看出洛轻云对他态度不友善,本来因为她突然离开苏宸皓,让他失去了一棵摇钱树,他就已经很不满了,现在听她这么冷淡的语气,心里也有些不高兴了。 “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没事的话我就叫人送客了。”洛轻云不想跟他多说废话。 “好,死丫头,你长本事了是吧?现在嫁了有钱人,嫌我这爸爸是累赘了。”洛建海数落了她一番,才开门见山道,“我不跟你废话,我就问你,你为什么要离开苏先生,嫁给他弟弟?” “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洛轻云扭过头去,不想看他。 “与我无关?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是我女儿,怎么会与我无关?你知不知道,苏先生很生气,他要我给他一个说法。”洛建海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明明苏宸皓的条件要比苏启泽的条件好得多,自己女儿却那么不开窍,非得退而求其次呢? 虽然说苏启泽比起一般人,那也是相当了不得了。 但他毕竟只是苏家的二公子,尤其现在苏家又是苏宸皓当家,一切都是他说了算,苏启泽这个二公子分量就明显不足了。 “他找你要说法?”洛轻云觉得好笑,明明是他苏宸皓自己先背叛他们之间的感情,现在怎么倒成了受害者了? “可不是,他说了,如果我不能给他个解释,那么这些年我从他手里拿的钱,就要全部还给他。我哪里有钱还他?这不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吗?”洛建海一脸恐惧的样子说道。 实际上,苏宸皓何曾让他还钱了,他只不过是想打着苏宸皓的明天,先骗洛轻云一大笔钱。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虽然苏启泽在苏家地位不如苏宸皓,但是他的钱却也是用不完的。 既然失去了苏宸皓这棵大树,那就要重新找一棵摇钱树才好。 洛轻云一听洛建海这语气,知道他是想让自己帮他还钱,看到他这副卖女求荣的样子,心里只感觉一阵恶心。 “他把你往死路上逼,你就来逼我么?我告诉你,我现在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从他手里拿了多少钱,就自己还给他,没有钱还,你就还命给他!”她真的是动怒了,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眼眶里有泪光在闪动。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摊上这样的父母。 一个拿她当摇钱树,一个则拿她攀高枝。 她忽然觉得自己活得好累,一点都不想背负这种血缘恩情。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世界上。 “轻云,你真的要这么绝情?我可是你爸爸啊,你真的要看着我被苏宸皓逼死?”洛建海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洛轻云。 这还是自己原先那个乖巧听话的女儿么? “我宁愿没有你这样的爸爸。”她咬牙道。 “好,好,好,你长大了,翅膀也硬了,你不帮我是吧?那行,那大家都别过了,我现在就去把你跟苏宸皓在一起的事情捅出去,我倒想看看,你在这个家里还待不待得下去。”既然撕破了脸,洛建海也索性破罐子破摔,他过不好,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洛轻云没想到他竟然会卑鄙到这种程度,水眸中除了震惊,更是对他彻底的绝望。 张嘴,她声音有些嘶哑道,“好,你去说,反正我一无所有,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除了肚子里的孩子,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这个看似美满的家庭,都是苏启泽给她编织的一个梦而已。 “你……你……”洛建海原本以为可以威胁到她,但见她根本不怕自己的威胁,不免有些气急败坏,但看到她那一脸坚决的样子,也知道自己女儿从小就是个倔脾气,虽然看着柔柔弱弱,但实际上很有自己的主意,绝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 内心挣扎了一下,他又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她:“轻云啊,我可是你的亲爹,你难道真的眼睁睁的看着我到时候被苏宸皓追债?你也不是不知道苏宸皓发起狠来有多可怕吧?” “那也是你自找的,你拿他钱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是什么人,他的钱有那么好拿吗?”洛轻云望着自己那不争气的父亲,真是又可恨,又可悲。 这个男人浑浑噩噩大半辈子,到现在,还没活明白。 “我为什么会拿他的钱啊?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跟他好了,我敢去找他要钱吗?”洛建海说到这里,竟理直气壮起来。 洛轻云听了他这荒唐透顶的话,心里一阵发寒,她忍着心里委屈的泪水,一字一顿道:“这么说起来,倒是怪我了?是我害了你,你是这个意思吗?” “不然呢?难道不是怪你吗?你要是当初跟苏宸皓不是那种关系,我不就不会误会他是我未来女婿,自然不敢一次次去找他拿钱了。” “好,是我害了你,那你就拿我的命去抵你的债吧,你问问他,我的命值多少钱,我拿命还给他,好么?”洛轻云真的快要被逼疯了,情绪变得异常激动。 洛建海没料到她会突然发飙,知道他今天肯定是要不到钱了。 不过,她已经嫁进了苏家这个大豪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她是苏家二少奶奶一天,那么以后肯定有机会能从她手里弄到好处,不如今天就作罢,苏宸皓那边,先找个理由搪塞一下好了。 打定主意,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又向洛轻云道,“生了你这么个女儿,真是一点福都想不到,这还没让你怎么着呢,就要死要活的,做给谁看呢?行,你厉害,我算是怕了你了,你好生照顾自己吧,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管洛轻云的脸色有多难堪,抬脚往外走去。 出了门,他沿着原路返回,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的身后有人叫他,“岳父大人请留步。”
友情链接:中华彩票平台  58彩票  幸运中彩票官网  pc28官网  大玩家彩票  ag体育平台  网盟彩票官网  加拿大28开奖结果  加拿大28开奖  og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