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101章 老牛吃嫩草

第101章 老牛吃嫩草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1章 老牛吃嫩草

    那是一张年轻的,充满生气的脸,脸颊一片粉桃色,一双杏目瞪得大大的,嘴巴撅起老高,腮帮子鼓鼓的,显出一副很生气的模样。

    “这位是令千金?”苏皖博开口问,眼神不断在她身上流连。

    “是,小女芷心。”姜德跃见他似乎对姜芷心有些兴趣,忙介绍道,跟着又拉了姜芷心一把,“芷心,这位是苏先生,还不快跟苏先生问好。”

    “苏先生?哪个苏先生?苏家我只知道苏大公子和苏二公子,那两位一个是我姐姐未来的大哥,一个是我的未来姐夫,我可不知道什么别的苏先生。”姜芷心神色傲慢的昂着头道。她父亲的圈子,多数是跟他们家差不多的企业家,她可从来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过。

    姜德跃闻言,瞬间吓得满头大汗,“芷心,你住嘴,这位苏先生就是二公子的父亲。”

    “二公子的父亲?”姜芷心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苏皖博,“你真的是苏启泽的爸爸?”

    “你不信?”苏皖博瞬间觉得这丫头有些可爱,于是也不生气,故意逗她道。

    “真是没想到,苏启泽的父亲竟然这么年轻。”姜芷心由衷的惊呼道。

    这话苏皖博的耳朵里,那是相当舒服的。

    虽然大家都说,女人怕老,但其实,男人何尝不怕呢?

    苏皖博从小锦衣玉食,没吃过半点苦,因此保养得很好,虽然已经五十多岁的年纪,但看上去像是四十出头,很是年轻。

    加上身上又有成熟男人独有的那种岁月沉淀,比起那些愣头青,倒是更男人一些。

    “小丫头,嘴真甜。”苏皖博望着姜芷心,笑了起来。

    一旁的莫万江见状,朝屋子里的那三个女人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都退下。

    然后又对姜德跃道,“这时候也不早了,晚餐吃的东西也都消化得差不多了,不如咱们出去吃个宵夜,苏先生意下如何?”

    苏皖博似乎也来了兴致,点头道,“好啊。”

    莫万江这时候将目光看向姜芷心:“姜小姐也来吧。”

    姜芷心没想到他们会邀请自己,犹豫了一下,将目光看向自己父亲,

    姜德跃于是道:“难得苏先生肯赏脸,你就一起来吧。”

    于是四人离开了会所,去了附近的一家装修豪华的海鲜粥馆。

    服务员将他们领进包厢,莫万江则将自己车上拿下来的白酒交给了服务员去打开。

    待到服务员倒酒的时候,他特意看了姜芷心一眼,道:“姜小姐酒量如何?”

    “我吗?不是很好,偶尔喝一点。”姜芷心如实答道。

    “这样,那今晚要不要陪苏先生喝一点?”莫万江说这话的时候,又看了旁边的姜德跃一眼。

    姜德跃急着想要讨好苏皖博,于是对姜芷心道:“芷心,你就陪苏先生喝一点吧。”

    “那好吧,就一点点。”姜芷心见父亲发话了,也不再推辞,点头道。

    莫万江闻言,忙殷勤的将那瓶白酒倒了四杯,虽然姜芷心说了只喝一点点,但最后那酒却是平分的。

    服务员陆续上菜,四人一边聊天,一边喝酒,气氛显得很不错。

    一瓶酒喝完,似有些意犹未尽,于是莫万江又开了一瓶。

    一顿夜宵下来,四人已经喝了三瓶白酒,不过,这酒主要还是被姜德跃父女两喝了。

    莫万江在倒后面两瓶酒的时候,不再是平分的,而是采取的添酒。

    也就是说,谁的杯子空了,他就给谁添满。

    苏皖博是这几人中间最有分量的人,苏皖博想讨好他,自然只能拼命敬酒,基本上他敬酒,就是一口闷,而苏皖博作为被敬的人,只要喝一小口意思一下就行了。

    于是这样一来二去,父女两都被莫万江给灌倒了。

    “姜老板,醒醒,咱们接着喝啊。”看到姜德跃趴在桌子上,莫万江推了推他,喊道。

    然而这时候的姜德跃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哪里还听得到他讲话。

    莫万江见差不多了,于是抬头看向苏皖博:“苏先生,姜老板我就带走了,这姜小姐么,我一个人也扶不走两个人,不如就交给您照顾了……”

    苏皖博脸上挂着微笑,他喜欢懂事又有眼力见的人,“你去吧,她交给我。”

