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134章 流血了

第134章 流血了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4章 流血了

    她确实不擅长做厨房里的活,身为霍家的千金大小姐,自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所以眼下让她做这些事情,倒是有位难为她了。

    不过,跟她的笨手笨脚比起来,付慕筠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BOSS级大人物,在厨房里倒是显得游刃有余。

    看到霍熙文那副找不到北的困惑模样,他竟然没有发脾气,而是耐心的在一旁指点道:“用锅烧水。”

    霍熙文本来内心是窘到了极点,又怕付慕筠发脾气骂她,内心无比焦躁。

    但是听到他温润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没有丝毫的不悦情绪,她顿时内心一怔,来不及过多思考他的态度,忙找到了一个小奶锅,往里面注满了水,然后放在炉子上面。

    可是,问题又来了。

    那个打火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管她怎么拧,火就是燃不起来。

    折腾了老半天,她只好朝身边的付慕筠求救。

    付慕筠放下手中的碗,走到她身后,不待她将位置让出来,直接伸手将她圈在自己怀中,大手覆在她手上,轻轻捏住打火炉的开关,然后往下一摁,跟着一转……

    火,轻松的就燃了起来。

    而跟随着火焰燃烧起来的,还有霍熙文的心。

    小手被他的大手紧紧握在掌心,心,也随之一颤。

    他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

    好像完全不是之前那个厚颜无耻的高利贷老大了。

    被迫靠在他的怀中,闻着他身上传来的夹杂着古龙水味道的淡淡烟草味,她心脏不由自主的狂乱跳动着。

    这样近的距离,虽然她是背对着他,但是脸仍旧是红了一片。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窘迫,付慕筠突然松手,转身,拿着一旁的西红柿和葱清洗了一番,便开始切菜。

    他没有再吩咐霍熙文做任何事情,霍熙文只好傻乎乎的在一旁看着他动作娴熟的切菜,炒鸡蛋,下面条,最后出锅……

    他做饭时候认真的神态,就像是一幅海报一般,深深的印刻在她的脑海中。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出乎她的预料了。

    但同时,心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警告她,假象,这一切都是假象!

    不要以为他会做饭,他就不是那个只会威逼利诱,卑鄙无耻的大混蛋了。

    霍熙文,冷静,千万要冷静,绝对不能被他给骗了。

    两碗面条摆在餐桌上,霍熙文有点疑惑的望着眼前正在擦手的付慕筠:“既然你自己会做饭,为什么还要让我过来?”

    肯定是知道她跟苏宸皓在一起,故意为难她的。

    “我不喜欢洗碗。”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出乎预料,似乎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

    好吧,原来是想让她过来当洗碗工的啊。

    深吸了一口气,她还想说什么,却见付慕筠已经埋头开始吃面条了。

    霍熙文本没什么胃口,但是晚餐确实没吃东西,加上现在又闻着眼前这碗面条飘出来的浓烈香味,忍不住有些食指大动了。

    最主要的是,她很好奇,像付慕筠这样的男人,做出来的面条,会是什么味道呢?

    面条很烫,所以她吃的时候,小心翼翼的。

    原本不敢对这位大BOSS做出来的东西有半点期待,但是入口之际,竟然是想不到的鲜美味道。

    怎么会这么好吃?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又吃了几口,确定自己刚刚并非产生了幻觉,才抬起头望向眼前的付慕筠。

    “你原先干过厨子吗?”将嘴里的面条吞咽下去,她一脸好奇的问道。

    付慕筠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墨色的瞳孔如同天上皎洁的明月一般散发着清冷的光辉,雕塑般完美的五官轮廓,在此刻温馨的环境下,比之前看起来要柔和不少。

    “呵……呵呵……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做的面条味道很好……很好……”见他只是那样看着自己,并不说话,霍熙文只好尴尬一笑,然后继续埋头吃东西。

    气氛,也因此变得说不出的怪异。

    “慢点吃……”看到她那副埋头苦吃的表情,付慕筠突然开口,温润的声音就那样毫无预兆的传入她的耳朵。

    木然抬头,她愣愣的看着眼前这张俊美不凡的脸。

    刚刚她是出现了幻听吗?

    为什么付慕筠会变成这样?

    他不是冷血无情的黑道大哥吗?

    此刻怎么变得这么温情?

    吃错药了?

    没有理会她眼神中的疑惑,他似乎已经吃完了,将手中的筷子轻轻一放,叮嘱道:“记得把碗洗干净!”

