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119章 孽种

第119章 孽种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9章 孽种

    “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想我能分辨,什么事情能看,什么事情能听,什么话能说。”她的回答礼貌而疏远,原本看向他的眼神也收了回来。

    “很好。”看来是他多事了,苏宸皓在心里冷笑了一身,转身,抬脚往会场外走去。

    洛轻云的视线看向他渐行渐远的宽阔背影,心中一阵憋闷。

    为什么明明已经决定尊重他想要帮助霍熙文的选择,放下了对他的任何幻想,可在面对他的时候,心总是不由自主的疼。

    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话,总是能轻易的挑动她那紧绷的神经。

    她真是找了他的魔了。

    大脑一阵失神,知道苏启泽走到她身边,唤了她一声,才回过神来看向他。

    “轻云,你在想什么?”看出她状态有点不对,苏启泽开口问道。

    洛轻云摇头,“没什么,对了,你认识一个叫做付慕筠的人吗?”

    “怎么忽然问这个?”苏启泽微微皱眉,反问道,但不等她回答,他似乎就想到了,“苏宸皓跟你说的?”

    “是,他让我提醒你,那个人不是什么善茬。”洛轻云如实道。

    “倒是要谢谢他了。”苏启泽嘴唇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伸手搂住洛轻云的腰,带她出了会场。

    两人回到芙蓉园,已经是晚上九点半。

    苏启泽将洛轻云送到家门口,却并没有跟她一起进门,而是目送她进去之后,转身又上了车,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洛轻云一个进了家门,就隐约听到二楼有吵架声音传来。

    来没来得及问贵嫂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公公苏皖博一脸气急败坏的从楼上冲下来,都没来得及跟他打招呼,就出门去了。

    楼上,有哭声从主卧里传出。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好循着那哭声,朝二楼主卧方向走去。

    刚走到主卧门口,就看到贵嫂正跪在地上收拾那一片狼藉,婆婆何芬则坐在床边上掩面哭泣。

    联想到苏皖博离开时候的那副神情,她几乎可以断定,应该是公婆两个吵架了。

    但到底是为什么吵架呢?

    嫁进苏家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经过这些时间的接触,她感觉到自己婆婆是一个很有分寸,完全不会无理取闹的大家闺秀。

    什么事情能让他们闹到这个地步呢?

    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安慰一下何芬,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她忙退到一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电话竟然是母亲谢月娥打来的。

    自从上次谢月娥来过芙蓉园之后,母女两的联系并不太多。

    偶尔谢月娥打电话来关心她的身体情况,但基本都是白天,说不到两三句,两人就挂断了。

    像这个时间段打电话来,还真是少见。

    接通手机,她往自己卧室方向走去。

    “喂……”

    “轻云,是我。”谢月娥的声音从电话里头传来。

    “我知道,这个时间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洛轻云淡声问,虽然现在她对谢月娥已经不存在什么恨意了,但态度却总是不太热情。

    没办法,她的心结一直没有解开,所以做不到对她像一个普通女儿对自己母亲那般依恋。

    “你还没休息吧?”

    “没有,刚从外面回来。”

    “哦,你最近还好吗?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跟你说,女人怀孕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你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跟妈妈说,妈妈……”

    “你这么晚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关心我这些?”洛轻云打断她的话,她始终不太习惯谢月娥对自己“过分”的关心。

    “不……不是的,是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谢月娥说着,在电话那头沉吟了片刻。

    “什么事?说吧。”

    “姜芷心怀孕了。”

    “什么?!”洛轻云被这个消息惊得不行。

    姜芷心怀孕?

    怎么会这样?

    “孩子是谁的?”应该不会是她公公的吧?这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你说是谁的?轻云,我告诉你,现在那父女两正在计划逼着你公公离婚呢。姜芷心这死丫头,你别看她之前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你公公大概是给了她不少甜头尝,现在人家已经在做梦从未苏家二太太了。我看你那婆婆对你一直不错,这关键时刻,你可得帮帮你婆婆,要是真的让芷心那个死丫头进了门,她肚子里还带个种将来跟启泽争财产,你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谢月娥最先想到的是利益关系。

    姜芷心若是真的进了苏家的大门,只怕今后尾巴要翘到天上去。

    她可不想自己女儿以后要被姜芷心给欺压。

    “你说的是真的吗?姜芷心真的怀孕了?”洛轻云还是有些难以消化这个消息。

    如果她没有记错,那次姜芷心来到芙蓉园做客,她分明是感觉到,她很厌恶苏皖博的啊。

    毕竟她那么年轻,怎么就甘心委身于那样一个老头呢?

