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102章 衣冠禽兽

第102章 衣冠禽兽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2章 衣冠禽兽

    “具体我也不清楚,昨晚姜德跃和姜芷心两人都没回家,今早我刚起床,就看到芷心那丫头哭哭啼啼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她爹在后面追着,两父女进了房间,就吵翻了天,我在门外偷听到芷心那丫头说昨晚被苏皖博给灌醉了,然后在酒店睡了一晚……”

    “这怎么可能,我公公他……”洛轻云无法想象,平日里看起来沉稳威严的公公,竟然会做出那样有违伦理的事情。

    “怎么不可能?我亲耳听到的,还能有假。轻云,我跟你说你那公公可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离他远一点,还有啊,这件事情我跟你说了,你就藏在自已心里就好,千万别让你公公知道了,明白吗?”

    谢月娥在电话那头叮嘱着,可洛轻云的心里却翻腾得厉害。

    为什么偏偏是姜芷心?

    她的年纪比自己还小两岁呢,苏皖博怎么下得去手?

    “喂……轻云,你有在听我讲话吗?喂……”谢月娥见电话这头没有回应,又在那边喊道。

    “我知道了。”洛轻云回过神来,冲着手机道。

    “嗯,知道就好,对了,轻云,你跟启泽的事情怎么样了?婚期还没定下来吗?你等得起,你肚子里的孩子可等不起,你总不想到时候腆着个大肚子穿婚纱吧?”谢月娥将话题又转到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上。

    洛轻云这时候才想起,自己已经嫁进苏家的事情,还没有告诉她。

    虽然之前对她心有怨怼,怪她抛弃了自己和弟弟,但说到底,她还是她的亲生母亲。

    难得她现在肯关心她,终生大事,还是有必要告诉她一声,思忖半秒,她开口道:“我跟启泽已经领了证,现在已经进了苏家的门了。”

    “啊?真的吗?哎呀,这可真是太好了。那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呢?我可得给你准备一份像样的嫁妆。”谢月娥满心欢喜的问。

    “不必了,启泽向来低调,而且我也不喜欢热闹,所以我们没打算办婚礼。现在我进了苏家,就算是苏家的媳妇儿了,那些繁琐的礼节通通免了。”

    “不办婚礼?那怎么行?那岂不是太委屈你了?这样,我下午来苏家一趟,见见我那亲家母,跟她说说,我们家虽然门第比不上苏家,但我谢月娥的女儿也不能太委屈不是。”

    洛轻云一听她下午要来找何芬聊婚礼的事情,立刻急了,忙道:“不,你千万别这样做,我不委屈。”

    “可是轻云啊……”

    “别可是了,我说不准就是不准,你如果那么想操办婚礼,就把力气使在姜芷心的婚礼上吧,如果我没记错,她的结婚日期也临近了吧。”洛轻云不给她继续游说的机会,忙把姜芷心拉出来搪塞。

    “芷心?那丫头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如果这事儿被周益知道,估计他们两能不能结成婚都成问题呢。算了,你不想办婚礼那就不办吧,不过,轻云,我好歹是你妈妈,你结婚了,没道理我连亲家的面都不见吧。这样,你安排个时间,让我跟你公公婆婆见上一面,可别让他们以为你是没爹疼,没娘爱的孩子,就看轻了你。”

    洛轻云听到这话,表情微微一滞。

    从小到大,她可不就是没爹疼,没娘爱,在风雨飘摇中长大的吗?

    “我知道了,我会安排的。”虽然对母亲的感情并不深厚,甚至心中还有些怨气,但她现在既然愿意承担起一个做母亲的责任,那她还是可以给她这个机会的。

    她确实做不到跟父母完全断绝关系。

    挂断电话,洛轻云下楼去,看到婆婆何芬正站在门口。

    “妈,您在这里做什么呀?”走到她身边,她的视线看着自己那一脸端庄贤淑的婆婆,虽然已经年过半百,却因为保养得宜,并不显老,看上去如同四十来岁的少妇,风韵犹存。

    她想不通,以婆婆这样的气质,和温柔的性格,为什么公公会要去外面偷吃。

    难道这样好的老婆还不够吗?

