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风拂梧叶满地殇 > 第615章 自作多情

第615章 自作多情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15章 自作多情

    “熙文,我这边现在有点事情,不能跟你说了,晚点我联络你。”那边,付慕筠说完这句话,不等霍熙文回应,便直接将信号掐断了。

    耳机里瞬间变得安静,霍熙文愣愣的望着手上的腕表,似没有反应过来。

    她相信付慕筠是真的有急事要处理,所以才直接断了信号的,但情感上,又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内心有点不能接受,因此心情变得闷闷的,不太愉悦。

    将耳机摘下,从床上站起身来,转身去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冲散自己心中的抑郁。

    换了身面料柔软舒适的白色长裙,将尚未完全吹干的头发自然的散落在肩头,走到房间外面的大露台上,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辽阔海域。

    海风迎面吹来,夹杂着一丝淡淡咸味,空气是潮湿的。

    散在身后的秀发被风吹起,与她那白色的连衣裙,形成鲜明的对比,画风清新飘逸。

    就在她站在露台上呆呆眺望远方的海域时,楼下忽然传来陈子琛的声音:“嘿,熙文。”

    低头,便看到正对着露台的下面是一个露天泳池,陈子琛这时候正穿着泳裤,泡在泳池里朝她挥手打招呼。

    霍熙文看着水里的陈子琛,他一会儿将脑袋扎进水里,露出两条腿和两只脚在外面,一会儿又表演各种姿势的游泳,还在水里跳着舞,模样很是滑稽搞笑。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陈子琛这样卖力讨好自己,逗自己笑那傻傻的样子,霍熙文的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她当然明白陈子琛对自己的心意,看着眼前的陈子琛,她感觉有点像是看到了现在的自己。

    现在的她,不也跟陈子琛一样,在费尽心思想要讨付慕筠的喜欢么?

    是不是付慕筠在看着她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傻?

    意识到自己的心态有了变化,霍熙文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害怕了。

    她怎么能这样想呢?

    她跟陈子琛是不一样的。

    她不爱陈子琛,所以陈子琛做这些事情才傻。

    但付慕筠是爱她的,只是他有他的苦衷,所以才不得已的推开她。

    她应该理解他,不能胡思乱想,去给他们这段本来就非常坎坷的感情再去增加任何的负担了。

    “熙文,你看……”陈子琛这时候忽然手指向前方,霍熙文抬头望去,变看到有一架无人机,上面吊着一个篮子,正朝她飞过来。

    等到无人机飞到她面前,她伸手取下篮子,看到篮子里面有一个精美的小锦盒。

    低头再去看楼下泳池里的陈子琛,却发现他人已经不见了。

    霍熙文表情怔怔的看着面前的锦盒,却不敢打开。

    提着篮子下楼,她准备去找陈子琛,就看到陈子琛已经换上了一身正装从卧室内走出来。

    “陈子琛。”她走上前去,叫住他,然后将篮子递到他面前:“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陈子琛面带着微笑,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此刻看起来竟有些迷人。

    霍熙文将篮子塞到他的手里:“我才不看,你收回去。”

    陈子琛闻言,眸光略微一暗,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你就那么怕我?连这盒子都不敢拆开?”

    说罢,他自己将盒子从篮子里拿出来,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枚精美绝伦的粉钻孔雀胸针,霍熙文看到胸针的那一瞬,胸口悬着的一口气,终于落了下来。

    陈子琛看到她那长舒一口气的表情,喉咙略感苦涩,然后又故意一脸轻松的看着她道,“该不会你以为这里面是戒指吧?”

    霍熙文可不就是这样以为的么?

    加上今天对他的拒绝,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拒绝过他多少次了。

    如果这里面真的是戒指,她还真不知道要再怎么去拒绝他。

    所以,索性她连拆开盒子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过,现在知道那里面不是戒指,而是一枚胸针,她倒也没那么紧张了,只尴尬的一笑:“哪有,我才没那么以为呢。”

    “真的没有么?”陈子琛似并不相信她的话。

    “当然没有,我是那种喜欢自作多情的人么?”霍熙文一脸笃定的否认,然后又问:“不过,你好端端的,送胸针给我干嘛?”

    “不是只有你有,今晚有一场慈善晚宴,是当年我外祖母成立的以她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周年庆晚宴,而这个孔雀,就是基金会的会徽?这枚胸针是送给今晚所有参加晚宴的女嘉宾的纪念品。”陈子琛解释道。

    霍熙文听到他的回答,内心别提有多囧了。

    果然她真的是太自作多情了,竟然会以为前一个多小时自己才拒绝了的人,会在一个多小时之后送自己戒指。

    “现在,你还要把这个还给我么?”陈子琛看出她的表情有些尴尬,于是问道。

    “既然是纪念品,那我当然得留着呀。”霍熙文说着,从他手中将胸针夺了过去。

    陈子琛的脸上露出笑容,看了看她身上这条仙气十足的白色连衣裙,将手伸到她面前,道:“我帮你把它别上吧。”

    霍熙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子,问:“不是要去参加慈善晚宴么?我上楼去换件正式点的礼服吧。”

    “不用了,你穿什么都好看。”陈子琛说着,从她手里又将胸针接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替她别再了左胸,靠肩膀的位置。

    在他帮她别胸针的时候,她心里是有些别扭的,毕竟两人这样近距离的靠近,让她有些不适应。

    但陈子琛真的就是很规矩的替她别胸针,一点逾越的动作都没有,表情也很是坦荡,这倒让她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小心眼了。

    别好胸针,陈子琛走到她身边,与她并排站稳,手臂微微弯曲,转头道:“你应该不介意当一晚我的女伴吧?”

    “当然不会。”霍熙文笑得爽朗。

    “那走吧。”陈子琛嘴角往上一勾,露出开心的笑容。

    两人手挽手从别墅内走了出去。

    此时外面的太阳已经挂在天边,即将落山了。

    天边的云彩均被染成了红色,倒映在海水中,呈现出一片橘红的风景线,如同是海上的一团火焰在燃烧,蔓延……
友情链接:乐天彩票  网信彩票  澳客彩票网站  吉利彩票开户  易彩网  秒速赛车彩票  金华彩票  好运彩票  全民彩  七天乐彩票