    莫万江嘿嘿一笑,将姜德跃扶起来,就去前台买单了。

    包厢里只剩下苏皖博和姜芷心两人,看着已经醉倒在桌上的年轻姑娘,苏皖博只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时候他还很年轻,富有活力……

    *******

    姜芷心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头疼欲裂,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家,而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却赫然发现,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

    身下还有些隐隐作痛。

    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不是跟爸爸和他的朋友一起在外面吃夜宵么?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爸爸又在哪里?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一种不祥的预感弥漫上她的心头,随手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穿好,出房间,就看到苏皖博正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根雪茄,面前的茶几上还摆着没吃完的早餐。

    “苏先生,你怎么在这里……你……”姜芷心见到他,表情瞬间凝固,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胸口,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他,“难道说,昨晚……是你把我给……”

    “年轻就是好啊,看着姜小姐,我都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多岁。”苏皖博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深吸了一口雪茄,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过来,到这边坐下。”

    “你……你怎么可以,我要告你,我要去告你……”姜芷心感觉耻辱到了极点,这个衣冠楚楚的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他的年纪都可以当她爸爸了,怎么能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告我?小丫头,你要不要先问问你爸爸的意见?”苏皖博说着,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他女儿已经醒了,把他带进来吧。”

    没多久,就看到莫万江领着一脸浑浑噩噩的姜德跃从门外走进来。

    姜德跃见到姜芷心,顿时感觉不对,又看到她那表情愤怒的脸,隐隐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老板,令千金说要告我,你说这可怎么是好?”苏皖博一脸为难的看着姜德跃,脸上的表情格外阴险。

    “爸,这个人,他昨晚把我给……”姜芷心见到自己父亲,第一件事就是想着要告状,想让父亲替自己讨个公道。

    姜德跃虽然心里也生气,但他更明白,苏皖博他是绝对得罪不起的,一时间,只垂着头,一言不发。

    “姜老板,昨晚苏先生已经让我把跟贵公司合作的合同拟好了,只要您现在签字,这合同可就生效了。您可要三思啊。”莫万江在一旁提醒道。

    “爸……您说话啊,我们去请律师,告他好不好?”姜芷心用力拽着姜德跃的手,希望从他嘴里听到替她出气的说法。

    只可惜,她等了许久,等来的却是姜德跃一句沉重的安抚:“芷心,你乖,别闹。”

    乖?

    别闹?

    难道她昨晚所遭受的一切,就这样算了?

    姜芷心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的父亲,“爸,你在说什么?我是你女儿啊,你为了那个破合同,连你女儿都可以卖是不是?”

    “芷心,苏先生他……那是看得起你才……”姜德跃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快被自己恶心吐了。

    迫于苏皖博的压力,他又不敢说半个不字。

    “爸,你还是我爸吗?你干脆杀了我算了。”姜芷心气得几乎要吐血了,她用力甩开姜德跃的手,往门外冲了出去。

    姜德跃担心她想不开,忙跑着追了出去。

    待两父女离开,莫万江有些担忧的看向苏皖博:“苏先生,您说这小丫头该不会真的把您给告了吧?”

    “她敢!”苏皖博眼珠子一瞪,“就算她敢,姜德跃敢么?现在,你帮我去查一件事情,昨晚听这丫头说,她姐夫是苏家二公子,你去调查一下,她跟洛轻云是什么关系,这件事情可不能传到洛轻云的耳朵里。”

    “是,我知道,我这就去查。”莫万江答应着,又道:“苏先生,您看您要不要再休息一下,现在时候还早。”

    苏皖博摆摆手,“我得回家了,一整晚没回,家里那个只怕又要闹了。”

    “是,我这就下去给您备车。”莫万江说着,先下楼去。

    *****

    芙蓉园。

    早上,洛轻云起床,下楼用过早餐,将苏启泽送到门口去上班,自己折回卧室,准备找本书看看。

    看了一小会儿,手机忽然响了,号码有些眼熟,她没想太多,接通了电话。

    “轻云,你醒啦?吃早餐了吗?”电话里头传来的是谢月娥的声音。

    洛轻云一听到这个声音,明朗的心情一下子沉了下来,“你有事吗?”

    “当然有事,轻云,我要告诉你一个惊天大消息,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消息,你说吧。”

    “咳咳……昨晚你公公是不是没回家啊?”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问这个?”

    “我告诉你啊,不过你可千万不能让你婆婆知道。昨晚啊,你公公把姜芷心那个臭丫头给睡了!”

    “你说什么?!”洛轻云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震惊到不行。
友情链接:冠军彩票  必发彩票app下载  龙腾彩票  北京幸运28官方下载  秒速快三官网  宏发彩票  一分快三  福彩快3下载  51彩票  彩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