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224章 手段

第224章 手段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4章 手段

    苏宸皓抬脚往海边走去,邱晔和潘秘书都就近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点了两杯咖啡。

    “潘秘书现在单身么?”邱晔看着一身职业装,一头长长卷发披散在肩头,风情万种却又带着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气质,脸上不苟言笑的潘秘书,语气轻松的问道。

    潘秘书微微抬眼,红唇往上一翘,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邱助理怎么会想关心这个问题?”

    “难得遇到一个像潘秘书这样的美人,自然比较关心这个问题。”邱晔说这话的语气有点轻佻,但脸上的表情却很诚恳。

    “邱助理的嘴还真甜,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吧。”潘秘书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巧妙的将话题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邱晔闻言,笑了起来,“我也不是对谁都嘴甜的,我这个人向来只喜欢说实话。”

    “是么?”潘秘书淡淡挑眉,却没有再接茬。

    “当然,话说回来,这些年你跟在二公子身边,应该很轻松吧。据我所知,二公子的脾气性格都很好,对自己身边的人都特别好。”邱晔又试图开始套她的话。

    潘秘书抬眸看向他,脸上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在这里套我的话,你家老板想知道的事情,二公子都会告诉他的,你还是喝喝咖啡,在这里慢慢等他们聊完就行了。”

    “额……”自己的心思被人拆穿,邱晔脸上露出一抹讪笑,“潘秘书真是聪明过人,不过,太聪明的女人往往会让男人赶到害怕。”

    “那只能说明那个男人内心太弱,根本配不上聪明女人。”潘秘书随口反驳。

    “那倒是,要是人人都像二公子这样强大,那潘秘书你也不见得会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了。”

    潘秘书闻言,脸色骤然一变,“邱助理,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跟二公子之间……”

    “潘秘书,你激动什么,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邱晔见状,忙朝她挥手,示意她淡定。

    潘秘书感觉自己被他耍了,自己的反应反倒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

    “我当然知道你跟二公子之间没什么事啊,二公子心里一直装着轻云呢吧。”邱晔这时候忽然开口道。

    潘秘书听到这话,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你说了这么多话,只是想确认洛轻云在二公子心目中的地位。怎么,到如今你家老板对自己还那么没有自信,怕二公子威胁到他么?”

    “你想错了,你我都知道苏先生跟轻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谁也没办法再将他们拆散。二公子心里若是还有轻云,那苦的也只是他自己而已。”

    “你放心,二公子这样的人,即便是自己受再多的苦,他也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邱晔知道潘秘书说的话不假,这些年,苏启泽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可他越是这样,如果被洛轻云知道了真相,只怕心里便会越难受。

    *****

    海边,兄弟两面朝大海并排坐着,中间一张桌子,将他们隔开来。

    明明中间只是一张桌子的距离,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隔了几个光年那么遥远。

    海风吹来,将浪卷起,一波又一波,伴随着巨大的声响,传入人的耳朵。

    服务生将苏宸皓点的啤酒送上来,放在桌子上,苏宸皓随手端起啤酒,喝了一口,目光看着远处的海平线,夕阳此时正要落山,天边被染成了一片绯红。

    海滩上,有许多身材火辣的金发美女,她们穿着五颜六色的性感比基尼,躺在沙滩上享受着夕阳的余晖。

    “怎么样?这里的啤酒还合你的胃口吗?”良久的沉默之后,苏启泽忽然开口,转头看向身边的苏宸皓。

    “你这么大老远把我叫过来,不止是想请我喝啤酒吧。”苏宸皓转眸,回视向他的眼睛,反问道。

    苏启泽笑了起来,“你还真是跟以前一模一样,没有一点变化。”

    “你也差不多。”苏宸皓回敬。

    “我们兄弟有多久没有一起喝过酒了?”苏启泽问。

    “我记得,你一直就不能喝酒。”

    “是啊,上一次跟你一起喝酒,还是五岁的时候,我们一起偷喝爷爷的威士忌,被他发现,把我们俩个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苏启泽想起了小时候的趣事儿,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更甚。

    “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你竟然还记得。”

    “也就记得那么一件,之后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苏启泽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是啊,在那之后,他们兄弟就相继发病,先是他,跟着是苏宸皓。

