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228章 强行撩他

第228章 强行撩他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8章 强行撩他

    “你等一下。”付慕筠却在她说完这番话之后,开口道。

    霍熙文表情一愣,但电话这时候已经被挂断了。

    两分钟后,别墅的雕花大铁门从里面打开,付慕筠的高大的身影从铁门内走出来。

    霍熙文没想到他竟然会下楼来,一时间又惊又喜。

    付慕筠走到她的车身旁,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下来。”

    “嗯?”霍熙文看着他,满脸问好。

    “我开车,送你回去。”付慕筠道。

    霍熙文闻言,内心一阵激动,但表面却只能强装淡定,“那……那个……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付慕筠没有说话,只是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盯着她。

    霍熙文看着他的眼睛,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拒绝他的任何命令,乖乖的下车,她声明道,“呐,先说好,这是你自己要靠近我的,不算我反悔自己说过的话对吧?”

    付慕筠绕道副驾驶,将车门打开,“上车。”

    霍熙文满心喜滋滋的上了车去,付慕筠将车门关上,自己上了驾驶座。

    系好安全带,准备发车,霍熙文在系安全带的时候,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心里有了一个小九九。

    她立刻皱起眉头,装作为难的样子,“哎呀,这安全带怎么回事?是不是坏掉了?为什么拉扯不动了?”

    付慕筠闻言,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解开,侧身倾向她那边,去检查她的安全带。

    因为车身够宽,虽然付慕筠的手臂很长,但还是不得不将整个上半身倾向她的身上,才能伸手抓到安全带。

    当他的身体不可避免的与她的身体贴得极近的时候,霍熙文忍不住低头,在他的脸颊落下了一个轻轻浅浅的吻。

    之后,她又一脸无辜的捂住自己的嘴,故作夸张的道,“哎呀,对不起啊,我没注意到你的脸离我这么近,我只是想低头来着……你看,这算是你主动靠近我吧,我可坐在座位上没动。”

    “……”付慕筠何尝不知道她的这些小动作,只是她说的话似乎也没什么毛病,他只好摇了摇头,将安全带拉过来,替她扣上。

    发动车子,车内安静极了,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有些暧昧,又有些尴尬。

    “咳咳……”霍熙文这时候轻咳了两声,试图打破车内的宁静,“那个……慧慧她这几天怎么样?”

    “很好。”付慕筠语气简短的说道。

    “她有没有说想我之类的?”霍熙文没话找话道。

    “没有。”付慕筠仍旧是用两个字回答她。

    “……”霍熙文无语,但跟着,她又问,“那你呢?”

    “我什么?”付慕筠反问,然后似乎反应过来,随即道,“没有。”

    霍熙文很失落,虽然明知道他肯定是不会想她的,但听他这样干脆果断的说出这两个字,她的心里还是有点受伤。

    “我想你们了。”好吧,虽然你们兄妹两无情,但她可是很有义的。

    “你不该想。”他提醒她。

    “我知道啊,可就是忍不住啊。我可不像你,能够控制自己的感情,想想谁就想谁,不想想谁就不想谁……”霍熙文耸肩,表示自己对情感的控制,无能为力。

    “以后你就能做到了。”付慕筠道。

    “我并不期待有这项功能。”霍熙文摇头。

    车内又一次陷入了沉默,此时距离霍熙文的家越来越近。

    霍熙文这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你把我送回家了,等一下你要怎么回去?”

    “走回去。”付慕筠道。

    “什么?走回去?那么远……”霍熙文闻言,顿时不放心起来,他可是一个人出的门,这大晚上的,万一半路跳出一个杀手可怎么办?

    “我走路很快。”

    “那也不行,你快给你的保镖打电话,让他们开车过来接你吧。”她可不放心他一个人走路回去。

    付慕筠开着车,并没有去拿手机打电话。

    霍熙文见他不动,便到,“你手机在哪里,我帮你打。是在口袋里吗?”

    说着,她就主动伸手去他右边的口袋里拿手机。

    “熙文,别闹。”付慕筠感觉到她的小手摸进了自己裤子口袋,一阵痒痒的感觉从腿上弥漫上来,他皱眉叫她住手。

    “这边没有,是在那边吗?”霍熙文根本没将他的话放在耳边,她索性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整个人都往驾驶座爬过去,身体直接趴在他大腿上,小手强行塞进了他右边的裤子口袋,终于摸到了他的手机。

    准备抬头起身之际,脑袋却不小心撞到了他的下巴,使得他一个不注意,脚踩住了刹车,车子惯性迫使她脑袋笔直往下面栽去,脸埋在了他的大腿上。

    “……”

    “!!”