    “我都看到化验单了还有错?姜德跃也亲口跟我说了,总之,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你小心着点儿,实在不行,你就把这事告诉启泽,让他出手把那小蹄子收拾了。对了,这事儿你可千万别跟你婆婆说,要是被她知道姜芷心怀了你公公的儿子,保不齐她会以为那两人是通过你认识的,到时候迁怒于你,你就惨了。”谢月娥这时候不忘叮嘱洛轻云道。

    洛轻云忽然有一种猜想,会不会今晚何芬和苏皖博吵架,就是为了姜芷心的事情呢?

    一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挂断电话,她刚换下身上的衣服,准备去浴室洗澡,卧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敲响。

    “少奶奶,你在里面吗?”贵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洛轻云闻声,忙走到门边,将房门拉开,“贵嫂,有什么事吗?”

    “少奶奶,太太有话要跟你说,请你去她房间一趟。”贵嫂如此答道。

    洛轻云闻言,只觉得小心脏莫名一紧。

    婆婆有话要跟她说,难道她真的知道了姜芷心的事情,想找她问个清楚?

    怎么办?

    忽然想起半个多小时前,苏宸皓对自己的忠告。

    在这个家里生存的法则,要知道什么能听,什么不能听,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看来,在豪门里生活,他果然比她有经验很多。

    “少奶奶,走吧。”贵嫂见洛轻云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在一旁催促道。

    “哦,好。”洛轻云知道自己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跟贵嫂去了主卧。

    一进门,就看到何芬坐在贵妃榻上,手里拿着一个帕子,眼睛和鼻子红红的,看来是刚哭完,脸色还没完全恢复。

    平日里保养得宜的一张脸此刻看上去一片灰败,像是受到过什么重大刺激。

    贵嫂待她进门之后,自己退了出去,顺手将房门带上了。

    “妈……”洛轻云缓步走到何芬面前,轻轻唤了她一声。

    何芬这时候抬起头,一双红肿的杏眼看着自己年轻的儿媳妇,声音仍旧带着一丝哽咽,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坐。”

    洛轻云依言坐下,眼神着她,语气关心的问道,“婆婆,您怎么了?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啊?”

    “轻云,妈问你,自从你进了苏家的门,妈对你怎么样?”何芬吸了吸鼻子,将内心崩溃的情绪收敛,一脸正色看着她。

    洛轻云听她这么一问,心里顿时升起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难道她真的知道了苏皖博跟姜芷心的事情,现在找她兴师问罪来了?

    “您对我很好,我一直很感激您。”这是她发自内心的话,不含半点虚情假意。

    “好,既然你这样觉得,那我接下来要让你帮我办一件事情,你能答应我吗?”

    “什么事?”她语气有些不确定的问。

    “你公公在外面有人了,我希望你帮我把那个狐狸精给找出来。”何芬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和眼神是明显带着恨意的。

    洛轻云听到这话,表情立刻一僵。

    她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表示,她尚且不知道那个狐狸精就是姜芷心本人?

    “我要怎么做呢?”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心下不是很理解,何芬要找人为什么不直接安排私人侦探,而是要她帮忙。

    “我听说那个女人是你公公在应酬的时候认识的,我知道最近他跟你继父走得比较近,或许你继父见过那个女人,你帮我找你妈妈说说,让她问问你继父那个女人是什么来路。”何芬道。

    洛轻云一听这话,知道自己推辞不掉,只好点了点头,然后小声安慰道,“会不会是逢场作戏呢?公公毕竟是做生意的,有时候难免应酬。”

    “逢场作戏?连野种都有了,你觉得会是逢场作戏么?”何芬冷笑一声,她不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以前苏皖博在外面花天酒地,他是不太管的,因为她心里清楚,不管他在外面玩得有多疯,最后都会回到自己身边。

    但是这回情况似乎不一样了,居然连私生子都要出来了,而她跟他惟一的孩子苏启泽又身患先天性心脏病,这让她不得不防着那女人把孩子生出来,将来威胁到自己和儿子在苏皖博心目中的地位。

    “如果……如果您找到了那个女人,准备怎么做呢?”洛轻云望着她那带着浓浓恨意的表情,小心的开口问。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官网  大财神彩票  豪享彩票  V8彩票  百姓彩票注册  极速快三登录  江苏快三  秒速快三官网  博发彩票  网信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