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426章 见到凶手

第426章 见到凶手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26章 见到凶手

    “启泽,我问你,你当初跟我说,我父亲的车祸是我母亲找人做的,可是有什么依据?你见过那个肇事司机了?”苏宸皓走到他面前,来不及坐下,直接问道。

    苏启泽看着他,眼睛微微一眯,“怎么好端端的,忽然又提起了这件事情?”

    “你不用管,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苏宸皓急着道。

    “我确实见过那个人。”苏启泽点头道。

    “在哪里?我现在想见到他,能做到吗?”苏宸皓问。

    “我不确定,如果他运气好,可能还活着,这样的话,你应该能见到。”苏启泽回答。

    “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宸皓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替大伯父报了仇,让他活得生不如死吗?当初我也是阴差阳错认识他的。姜芷心你还记得吧?她的那场车祸,就是我找人做的。原本是通过道上的朋友介绍,找的碰巧就是当年撞死伯父的那个人,我当时原本是有些不放心,他为了让我放心,便跟我吹牛,说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并且直接将撞死大伯父的事情说漏了嘴。我于是请了他去做那件事情,不过,事后为了‘感谢’他,除了给了他一笔报酬之外,还送了一个女人给他。那个女人是个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苏启泽说起当年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避讳。

    苏宸皓听完他的话,满脸震惊。

    虽然他之前老早就猜到了姜芷心的那场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苏启泽的手笔,但是一想到他曾经跟自己的杀父仇人有过那样的接触,便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

    “你当初告诉我,我父亲的死是我母亲做的,就是从那个男人嘴里听说的?”他看着苏启泽的眼睛,语气缓慢的开口问道。

    苏启泽点了点头,“我原本是想把他交给你处置,但是……反正我的手已经脏了,也不在乎多一件,所以……”

    “你倒是很替我着想。”苏宸皓心里是又气,又无奈。

    苏启泽从小到大做事情就不留余地,小时候苏家老爷子大概就是看穿了他的这个性子,所以才没敢把苏家的希望寄托在苏启泽的身上。否则,按照他这么任性的行事作风,估计没人能吃得消。

    “谁让你是我大哥呢,有些事情你做不了,我就替你做了。不用谢我。”苏启泽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没人要谢你。”苏启泽瞪了他一眼,“起来吧,陪我去找那个男人,我有话要亲自问他。”

    “不必这么麻烦,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直接让人把人送到你面前来。前提是,那个人还活着。”苏启泽说着,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朝着电话那头吩咐了几句,便讲电话挂了。

    “已经帮你找人去了,半个小时之后会有消息的。”苏启泽说着,起身看了眼别墅四周,“这里有一段时间没住人了吧?看着还挺干净的。”

    苏宸皓这时候猛然想起自己昨晚还跟洛轻云在这里喝酒,现在是上午九点多,该不会,洛轻云还没醒来,还在楼上睡觉吧。

    想到这里,他立刻伸手一把拉住苏启泽的胳膊:“走吧,我们去外面。”

    “去外面做什么?”苏启泽好奇的看着他。

    “如果他们找到了人,难道还能让人把他带到别墅来?”苏宸皓白了他一眼。

    “那倒是不行,别脏了你的地儿。”苏启泽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出了门去。

    两人出了别墅,各自上了自己的车,驶出了别墅区。

    很快,苏启泽那边就接到了回电,告诉他,人找到了,在一个老城区的民房内,因为对方是艾滋病人,病情已经发作,而且比较严重,他们的人不太敢靠近,因此只能是他们自己过去。

    苏宸皓听到消息,就要前往,苏启泽却拦住了他:“你想问什么,直接让我的人帮你问了,你还是不要去,太危险了。”

    “有些问题,我必须亲自问,亲自分辨。你放心,艾滋病也不是那么容易传染的,我会穿上防护服的。”苏宸皓道。

    苏启泽闻言,犹豫了半秒:“那我陪你去吧。”

    “嗯。”苏宸皓点了点头,兄弟两直接去了趟医院,去了防护服,然后直奔目的地。

    到了那肇事司机的家门口,看到了苏启泽的人守在那里,见他们来了,有人立刻上前:“苏先生,人在里面呢,看着状况不太好,他父母也在家,说是他已经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了,身上很多地方都溃烂了,他们已经看不起医生了,这个病本来也没得救,所以只能让他在家里等死。”

    苏宸皓这时候抬脚已经往屋内走去,苏启泽见状,也要跟上去,却被他拦住:“你就在外面,别进去了。”

    “哥。”苏启泽看着苏宸皓,他知道,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拦在外面。

    “在外面等我,我一个人能解决。”苏宸皓看了他一眼,语气带着命令式。

    苏启泽停下脚步,看着他走了进去。

    屋子里采光不好,光线很暗,一对老夫妻站在客厅里,似乎有些害怕外面的人,见到苏宸皓进来,夫妻俩显得很紧张,一脸惶恐的看着他:“你……你们是什么人啊?你们想做什么?我儿子他快不行了,求求你们放过他吧。”

    这时候,房间内传来咳嗽声,听起来很虚弱。

    “老人家,不用害怕,我来找你儿子,不是来找他麻烦的,我只是有些问题想问问他。”苏宸皓先安抚了两个老人的情绪。

    然后抬脚往房间内走去。

    推开房门,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好在苏宸皓带了口罩,那味道被隔离了不少,卧室很简陋,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床上躺着一个男人,面色蜡黄,桌子上摆着一些残羹剩菜,看得出是没吃完的早餐,还没来得及收。

    男人的身体裹在被子里,但露在外面的脖子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创口在流脓。

    他的病已经到了后期,距离鬼门关,怕是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艾滋病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它直接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一旦免疫系统遭到破坏,别说大病,就算是一场感冒也能要你的命。

    苏宸皓站在距离他两米的地方,静静的盯着他看了半秒,这个曾经开车撞死自己父亲的男人,在他开车撞向他父亲的那一刻,绝对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

    男人好半晌才察觉到苏宸皓的存在,他艰难的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问:“你是谁?来找我寻仇的吗?”

    “寻仇?你觉得你跟我会有什么仇?”苏宸皓反问。

    “不是寻仇的,难道还能是来看我的?”男人冷笑一声,又剧烈咳嗽起来。
友情链接:赛车pk10登录  手机买彩票网址  优乐彩入口  北京28官网网站  ag奔驰宝马  亚洲彩票网  黑马计划官网  777彩票平台app  秒速快三官网  好运来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