    好……尴尬啊!

    霍熙文此时感觉自己有点没脸见人了。

    她的脸蛋贴着他的腿,此时感觉自己抬头也不是,低头也不是,只闭着眼睛,等着迎接他的一顿臭骂。

    付慕筠最终将车停在了路边,手松开方向盘,落在她肩膀上,一把将她从自己腿上扶了起来,深邃的眸子盯着眼前耷拉着双眼,根本不敢直视他目光的霍熙文。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我的话呢?”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生气中,又带着一丝无奈。

    霍熙文低着头,一脸知道自己做错事了的忏悔表情,“对不起,我错了。”

    “熙文,告诉我,你要怎么样,才肯真正彻底的放下我?是要我去找别的女人吗?”付慕筠的声音很低沉,却又异常认真。

    找别的女人?

    霍熙文听到这几个字,立刻抬起头来看向他,“不,不行,不可以,不准!”

    为什么要找别的女人?

    “或许只要我还单身一天,你的心里总是会抱有期望吧。”

    “付慕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既然你可以找别的女人,那你就找我好啦,我又不怕死,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熙文,你觉得你要是真的死了,最伤心的人会是谁?”付慕筠没有跟她争辩什么,而是反问她。

    霍熙文愣了一下,然后试探着问,“会是你吗?”

    “我当然会很伤心,但那是我欠你的,是我应该要做的。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你欠她的,你要还她的,你忘了吗?”

    “你是说……我的妈妈?”霍熙文这时候猛然想起,那个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存在。

    是啊,在对付慕筠的感情里,她从未考虑过自己的母亲。

    她没有想过,自己如果真的遇到了不幸,已经失去了丈夫的母亲,是否还能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现在你明白了吗?这就是为什么别的女人或许可以,而唯独你不行的原因。熙文,我承认我是对你动过心,一直到现在,我也确实没有将你放下,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不可以跟你在一起。不仅仅是为了你的安全,更是为了你母亲。”

    霍熙文点头,“我明白了,付慕筠,谢谢你告诉我你喜欢我,至少让我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不是一厢情愿。”

    “既然明白了,那就不要再纠结感情的事情,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远比爱情来得重要。”

    “我知道,付慕筠,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问。”

    “你这么担心身边的人遇到危险,这个危险真的只是来源于杰克党对你的追杀吗?你……是不是还有别的苦衷,这个苦衷可能比杰克党更危险?”霍熙文问。

    付慕筠听到她的话,眼神瞬间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稍纵即逝。

    半秒之后,他沉声道,“既然你能想到这一点,那就记住,不要去探究我的身份,知道得越多,对你越没有好处。”

    他的回答等于是证实了她心里的猜测。

    不过,就像他说的,她能感觉,他确实在做一件危险的事情,而那件事情不是她所能知道和承受的。

    所以,她也没打算去细问。

    重新发动车子,两人的情绪都变得很平静。

    霍熙文这时候才渐渐发现,当自己打从心底里准备放弃了的时候,面对他,反而会变得更轻松。

    或许他们是真的没有缘分吧。

    将霍熙文送到家,付慕筠通知了保镖来接自己,两人告别之后,付慕筠上了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霍熙文转身进家门,再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快五点了。

    天,就要亮了……

    *******

    洛杉矶,比佛利山庄。

    自从洛轻云知道了苏启泽还活着的消息,她的心情就一直起伏不定。

    她想要见到苏启泽,可打潘秘书的电话却始终没人接。

    给苏宸皓打电话,他却只是安慰她,让她不要胡思乱想,一切交给她来解决。

    因为情绪波动过大,加上妊娠反应,她的身体有些吃不消,有一次差点晕倒在了卫生间门口。

    医生给她下了静养的命令,让她放松身心,保持愉快的心情。

    为了让宝宝健康成长,洛轻云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关于苏启泽的一切。

    日子就这样慢悠悠的过着。

    这天上午,吃过早餐,洛轻云在居家护士的陪同下,正在庭院里散步。

    谢月娥跟佣人从超市里回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友情链接:致富彩票  JDB彩票  秒速飞艇官网  创世彩票  全中彩票注册  彩票直通车官网  og真人  秒速赛车开奖  秒速赛车开奖  VI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