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324章 解开心结

第324章 解开心结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24章 解开心结

    白慈惠回到卧室之后,靠坐在了贵妃榻上,闭目养神。

    莲嫂去一旁的茶水间倒了一杯龙井,放在她手边的茶几上。

    “夫人,您休息一会儿,等会儿饭好了,我上来教您。”她见白慈惠不说话,便轻声告退。

    转身走到门口,正准备踏出去一步,忽然身后白慈惠的声音又幽幽的飘过来,“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做的这个决定太仓促了?”

    莲嫂闻言,身体一僵,只缓缓回头,却没有答话。

    白慈惠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目光冷冽的看着站在门内的莲嫂:“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但她是宸皓喜欢的女人,又是我孙子的母亲,我希望你今后拿她当这个家的女主人看待,明白吗?”

    莲嫂听着她的话,她知道,白慈惠这是在告诫自己,她已经完全认可了这个儿媳妇。

    “是,夫人,我之前不喜欢她,也只因为夫人您不喜欢,既然现在夫人您接收她了,那我自然也跟您一样。您放心,以后她就是苏家的大少奶奶,我会像尊重您一样去尊重她。”莲嫂低眉顺眼的道。

    白慈惠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跟了我这么些年,也是最了解我的脾气的,我想什么,你心里也都清楚。下面那些人,就交给你去嘱咐了。”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您先休息一会儿,我下去忙去了。”莲嫂答应着,默默退出了房间,将房门带上,出房门的那一瞬,脸上已经是乌云密布。

    从白慈惠房间出来,她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里面传来郑宝珠懒洋洋的声音,“莲嫂,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你如果想对付洛轻云就要抓紧时间了,刚刚洛轻云借着团团的生日,让夫人给办生日晚宴请许多名流来家里庆祝,一旦团团的身份昭告天下,那么洛轻云这个苏家大少奶奶的身份就坐实了,你再想取而代之,就名不正言不顺了。”莲嫂对着电话那头道。

    “你说什么?慈惠阿姨她怎么会答应的?洛轻云这个卑鄙的女人,她到底用了什么手段?”郑宝珠在电话那头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彻底不淡定了,声调也比之前高了好几个分贝。

    “夫人也是没办法,毕竟大少爷的态度摆在那里,加上现在你又不在她身边了,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只是为了提醒你一声,你要是有什么手段就赶紧使出来,别到时候木已成舟,就来不及了。”

    “我知道了,莲嫂,你放心,今后我要是成功了,不会亏待你的。”郑宝珠答应着,挂断了电话。

    莲嫂放下手里,脸上浮现出一丝阴冷的诡笑。

    鱼儿要上钩了……

    *****

    晚上苏宸皓回来,一家人开开心心的一起用晚餐。

    餐桌上,洛轻云当着苏宸皓的面,告诉团团奶奶将为他办生日宴会的事情。

    团团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开心得不行,掰着小手指就开始数要邀请哪些人。

    苏宸皓知道,洛轻云虽然是在告诉团团这个好消息,但更重要的是,其实是想告诉自己,白慈惠的态度。

    放在桌子下的大掌紧紧握住了洛轻云的小手,抬头,他的目光看向坐在首位的白慈惠,发现她正看着自己。

    眼神是难得的温和慈爱。

    这才是一个母亲看向自己孩子应该有的神情啊。

    “谢谢。”薄唇微张,他的声音低沉,却清晰的传入了白慈惠的耳朵。

    白慈惠听到这两个字,眼眶不由得一热。

    大概,这是自己为他做的,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件能让他感谢的事情。

    “不用,我只希望我们一家人以后和和美美的在一起就好了。”白慈惠感慨道。

    以前,她被恨意蒙蔽了双眼,确实错过了太多的美好。

    “我们一家人以后会很幸福的。”洛轻云笑眯眯的端起面前的杯子,举了起来。

    苏宸皓和白慈惠见状,也举起了自己的杯子,这时候团团也站在了餐椅上,高举自己的果汁杯,一家人的杯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又喜悦的声响。

    用完餐,洛轻云上楼去陪团团看动画片去了。

    白慈惠出门去花园里散步消食,苏宸皓不知什么时候,跟上了她的步伐,母子俩一前一后相距不过半米的距离,就这样走着。

    走到花园中心,白慈惠忽然停下脚步来,转头看向他,“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苏宸皓此时亦停下脚步,看着站在夕阳之下,那抹熟悉而又显得有些疏远的身影,那本该是他最亲近的人,而因为当年他父亲的缘故,最终让母子分隔数年,情分淡薄。

    黄昏下的这张脸,此时已经不再年轻,即便是保养得再好,岁月仍旧是无情的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

    这雍容华贵的身姿此刻就如同是天边绚烂的夕阳,虽美,却到底要落山了。

    “为什么改变主意了?”他张嘴,声音低沉的问。

    “我肯接受她,你高兴吗?”白慈惠反问。

    苏宸皓点头,他当然高兴。

    “那就够了,只要你高兴,我就愿意去改变。”白慈惠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伤感,“其实我早该改变的,我现在很后悔,我们母子原本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是我自己一直不肯原谅你父亲,所以才迁怒到你的身上,可是你又做错了什么呢?你那么小,那么无辜……”

    她终于,还是将自己内心的愧疚说了出来。

    这是她憋在心里很多年的话,她虽然千万次的在心里对他说抱歉,但到底这一次,才真正亲口把所有的话说了出来。

    “我不太明白,他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会那样恨他。”逝者已矣,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你亲手害死的,算是为自己的出轨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死?”白慈惠惨笑一声,表情变得凄厉:“他凭什么死?他伤害了我,死了就算完了吗?欠我的我还没有讨回来,他怎么可以死?谁准他去死的?”

    苏宸皓听到这话,内心一震。

    不是她找人伪装成车祸撞死父亲的吗?

    为什么现在她又这样说?

    难道苏启泽之前调查到的情报是假的?

    还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他死了你不高兴吗?得到报应了。”苏宸皓开口问道,他希望从她嘴里得到答案。

    “我为什么要高兴?我怎么会高兴?他死了我要去恨谁?要去找谁讨债?”白慈惠摇头,眼泪无声的从眼眶滑落,“他如果活着,至少我可以继续恨他,怨他,找他麻烦,而不至于失去理智,将这一切加诸到你的身上。”

    苏宸皓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在自己面前流泪。

    曾经自己印象中那样一个冷漠无情的女人,如今敞开心扉来,却是那样饱含深情。

    如果不是因为对父亲爱得太深,她又何至于当初会丧失理智,迁怒于年幼的他。

    如果不是因为爱得太深,她又怎么会到今天才正视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

    爱之深,责之切,这话用在白慈惠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苏宸皓不会安慰女人,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母亲,关系并不亲近的母亲。

    他的表情有些迟疑,但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帕子,递给了她。

    白慈惠看到那帕子,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忙接过去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她又笑了起来,“你瞧我,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一家人团聚了,以后就不提那些事了。”

    “好,不提了。”她能够就此走出阴霾,是他最希望看到的。

    不过,当年那场车祸到底是出自谁的手呢?

    为什么苏启泽的调查结果会落到白慈惠的身上?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友情链接:彩票777平台  合发彩票下载  pc28官网  新生彩票  广西快3走势图  大玩家彩票  金华彩票  南国彩票平台  VIP彩票  辉煌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