    然后起身,往二楼方向走去。

    付慕筠一走,霍熙文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碗色香味俱全的面条,她赶紧大快朵颐起来。

    吃完面条,起身,将两只碗叠在一起,抱着走向厨房。

    进了厨房,她并没有看到之前洗菜的时候不小心洒在地上的那一小滩水渍,穿着拖鞋的脚往上面一踩,结果脚下一滑,整个让重重的往后面倒去。

    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两只大碗应声而碎,她整个人也重重的跌在了地上,屁股都快摔得麻木了。

    双手撑地,想重新站起来,但是却刚好摁在了碗的碎片上,左手掌心顿时传来一阵 火辣辣 的疼,她忙抬起手,却见手掌已经被碎片割破一道口子,鲜血往外直冒。

    “好疼……”她紧紧的皱着眉,咬牙,伸手抓住一旁的台面,想努力站起来。

    但是才起身,却又感觉到脚上一阵剧痛传来,刚刚那一滑,把脚踝似也扭伤了,一着力,便钻心的疼。

    身体再次跌坐在地上,她已经茫然不知所措,只觉得各种疼痛从周身传来。

    楼上刚换了衣服的付慕筠听到楼下那一阵响动,不由得皱眉。

    等他下楼后,看到厨房里的一幕,眉头不由得蹙得更深。

    上前几步,他突然弯腰将她一把打横抱起。

    霍熙文以为他会骂自己笨手笨脚,忙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把碗摔破的,地板……地板太滑了……所以……”

    “疼吗?”然而,他却并没有如她所料那般关心她怎么会把碗摔破这个问题,而是关心起她自己本身来。

    他的声音太过温柔,丝毫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让她不由自主的就去相信,或许他的这个关心,是发自内心的。

    付慕筠将她抱在怀里,她秀发上糖果味的洗发水香味,瞬间就窜进他的鼻子里,就像是夏天的冰淇淋,让人忍不住就想低头咬一口。

    走到沙发边,轻轻将她放下坐好,然后又转身去了一旁柜子里,取出医药箱拧了过来。

    “手。”走到她面前,蹲下,打开医药箱,从里面取出消毒棉球和碘酒,用镊子夹着棉球,沾了些许碘酒,然后伸出手,示意让她将手上的那只手放在自己掌心。

    因为他弓着身子是蹲在她面前的,此刻霍熙文的位置稍微比他高一点,视线从上而下的去看他的脸,只觉得他的鼻子比从正面看起来,更加挺立了,五官轮廓更是深刻立体。

    小手有些颤抖的轻轻放在他手掌心内,视线却一直看着他的脸。

    仿佛这张近在眼前的放大的俊颜,能够成为她的止痛良药。

    沾了碘酒的面前轻轻的涂抹着她手上的伤口,刚一触碰到,她便被那股刺痛感惊得想将手缩回来。

    “别动……”他低声命令,手掌聚拢,捉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往回缩。

    “疼……”霍熙文弱弱的开口,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有液体在眼眶里打转。

    听到她喊疼,他忽然抬头,墨色的瞳孔将她的痛苦尽收眼底。

    在她毫无预兆之际,他突然身体往前一倾,薄唇毫无预兆的覆上了她的唇畔,辗转,舌尖有力的弄开她紧闭的双唇,撬开那紧合的贝齿,触到了她那香甜的舌。

    “唔……”她被这突然的一吻给吓坏了,脑袋不由自主的往后仰去。

    如此,他便顺势的往前一倾,却偏偏那么好,将她完整的压在了自己身下。

    此刻他瞳孔颜色较之前,要更深了些。

    她的滋味比他想象的还要甜美,如同是一剂上瘾的毒药,一旦尝过,便再也忘不掉。

    可是,对于接吻,她给他的反应,怎么会如此生涩?

    生涩到,好像她以往从来没有经历过一般?

    实际上,这确实是霍熙文的初吻。

    付慕筠的吻越来越深,大手也不自觉的在她身上滑过,感受着她美妙身体的玲珑曲线。

    而霍熙文却早已经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大脑一片空白,几近缺氧。

    “笨蛋,你是打算要把自己憋死吗?”察觉到她一直未曾换气,他突然抬起头,薄唇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被他吻得微微发红的嫩唇,声音黯哑的道。

    “呼……”终于自由了,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睛瞪得大大的,眼底的神色突然变得懊恼又愤怒,双手紧紧握拳,朝他胸口砸来:“混蛋,谁让你亲我的,不要脸,臭流氓……”

    “初吻?”他眼底藏着笑意,大手温柔的捉住她的小粉拳,起身,重新蹲下,从医药箱内取出一个创可贴,精准的将那道伤口贴住。
友情链接:蚂蚁彩票手机版app下载  易中彩票  拼搏在线彩票网  极速赛车软件  彩客彩票网  平安彩票  一品彩票app  澳客彩票网官网  蚂蚁彩票注册  秒速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