    “你爸爸昨天一整晚没回,说是在外面喝醉了酒,就索性住酒店了。刚刚给我打电话,说马上就到家了,我在这里等他。”何芬说着,发现洛轻云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直盯着自己看,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没有……”洛轻云心里一慌,连连摇头,然后又道,“我只是好奇,妈妈是怎么做的保养,为什么可以让自己看上去这么年轻。”

    何芬听媳妇夸自己年轻,顿时脸上就笑开了花,“你想知道啊?回头妈把自己用的护肤品都介绍给你。”

    “谢谢妈。”洛轻云微微一笑,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表情亲昵。

    ……

    苏皖博的座驾三分钟后驶到了别墅门口。

    下车,他抬脚进门,就看到自己老婆跟媳妇正站在那里等自己。

    目光朝洛轻云深深看了一眼之后,他才转头看向自己老婆,解释道:“昨晚有个老板非拉着我喝酒,不小心喝多了,怕回来熏着你,就让万江给我在酒店开了间房休息。”

    “知道了,万江已经跟我说过了。”何芬伸手帮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转身又朝贵嫂吩咐:“快去,把厨房准备好的醒酒茶端过来给先生喝一碗。”

    洛轻云站在一旁,看着苏皖博随口说着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又看到婆婆对他温柔的体贴,心里一阵难受。

    愈发的同情起自己的婆婆来了。

    为什么这样好的女人,却偏偏嫁给了这样一个虚伪狡猾的男人?

    贵嫂将醒酒汤端来,苏皖博喝了两口,就起身往楼上去,洗澡换衣服去了。

    何芬自然跟着上去了,留下洛轻云站在客厅里,发着呆。

    没多久,苏皖博已经沐浴更衣,从楼上下来,准备出门。

    洛轻云这时候想起谢月娥交待的事情,于是冲他道:“爸,妈,我想跟二位说见事情。”

    苏皖博闻言,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她,“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妈妈知道我跟启泽结婚了,但是她没有跟您二位见过面,想找机会来拜访一下二位,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方便见面。”洛轻云犹豫了一下,道。

    “你妈妈么?那是该见个面,皖博,你什么时候有空啊?”何芬身为女人,比较能够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倒没有觉得因为对方小门小户,就可以避而不见。

    “时间你定,到时候告诉万江,排进我的行程表就可以了。”苏皖博说着,似又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洛轻云,“轻云,你之前是说,你有个弟弟对吧?”

    洛轻云没想到他会忽然提起洛景珣,表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点了点头。

    “你家里到底有多少兄弟姐妹啊?”苏皖博又问。

    洛轻云:“我爸妈就我跟弟弟两个孩子。”

    “哦?是吗?”苏皖博闻言,脸上露出狐疑的表情来。

    “是,不过,我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父亲一直未再娶,母亲嫁了别人,不过也没生孩子,倒是我那继父家里有个女儿。”

    “这样啊,行,你跟你妈把见面的时间安排好,到时候我会准时出席的。”苏皖博说完,就离开了别墅,去公司了。

    *******

    见面的日子就定在三天后的晚上。

    地点是苏家芙蓉园。

    因为是招待亲家,何芬让厨房将晚宴准备得特别丰盛。

    一方面,她随着这几天跟洛轻云的相处,越来越喜欢这个乖巧懂事又身世可怜的媳妇,想加倍对她好,让她在娘家人面前扬眉吐气。

    另一方面,她也是想向自己亲家展现苏家的实力,今后亲戚之间的交往,好掌握绝对的话语权,要让亲家对她说的话,不会有任何异议。

    晚上七点半,洛轻云在苏启泽的陪同下,站在门口等着迎接母亲的到来。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是家人间的聚会,洛轻云的心却莫名的有些紧张。

    苏启泽看出她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小声在她耳边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我就是,有点紧张,你知道的,我跟我母亲关系向来不太好……”洛轻云随口找了个借口搪塞道。

    苏启泽闻言,将手放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别紧张,不要老是想着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岳母大人今天是来祝福我们的,你只要面带微笑就好。”

    洛轻云点了点头,就看到两辆黑色的轿车在门口停下。

    车门打开,谢月娥和姜德跃从第一辆汽车上下来。

    而第二辆车上下来的人,却让洛轻云大跌眼镜。

    怎么会这样?

    今天不是两边长辈见面吗?

    为什么姜芷心跟周益怎么来了?

    看了看姜芷心的脸色,显然,她并不是很开心。

    下车才走了几步,忽然她就停住了脚步,视线往洛轻云的身后望去,眼神带着恨意。

    洛轻云下意识的顺着她视线回头,就看到自己身后不远处,苏皖博站在那里,目光正看着一袭白裙,亭亭玉立的姜芷心。
友情链接:中华彩票注册  188体育  荣鼎彩  99彩票  170彩票平台  PK彩票  网盟彩票官网  全民彩  520彩票网  全民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