    可当时能救命的心脏只有一颗,原本是他排在前面,却因为苏老爷子一句话,硬是让后发病的苏宸皓先进行了心脏移植手术。

    从那时候起,他开始对苏家,对爷爷,对自己这个感情原本要好的哥哥产生了怨恨。

    他不懂,为什么明明他们都是苏家的孙子,自己的命却排在了苏宸皓的后面。

    他更加不懂,为什么从来爷爷的心里只有苏宸皓这个大孙子,却没有他苏启泽这个小孙子。

    也因为这件事情,他与苏宸皓的感情逐渐疏远,以至于后来两人的交集并不多,回忆自然也就很少了。

    “我听你的秘书说,你身体已经恢复了。既然这样,那就跟我回家去吧。”苏宸皓对于当年的事情也不想多提,那个时候他还小,跟苏启泽一样,什么也不知道,只能任大人们摆布。

    后来他知道了这件事情,也知道了自己的这条命本该是属于苏启泽的,不过,时过境迁,加上苏启泽对他态度的疏离,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好只字不提。

    “回家?你确定你要带我回家吗?”苏启泽听到这两个字,表情有些讽刺,明亮的眼睛在落日余晖的照映下,散发着淡淡的红色光芒。

    “是,我确定。”苏宸皓表情认真的道。

    苏启泽脸上的笑容放得更大了,“你知道带我回家的后果吗?”

    “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一旦我活着回去,轻云作为我名义上的太太,你觉得你们还能继续在一起?还有那个孩子,他名义上的父亲可是我。苏宸皓,你确定你有勇气面对世人的目光?你能解决苏家人对你的质疑?”别说是苏宸皓了,就连苏启泽自己,只怕也没有这样的勇气敢面对这一切。

    “这些事情,我都会处理,你不用管。”苏宸皓的声音很是坚决,“如果这些是我跟轻云在一起必须要承受的,那么我会去面对。”

    “别傻了。”苏启泽却摇头,“你以为你母亲会同意你们在一起?你以为轻云能进得了大宅的门?”

    “她不用进去,我会跟她一起住在外面。”

    “苏宸皓,我该说你是天真,还是太乐观了?你不是不清楚你母亲的手段吧?这些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如果让她知道轻云跟你的关系,你觉得她会让她好好活着败坏你的名声吗?”苏启泽语气充满警告道。

    苏宸皓闻言,表情一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大概还不知道,当年你父亲的死吧?”苏启泽开口道。

    苏宸皓神色陡然变得阴郁起来,父亲的死在他心里,就像是一根刺,任何人都不敢轻易触碰。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若不是我亲耳听到那个肇事司机的话,我也难以相信,这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狠心的女人。”苏启泽说着,语气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当年你父亲跟外面的那个女人私奔,你母亲并不是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苏宸皓眉头紧皱。

    “准确的说,你父亲跟那个女人的私奔,是你母亲,我那亲爱的大伯母一手造成的杰作。当年大伯母发现伯父在外面与别的女人有染,也曾想过办法阻止他们继续在一起。不过,伯父大概是真的爱那个女人,因此不仅没有被拆散,反而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伯父在计划着离婚的事情,但是看在你的份上,他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因此只是跟伯母提了一下这件事情,倒也没有执意要马上离。后来伯母大概也是被伤透了心,知道无法挽回,便给他们俩各自写了一封信,说可以让他们在一起,不过,伯父名下的一切要全部给她,包括苏家大太太的位置,也必须给她留着,他们俩可以离开。伯父收到了信,只当是自己获得自由了,于是带着心爱的女人驾车离开,殊不知,他们踏上的,却是一条大伯母亲手为他们设计的不归路。”

    苏启泽在描述这段话的时候,语气极其平静,如同在讲一个很久远的故事。

    苏宸皓听在耳朵里,虽然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但那紧紧握住的拳头,却出卖了他此刻激动的内心。

    他确实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死在自己母亲手里的。

    偏偏,母亲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却由始至终是一副弃妇的模样。
友情链接:大众彩票  ag捕鱼王  美高梅彩票  盈多多彩票  360彩票平台  yy彩票  乐彩彩票  快手彩票平台  秒速快三登录  秒速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